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龙煤集团鹤岗益新煤矿黑水直排 流入松花江  

2014-05-16 10:31:00|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态鹤岗”是一张珍贵的城市名片,这里丰富的水草湿地和原始森林成就了鹤岗一碧如洗的蓝天绿水,然而,污染的病毒也正在渐渐的侵蚀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

 

美丽的鹤岗市地处黑龙江省东北部三江平原腹地,与俄罗斯隔江相望,景色宜人的国家级原始森林、丹顶鹤自然保护区和水草丰富的生态湿地都坐落在鹤岗辖区之内。初进鹤岗,空气清新,四周爽目,与自然环境所产生的亲和感油然而生。相比于常年生活的京津冀地区的环境,这里犹如天堂。然而随着《中国环境观察》不断深入的脚步,发现这座美丽城市的背后闪动着与“生态鹤岗”极不和谐的一幕。
         
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排小石河
 
3月23日,《中国环境观察》在鹤岗市东岗路南翼桥下,看到龙煤集团益新煤矿黑色浑浊未经处理的污水从益新煤矿铺设的暗道中大量排出,河道内到处充斥着黑色的垃圾和漂浮物。经了解得知,排入的河道叫小石河,属于一条内流河道。据附近居民说,益新煤矿的矿井水都是从这里直排小石河继而流入了松花江。以前从矿区内排出的污水都是通过地下铺设的管道排入煤矿对面的小河沟内,后来煤矿把小河沟上都铺设了水泥盖板,形成了几百米的暗道直通南翼桥下的小石河。对于益新煤矿污水直排现象,当地的百姓都已习以为常,住在附近的一位王老师傅说:“(益新煤矿)这样排水已经很多年了,不光是生产污水,生活污水也是直接排进小石河,包括煤矿棚户区里的污水,也是直接排进河里,我们当地人都知道”。

喘急的矿井黑水向外直排
   《中国环境观察》立即拨通12369环保投诉电话,从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12369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通过114查询后,拨打鹤岗市环保局值班电话,则转到自动传真。
   《中国环境观察》于是走进益新煤矿实地了解,在煤矿办公楼里,没有看到一个工作人员,办公楼值班室大门敞开里面却空无一人,直到离开时遇到两位工作人员,听说是来了解污水处理情况的,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说:“我们煤矿没有污水,不需要处理,也没有污水处理设备。”并把《中国环境观察》工作人员视为推销环保设备的。
3月24日上午,《中国环境观察》来到鹤岗市环境保护局,表明来意后,环保局杜局长通知主管副局长高占峰(音同)和监察支队队长姚强(音同)在办公室介绍了情况,对于益新煤矿污水直排现象,高占峰副局长表示这个情况环保局早就知道,一直在督促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抓紧整改,企业已经列入实施计划。当问及具体实施时间和益新煤矿相关环评手续时,高副局长说:“我们一直在督促,环评手续没有。这个煤矿是老国有企业,环评没办法补办,如果补办环评环保局无法验收,只能督促企业整改。”针对企业未建污水处理设施的情况,高副局长纠正说:“益新煤矿有污水处理设施,但是处理能力有限,所以有一部分外排现象。”
对益新煤矿污水直排现象,高副局长和姚支队长随同本刊前往益新煤矿现场一同查看。
 
由益新煤矿在南翼桥下暗道中流出的未经处理的矿井污水      
 
污水大量外排  在线监测形同虚设
 
在益新煤矿污水处理车间内,《中国环境观察》看到体积很小正在运行的污水处理沉降池,直观看,显然其处理能力非常有限。据内部职工说,目前煤矿污水处理能力还达不到污水总量的10%,每月能够处理的污水最多只有2万吨。益新煤矿计划科科长李波(音同)就污水运行情况作了解释:“益新煤矿是一座上世纪50年代前苏联援建的老矿,设备比较老化,这些年通过不断的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已经有了很大进步,却依旧存在一些问题,污水处理能力就是其中一项。受煤炭市场的不利影响,益新煤矿目前年产只有130万吨,如果饱和生产可以达到年产180万吨,由于污水处理能力有限,所产生的污水每年只有80万吨可以循环再利用。按照李科长130万吨煤炭的年产量,益新煤矿在生产过程中产生近300万吨的矿井污水,还不包括生活污水。即便益新煤矿将其中的80万吨污水完全回收循环利用,仍还有200多万吨含有硫等有害物质的污水直接外排,且一直持续半个多世纪,这样的污染状况显然给当地的环境带来了极大危害。
对此,益新煤矿解释其排放的污水悬浮物过多,其他危害物质并不严重,并且已经开始实施建设能够满足生产和生活需要新的污水处理项目,为了证明益新煤矿的说法,鹤岗分公司计划处王处长给《中国环境观察》提供了一份公司2013年11月制定的整改措施,其中包括益新煤矿污水处理的整改方案。对于长期污水外排所造成的河道和松花江流域部分污染的情况,鹤岗分公司和益新煤矿都保持了沉默。
与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负责环保的计划处王俊孝处长沟通中得知:2005年整合的益新煤矿并没有办理相关的环评手续,以至于污水处理设施沿用原有设备。由于日涌水量达8万吨,以至于污水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其向本刊讲:“准备筹划并建设日处理能力10万吨的污水处理厂。”而鹤岗分公司宣传科副科长孙伯忠为这一筹划和集团的整体运行表示出了担忧:“由于进口煤对煤炭市场的冲击,目前产一吨煤成本大约在700元,而卖方市场一吨煤的价格在500元左右,亏损显然相形见拙;同时,国有企业承接着较大的社会责任,平均每个员工养着三个退休人员,我们已3、4个月没发工资了。作为企业领导,他们肯定先考虑工人的吃饭问题,或者井下一些安全设施不是必要的,也可以从中挪取部分资金来建污水处理厂。”
在益新煤矿总排污口监测室内发现,这里的监测记录基本都是空白,并没有实时监测的完整记录,在零乱的记录中,多是记录无法检测的信息,其中2014年2月12日记录,因为没有试剂而没有取样检测;3月4日因为管道堵塞而没有取样检测,这两条记录之间,再没有其他文字记录监测情况。据益新煤矿相关负责人介绍:“在线监测设备于2013年11月份安装完毕并通过了环保验收。”而被在场的环保局高副局长否定了,高副局长说;“这里的监测设备至今还没有通过验收。”益新煤矿于书记再次强调已经通过验收,高副局长有点不耐烦的问:“什么时间验收的?谁验收的?根本没验收嘛!”同时被肯定和否认,其中玄机与咎理或不言而喻。
    
“大企业”与“小政府”的微妙关系
 
据了解,益新煤矿前身是鹤岗矿务局新一煤矿,是新中国第一座由前苏联援建的大型煤矿,也是我国第一座竖井。2001年初,经过重组改为益新煤矿,2005年底纳入龙煤集团,成为龙煤集团鹤岗分公司益新煤矿。现有职工4700余人,煤炭最大年产能力180万吨。就是这样的一个国有大型煤炭企业,在争取经济效益最大化的同时,则抛弃了一个国企应具备的基本环保责任与意识。
在鹤岗当地街谈巷议中经常能听到“大企业小政府”的说法,“大企业”就是龙煤集团鹤岗矿业公司,据当地政府部门公务人员说,因为至今在鹤岗市,水、电、气供应这些本应由政府承担的服务项目,都是由鹤岗矿业公司承担的。很多政府职能部门的上上下下都与鹤岗矿业公司有着千丝万缕,无法分割的情结。当年的鹤岗市政府成立之初,市领导班子同样也是鹤岗矿务局的领导成员。直到1978年鹤岗政企分家,但至今仍无法摆脱政府与企业或多或少的交叉概念。或许正因为此,鹤岗矿业公司在当地很多有悖政策和违规行为,都在当地政府的特殊“关照”下而有惊无险,并屡屡闯关成功。
益新煤矿在半个多世纪中,持续给当地环境造成了承载压力。其不仅污染了环境,更造成了水资源的极大浪费。鹤岗境内是黑龙江与松花江交汇地,每年流经鹤岗地区的水量高达3000亿立方米,流域500公里以上的河流有9条,丰富的水源地也许是益新煤矿肆意浪费水资源的主要原因之一。对此,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始终未按国家相关条例和法规给予企业一定惩处,这与政企之间的微妙关系或不无关联。
 
益新煤矿办公楼
龙煤集团作为国有大型企业,在执行和响应国家环保产业政策过程中,本应责无旁贷的走在前列,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然而在全国各地都积极展开“向污染宣战”的行动之时,在边陲小城的鹤岗,其旗下的益新煤矿污水依旧在不断的涌出,并流入了松花江。诚如一位退休的鹤岗矿业的工程师所讲:“我们都知道在京津冀和长江三角洲会经常出现严重的雾霾天气,看似离鹤岗很遥远,其实就在眼前。现在的鹤岗具备了打生态牌的优势,如果时下不防微杜渐,遏制污染苗头,未来的鹤岗就是今天的京津冀和三角洲。到那时,鹤岗的生态优势将消失殆尽,不知道还能拿什么炫耀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