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发力旅游产业 山东定陶县千亩耕地被毁  

2013-08-15 18:37:09|  分类: 土地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力旅游产业 山东定陶县千亩耕地被毁 - 中国深度报道 - 中国深度报道

 

“1000多亩玉米地被当地政府打了两茬,基本都毁了。”2013年7月24日,在山东省定陶县仿山镇何楼村东侧的田地里,面对地里稀稀落落的玉米秆,何楼村村民老何叹息道,“都是为了建设那些项目”。

距离老何家耕地200米外,占地1200亩的天沐温泉旅游度假小镇正在有序推进中。同样推进中的还有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和华侨城生态游乐园。

这3个在建工程是定陶县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被县政府列为了“十二五”期间重点旅游项目,肩负着定陶县由传统农业县向旅游度假胜地转变的梦想与使命。但这样的梦想与使命成为了定陶县政府与何楼村、刘庄村、高河村、姜庄村村民频起冲突的导火点。

知情人士向中国房地产报独家曝料,因上述3个项目涉及4个村庄的耕地占用及相关补偿未到位,自2012年以来,当地政府、企业、村民间上演了一幕幕圈占与保护耕地的冲突,至今未断。

据悉,上述3个项目总投资50亿元,规划占地为6000亩,因建设用地指标不足,定陶县政府通过占补平衡、边批边建、未批先建等形式占用了大量耕地,并截留征地补偿款,给失地农民造成了巨大损失。且这些项目只有部分经过了定陶县国土资源局审批,菏泽市及山东省层面对于这些项目并不知情。

据中国房地产报实地调查了解,目前牡丹源天沐温泉项目旅游度假小镇占用了大约1800余亩耕地,其中600多亩已经建成大量别墅及酒店,另外1200多亩也将用来修建别墅项目;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项目占用300多亩耕地,其中的100多亩已经有部分项目建成,另外的200多亩由于村民强烈反对暂时搁浅,但村民和当地政府间的博弈仍在继续。

实际上,定陶县仅是一些县域借力地产发展经济的一个缩影,大量的未批先建、边批边建的开发方式在这些地方有着强盛的生命力,耕地成为了地方经济发力的重要载体。但在这些光鲜亮丽项目背后及县域经济快速增长的形势下,风险也在涌动。

旅游经济下的蛋

7月24日,天沐温泉旅游度假小镇,十几个工人及塔吊车正在施工,在它们的劳作下,这一小镇的主体酒店及几十栋别墅已经全部封顶,有的已经完工进入装修阶段。从老何家的玉米地远远望去,颇具规模。

2012年3月份,珠海天沐温泉旅游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天沐温泉”)和杭州交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交泰”)达成协议,决定在定陶县共同投资建设牡丹源天沐温泉小镇项目,该项目占地1200亩,投资10亿元。为了便于项目运作,杭州交泰在定陶县成立了定陶基业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定陶基业”)。

这一年,落地定陶县发力旅游业的还有北京中高集团的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项目及华侨城生态游乐园项目。

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总投资36亿元,计划占地4500亩,其中1500亩被用作开发旅游项目,3000亩进行房地产开发,主要由水体公园、范蠡博物馆、影视基地、度假村和商贸居住等构成。目前该项目实际动工面积大约300亩左右。投资方为定陶中高文化旅游开发公司,是北京中高投资集团全资子公司。华侨城生态游乐园计划总投资4.7亿元,占地300亩,其中建筑面积为225亩,主要建设主体文化广场、会议休闲中心、生态庄园、休闲式度假酒店、游乐城、温泉汤屋等。由深圳华侨城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富华春工程有限公司、济南浩业置业有限公司和菏泽中富置业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设。

这3个项目均是定陶县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工程,承载着一心扭转当前经济困局的定陶县的厚望。

定陶县位于山东省西南部的华北平原,是中国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古代曹文化的发源地,全国著名粮、棉产区。

作为传统农业县,在工业经济群雄并起的山东省,位于鲁西南一隅的定陶县经济发展水平并不显眼,2012年定陶县全年财政收入不到5.27亿元,在山东省140个区县中排在127位,在菏泽市几个兄弟县市中名列最后一位。

“十二五”期间,山东省政府下发《山东省乡村旅游业振兴规划(2011~2015年)实施方案》文件,系统地对山东省境内各市县文化旅游提出了具体指导意见,菏泽市被列入平原风情乡村旅游区范畴;2011年8月30日,山东省委宣传部和山东省旅游局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的意见》文件,对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融合提出明确指导意见,利用山东齐鲁和儒家等古代文化优势发展旅游业。

这些文件的出台给定陶县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一丝光亮。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定陶县开始谋划、发力旅游经济。

定陶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宋国强表示,作为传统农业大县,该县境内工业企业数量较少,经济发展水平长期落后于兄弟区县,在农业经济增长乏力、工业增长无望的背景下,当地政府开始把经济发展的主体瞄向旅游行业,“发展旅游业或许能让定陶在经济发展方面有所突破,不发展则连这一突破口都无法找到”。

2011年上半年至2012年年初,定陶县政府官员几次南下上海、浙江、福建和广东等地招商,为振兴旅游业寻找投资。并在发展层面出台了《定陶县文化旅游产业总体规划》。在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定陶县政府重点阐述了其旅游文化产业发展思路:以融入“西接开封、东承曲阜”的中原地区大旅游圈为着眼点,以东西两条旅游路线建设为载体,打响商圣文化品牌,融合文化旅游、田园旅游、生态文明旅游,打造“商圣新故里·记忆鲁西南”旅游品牌。

数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这3个新招商项目,与已经建成多年的仿山风景区共同构筑起了定陶县旅游产业的基体。对于这些承载着拉动地方经济的工程,定陶县寄予了厚望。

上千亩耕地被占

2012年春节过后,老何及何楼村村民就知道县里有1个温泉度假项目要落下来,对于这些项目,他们既心生盼望,又矛盾重重。纠结的症结便是土地。

当时,何楼村村民接到了仿山镇政府的一纸通知:要求位于村庄西北侧、靠近仿山风景区的近300亩耕地停止耕种,地里农作物按每亩750元进行补偿,征地补偿为1320斤小麦/每亩·每年,按当年市场价格进行折现补偿。老何家0.9亩土地在征收范围。

当年3月,定陶基业公司便进入到了这片土地性质仍为耕地的区域施工,开始建设酒店和别墅。2013年4月份,为了顺利推进天沐温泉旅游度假小镇,在未经村民同意的情况下,仿山镇政府再次强行征用何楼村和刘庄村共计800多亩耕地。其中何楼村400多亩,刘庄村400多亩,征地补偿和青苗补偿与2012年相同。

不久,两村800亩耕地上的玉米被分两次强行铲除。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虽然经过两次强行收割,目前耕地上还有不少稀稀拉拉的玉米秆,一些地方已经被挖掘机挖开一条深沟。

何楼村村民老何统计,两年来,仿山镇政府强行征用了何楼村和刘庄村共计1200余亩耕地。

对于被强占耕地的具体数量,中国房地产报向何楼村村委会进行了求证,村委会以村支书不在为由拒绝提供详细数据。不过,老何和村民们从侧面大体推测出了被占耕地数量。“仿山镇政府雇人打地(割玉米苗)每亩是50元,两个村一共花了4万元,那就是800亩,再加上一些林地、河沟和其他耕地,1200亩肯定少不了。”与何楼村遭受同样境遇的还有相邻的高河村和姜庄村。2012年春节过后不久,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动工建设,高河村100亩耕地被强行征用;2013年3月份,姜庄村近200亩耕地被强行占用,两个村庄被强行征用耕地约300亩。在补偿方面,青苗补偿为600元/亩;征地补偿为1200元/每亩·每年,为分期补偿。此外,再无其他补偿。

据姜庄村村民老姜介绍,到2014年年底前,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还将征用两个村共计4000多亩耕地,届时,两个村庄多数耕地将被征用。

在定陶县国土资源局网站上,定陶县2012年国有土地建设供应计划显示,2012年土地供应总量144.77公顷左右,鼓励和引导利用存量建设用地66公顷左右。其中,2012年城市功能拓展区和城市新区的土地供应量占全县土地供应总量的25%,各乡镇占全县供应总量的75%。“从用地指标来看,显然不能满足这3个项目的需求,只能向耕地伸手。”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征地期间,仿山镇政府、企业与何楼村、姜庄村村民不止一次发生冲突。

未批先建

冲突点有两个,一个是强行征地,一个是补偿款问题。

按照国家和山东省相关农用地征收方面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必须符合当地土地总体利用规划;征地之前必须向所有村民公布所征用土地的面积、范围、用途和补偿标准;在征得大多数被征地承包户同意的情况下,方可进行征地前期工作;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必须办理相关转用手续;建设用地必须取得省级国土部门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才能办理规划、建设等相关手续。

但据老何和老姜等几个村庄村民介绍,征地前,村里并没有召开村民大会,“过了2012年春节,应该是2月份(农历)时,镇里忽然通知要征用这片地。镇里和村里打个招呼就征走了,到现在连个协议也没签”。

刘庄、姜庄、高河等被占地村庄情况基本与何楼村相似,村民反映在征地过程中均未召开村民大会,在村民普遍抵制征地的情况下,强行征用。

另据中国房地产报了解,被占的1800多亩耕地中,其中大部分均未办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手续,也没有经过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审批,属于未批先建。

对于这样的结果,宋国强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牡丹源天沐温泉旅游度假小镇已有270亩用地取得土地建设审批手续。随后,记者看到了这270亩土地审批文件号,分别为定国用(2013)第2013039号和定国用(2013)第2013040号。“牡丹源天沐温泉旅游度假小镇剩余的800多亩土地将用来修建农业观光项目,不改变土地使用性质,所以不用办理相关审批手续。”宋国强表示。

记者就这270亩土地审批情况进行了查询,发现两者均为定陶县国土资源局审批,而并非法定意义上的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审批。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12月31日,定陶县国土资源局通过招拍挂向定陶基业公司出让了一宗150亩土地,成交价格为3900万元,每亩为26万元,分两期支付,2013年1月30日前支付2000万元,3月30日前支付1900万元。此外再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调查发现,华侨城生态游乐园用地同样为定陶县国土资源局审批,而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用地则没有经过任何审批。

对于定陶县国土资源局是否有权审批上述项目用地问题,宋国强称:“土地是一级一级向上报批的,县国土局首先审批后才能报到上面。”即便是县国土局审批通过,按照要求,也需要等省一级政府审批后才可以开工建设。现在,这3个项目都已不同程度地开了工,属于未批先建。

对于这一质疑,定陶县国土资源局以种种理由拒绝了采访,定陶基业公司和定陶中高文化旅游开发公司方面称土地出让金已经交给地方政府,其他事情则拒绝透露。

7月24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以买房人身份进入了天沐温泉度假小镇项目部,定陶基业的一位员工称,别墅项目用地由于还未取得审批手续,目前还不能对外销售,只对外出租。对于何时正式开盘,她表示公司暂时没有确定。当记者试图要求其联系公司负责人时,她表示:“公司领导有事不在”。

在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项目处,施工方一工人介绍,由于附近村民不同意占地,项目方和村民之间数次发生冲突,致使项目进度受到影响,“主要害怕老百姓上访,如果建了半拉子,老百姓上访导致停工,开发商损失就大了”。

对于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侵占耕地一事,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求证了中高文化旅游开发公司,公司一位人士表示,“目前公司就该项目情况,暂时不接受媒体采访,希望你们能谅解,我只能说,我们在当地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合规的,尽最大限度维护当地群众利益”。

土地被征走后,补偿也并未一步到位,镇政府给出的方案是分期支付。老何0.9亩土地每年仅拿到1188斤小麦,按照8月5日中情商报网公布小麦价格计算,只有不到1200元,领取至承包合同结束。

何楼、刘庄、姜庄和高河等村庄多位村民对于分期支付补偿费用方式并不满意。村民普遍的愿望是,如果耕地被征不可避免,补偿款必须一次性到位。

2011年1月1日颁布的《山东省土地征收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土地征收补偿安置费应当专款专用,应当及时、足额发放给农民,不得挪作他用;侵占、截留、挪用、私分土地征收补偿安置费用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宋国强称,为了支持乡村旅游发展,山东省曾出台文件,允许“一次性征用土地,分期发放补偿款”的行为。“其实这种方式对老百姓是有利的,如果一次性发放,每亩地补偿只有3.6万元,分期发放每亩地总价可以达到5万多元。”但据中国房地产报了解,山东省并没有出台过“一次性征用、分期发放补偿款”的相关规定。

对于村民反映的问题,中国房地产报向仿山镇政府进行了求证。仿山镇党委纪委书记陈启义回应称,征地前已经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镇政府已经和村委会签订了补偿协议,分期补偿也是在征得大多数村民同意后才实施的。

但当中国房地产报要求其出具相关协议时,陈启义称:“协议不在镇政府,只有村委会有”。

随后,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又分别向菏泽市国土资源局及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了解了这些项目的立项情况。对于定陶县及仿山镇违规征地一事,菏泽市国土资源局征地科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征地组织实施及上报材料均由定陶县国土资源局具体操作,菏泽市国土资源局对此并不清楚,“建议你们向定陶县国土资源局了解情况”。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土地利用处一位工作人员则以领导开会、自己对业务不熟悉为由,拒绝了相关采访要求,但该厅征地处一位工作人员称,没有受理过牡丹源天沐温泉小镇和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项目的建设用地申请。

另据了解,以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为首的3个旅游项目也并没有通过山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审批,仅仅通过了定陶县发展和改革局立项。

博弈仍在进行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何楼村等几个村子的村民曾计划推举几位代表向上级政府和信访部门反映这些项目占用耕地一事,由于当地政府阻拦,一直未能成行。

但由于村民们极力反对,牡丹源天沐温泉项目占用的耕地中有800多亩一直闲置,没有进一步动作;中华商圣文化产业园项目也有200多亩土地因和姜庄村民发生斗殴事件而一直荒芜至今。

对于定陶县的这一行为,曾担任过河北省海兴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目前已经退休的田元(化名)表示,类似于定陶县违规征用土地问题在全国普遍存在,“国家对耕地政策一直比较严格,而且每个地方每年都有固定的用地指标,所以想要建设项目,违法、违规是不可避免的,只能一边建设,一边向上报批”。

定陶县党政系统一位官员私下告诉记者,由于国家对用地指标控制较严,如果严格按照土地使用的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报批,会对当地招商引资工作造成极大影响。

“虽然目前城镇化建设占用部分农用地不可避免,但并不是可以随意占用耕地,而且国家严格限制房地产项目占用耕地。”对于定陶县强制征用耕地一事,长期从事失地农民维权工作的杭州律师吴清杰表示。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