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攀枝花兴中钛业废水直排金沙江  

2014-05-16 10:33:59|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迎着烈日徒步两个小时寻找马店河出水口的环保志愿者孙治建,心里只想弄明白一件事情,钒钛产业园区是否真有企业将不经处理的酸性废水直接排入金沙江。尽管已经有过思想准备,但带路的当地人捂着鼻子从马店河取出PH值为4的污水样本时,他还是惊得睁大了眼睛。

 

兴中钛业下游的排污口ph值显示是4

从马店河污水口取的污水样本

    当地人索性将PH试纸直接插入奔腾的污水中,刹那间,试纸变得橙红,糟糕的污水毫不遮掩的奔向金沙江。这位长年工作于园区,出入都会经过马店河排污口的老者连连摆手,示意这种情况司空见惯,早已“不值一说”。

    由于受污水处理系统落后的影响,攀枝花钒钛产业园中的兴中钛业等六家钛白粉厂的酸性废水冲入马店河,随后进入金沙江,污水中混有大量中和未尽的强酸。
    沿江工作的园区工人经常会发现,金沙江面上不断腾起白烟,橙黄色的污水和翠绿的金沙江共同在一条河床中流淌,甚至有人看到过发红的污水。这些污水多半伴有刺激的臭味,经常在此工作的人们不得不带着口罩干活。

 

钒钛产业园区的马店河污水出水口,滚滚流出的酸性废水

 

    虽然攀枝花钒钛工业园区服务中心环保分局的黄局长宣称,从24小时的不间断监测数据来看,马店河的水质90%以上还是属于达标排放。不过,恐慌的园区工人还是不愿意多去河边。

    这是自2007年央视近乎“愤怒”的曝光了攀枝花污染之后的园区近况。严峻的金沙江污染之患依旧没有多大改善。疲软的环保监管,低廉的污染成本,以及园区中淡薄的环保氛围造成污染愈有加强之势,攀枝花恐难从污染的梦魇中警醒。
 
“兴中模式”的污染效应
 
兴中钛业是园区中第一家入驻的民营企业,由于建厂较早,兴中钛业便以老大哥的姿态跃居为园区中争先效仿的榜样。
这种说法并非言过其实。园区的经济能有惊人的增长速度,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兴中钛业的榜样作用,这也在后来被谈及的“兴中模式”,但也正是这个模式造成了惊人的污染。
硫酸法生产钛白粉是兴中钛业也是园区内钛白粉厂一直采用的工艺方法,其不足之处就是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名为“红石膏”的工业固废。在兴中钛业红色砖石堆砌起来的低矮围墙里,囤积了大量的黄色的红石膏固废,巡厂走到东侧边沿,日积月累囤放的红石膏固废甚至已经超过围墙三米多高,厂区边沿围墙呈现倒伏姿态,像化石一样记录了红石膏溢出、滚落下山的情景。
 
 
丝毫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红石膏废渣随意堆放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的要求,建设产生固体废物的项目以及建设贮存、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项目,必须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兴中钛业的副总汪上飞表示:“环评确实没有。”甚至存放区域最基本的防护措施都没有,以至于厂区内无法容纳的红石膏甚至流落到水库中。
“黑泥”同样属于硫酸法制钛白粉工艺中所产生的固废,兴中钛业采取将其直接倒入污水处理厂中处理。与红石膏不同的是,由于“黑泥”腐蚀性极强,因此被列为《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危废的处理同样需要有独立的环评和有资质处理的公司,然而兴中钛业却无法提供。
 
 
兴中钛业东边堆积的红石膏废渣
 
 
被红石膏废渣包围的水库一隅
 
至于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酸性废水,必须由污水处理厂处理达标之后方可排放。攀枝花的一位园区工程师透露,对于这里的企业来说,环保设施的投入过大,并不是其能够承担的。“一个污水处理厂就千万元,这还没有算每天的运行价格。”
兴中钛业一位负责环保的技术人员,带着《中国环境观察》的工作人员一起参观厂内的污水处理厂。然而该技术员口中“价值千万”的污水处理设备看上去甚是“古老”,应急处理池中没有一点水,甚至被晒出了裂纹;爆气罐上挂满了污黄色的水迹;一处建在地表的20平方大的池子里翻滚着黑臭的酸水,满地都是纵横走向的污水渠,颜色各异的污水在这些简陋的处理站里循环,稍不留神就会掉进去。兴中钛业的环保技术人员和园区环保分局一工作人员均信誓旦旦表示,“最终排到马店河中的污水肯定达标。”
马店河出水口处有一间环保局废弃的环境监控室,从其已经生锈的挂牌上可以得知,此处监测的主要为PH值。《中国环境观察》用试纸测试这里的PH值为4,属酸性,已经处于严重超标。泛着刺鼻味道的滚滚污水沿着石头砌成的污水渠一路涌入金沙江,清澈的江面刹那间出现一道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酸性废水汇入金沙江形成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囤积在金沙江边上的污水池

 

几乎又回到了央视曝光前的状态。兴中钛业所在的钒钛产业园区,一度是中钛钛业,钢城卓越与钒钛产业链相关的重工业区。在这些企业厂区中,红石膏随意堆积,烟囱林立,浓烟密布,酸水横流成为常态,兴中钛业的生产模式和污染模式成了这里通行的做法。
 
环评疑云
 
汪上飞否认了兴中钛业渣场属于“未批先建”的结论,坚称建厂之初管委会曾划出一片区域供企业使用。尽管拿不出任何手续能佐证其说辞,他仍然认为在管委会“口头承诺”中的土地上,随意倾倒工业固废并无不妥之处。这位兴中钛业的副总并不清楚处置红石膏和黑泥这些工业固废需要办理独立的环评,或交付有资质的企业处理的律条,直到有员工小声提醒才恍然大悟。
事实上,早在2007年5月16日,原四川省环保局在检查攀枝花兴中钛业有限公司时,就曾发现该企业排污管道漏水,渣场等环保设施不规范,“三同时”尚未验收。随即,兴中钛业被原四川省环保局列为挂牌督办企业,并被处以当日起停产整顿一个月的处罚。
时至今日,兴中钛业依旧没有落实本该于2007年10月31日就应完成的对渣场规范和对外排废水的处理。
环评公开信息显示,兴中钛业10kt/a钛白工程于2003年11月开工建设,2005年试运行,该项目实际投资6968万元,其中环保投资1355万元,试运行两年之后,通过了环评验收。2009年,兴中钛业进行了3.6万吨/年钛白粉技改项目的公示,然而该项目的相关环评,兴中方则未能提供。
不止兴中钛业存在环评问题。2007年央视查看了钒钛产业园区提供的,所有入园企业相关环评手续后发现,该园区多数企业未进行环评就开工建设,更甭提严格落实环境保护政策。
让人感到不安的是,位于兴中钛业东边下游的地区有两家规模不小的独立污水处理厂(园区污水处理厂),一直静悄悄的。园区管委会环保分局的黄局长证实,污水处理厂早在2007年的时候就因成本问题而不再接受园区企业的污水。
园区污水处理厂停运,企业就必须高负荷运转自己的污水处理厂。而在违法成本低下的当下,企业为了寻求利益最大化,偷排污事件屡屡发生。环保分局的黄局长也承认:“排除偶发的意外情况之后,企业有时候确实存在偷排污水行为。同时,也许是因为园区地处偏僻,一般人不会太注意。”
 
环保被指渎职
 
    通过重化工业发展拉动经济增长是中国许多城市的惯用模式,攀枝花钒钛产业园区也在竞相发挥。然而,各地一幕幕污染事件所带来的灾难,生态承载力和环境污染诸多问题时刻在警醒着人们。攀枝花也似乎在试图改变这种状况,而总是借着“历史遗留问题”的说词谈改变,往往只能被当地一推再推,甚至被当地环保局估计的不可预期。
2007年央视曝光了攀枝花放任已久的可怕污染,肆虐的毒烟遮天蔽日,强酸污水毫无掩饰的排入金沙江。园区内多数企业存在环境违法问题,甚至有些企业把超过国家上百倍的工业废水,直接排入长江上游的金沙江中。
 
 
钒钛产业园区随处可见冒着有害的烟尘
 
时至今日,钒钛产业园区边上的金沙江环境问题依旧不容乐观。摒除“兴中模式”的污染效应,减少甚至停止不达标废水乱排金沙江,成为环保部门义不容辞的重任。而现实中,园区环保分局的黄局长承认:“若马店河水的PH值达到了4,马上立案也不过分。”而当《中国环境观察》工作人员一再强调,并提供污染采集样本时,并未能引起这位黄局长的兴趣点。面对众污染,这位黄局长谈论更多的是央视报道后,给相关责任官员的仕途带来多大影响。如此仕途论治污官员,又如何能将污染治理呢?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