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昆明尾矿水直排形成牛奶河 稻田发怪味成荒地  

2013-07-09 09:54:12|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通宇厂房的外侧,尾矿水通过管道排出厂外。在通宇厂房的外侧,尾矿水通过管道排出厂外。
通宇公司厂房内部。通宇公司厂房内部。

  尾矿水沿山直排形成“牛奶河”

  昆明警方首用证据“倒逼”犯罪事实刑拘8人

  赖以生存的稻田消失了,远近闻名的小江西瓜绝迹了,清清的河水颜色变得像牛奶一样。昨天公安部表示,在昆明市东川区“牛奶河”污染案中,警方首次采用关联证据“倒逼”形成鉴定结论的方法,证明涉案企业的犯罪事实。目前,3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和直接责任人共8人被刑拘。  

  □污染

  稻田变成散发怪味荒地

  今年59岁的贺加学是昆明市东川区汤丹镇撒海村五组的村民,他眼前的地方——晏家沙坝,原本是一片稻田。几年间稻田被沿山而下的尾矿水吞噬,这片散发出化学药物怪味的荒地,再也找不到稻田的痕迹。 

  据了解,撒海村有两个村民组,200多户村民,村里有800多亩稻田,村民大多以种稻为生。但是,稻田所在的晏家沙坝,恰好是尾矿水沿着山体排下来之后流经、沉淀的首站,水从这里流入大白泥河,其中的矿渣则慢慢沉淀,数年间将地填高了3米,稻田消失不见了。流入大白泥河的白色尾矿水,在和小青河汇合后,一起流入小江,流经小江的白色河水,就是此前备受关注的“牛奶河”。“牛奶河”流经数十公里,之后又汇入金沙江。 

  “原来我们的小青河特别清,现在别说人不能喝,就是牲口都不能喂了。”贺加学说,他家4口人靠着3亩稻田过日子,一年有将近4000元的收入,一家人糊口没有问题,但现在他只能靠打些零工来勉强维持生计。 

  “以前长在沙地里的小江西瓜每个只有四五斤重,个小味甜,不光在当地,在云南省都小有名气,但是这几年长出来的都是巨型西瓜,当地人不敢吃了。”说起尾矿水直排的影响,村民们最爱举这个例子。

  □调查

  生产废水沿山体直排

  今年4月,“牛奶河”污染问题被媒体曝光后,公安部立即两次派督导组赴云南省昆明市现场勘查督办。 

  4月20日,根据调查,专案组锁定昆明东海矿业有限公司、昆明兆鑫矿业有限公司以及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共3家矿企涉嫌污染环境。随即,警方对3家矿企立案侦查。“这3家企业都是通过修的或暗或明的管道将废水排出厂区之后就沿着山体直排。”昆明市公安局环保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董卫东告诉记者,每家企业沿山体排尾矿水10公里左右。 

  警方调查发现,昆明东海矿业有限公司,日选矿能力150吨,主要生产精铜矿,从2007年建厂开始,在未办理环评竣工验收手续的情况下,通过在公司精矿沉淀池和尾矿库沉沙坝底部分别私设直径5厘米皮管和20厘米暗管向厂房外的山坡违法排放尾矿水,曾经因为直排尾矿水还将马路冲垮,而受到相关部门的处罚。 

  昆明兆鑫矿业有限公司于2005年建成投产,主要生产精铜矿,一开始日处理原矿石100吨,2007年扩建了一条日处理原矿石100吨的生产线,使日生产能力提高到200吨,而2008年开始扩建的“日处理800吨的项目”目前正在建设中。该厂同样在未取得环保部门竣工验收的情况下违法生产,从厂房偷接管道连接泄洪道,通过泄洪道排放尾矿水4公里后,这些废水沿山流淌。 

  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同样通过私设管道,将废水排到自己厂区的山后面,之后任废水沿山而排。昆明市公安局环保分局查明,仅2012年1月至12月,这3家企业就外排了大量含硫化钠、黄药、松药、砷、铅、铜、镉等成分的生产废水,造成小江水体和流域土壤受污染,危害水生生物,淤塞河道,导致牲畜不能饮用、农田不能灌溉。 

  根据测算,洗一吨原矿石要用4吨水,算上除去其中蒸发等损耗的部分,还要产生2至3吨的废水。

  建尾矿库利润减四成

  “我现在才知道‘牛奶河’的事,以前没听说过,我们在山上,没下过山,所以不知道。”被刑拘的昆明东海矿业有限公司的生产厂长李某说,他自己的生活没受到影响,没想到影响了山下的人。对于公司每天要排多少污水的问题,李某作为生产厂长,不是沉默就是说不知道,还连说自己“不知道有危害”。但最后,他还是承认他们直排废矿水的行为造成危害,说这对庄稼不利,对江边不利。 

  明知道直排尾矿水有危害,可为什么还要直排,而不是修建正规的尾矿库排放尾矿水?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法定代表人罗某说,他一直想建尾矿库,目前正和兆鑫公司一起投资1600万元修建尾矿库,但之前一直没修成。“我们就是法律意识不强,法制观念淡薄。”罗某为自己辩解。事实上,修建尾矿库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直接排放零成本才是原因。 

  根据罗某的说法,以在建的投资1600万元的尾矿库为例,建成后大约能用七八年,七八年内如果产出1万多吨铜,分摊下来一吨铜要负担近2000元的建尾矿库及污水处理费用等成本,这样的话,本来生产每吨铜5000元左右的利润,就变成了大约3000元的利润,相当于利润减了四成。记者了解到,此前尾矿水直排时,这些矿企老板最多的一天就能赚100万元。 

  在汤丹镇,记者见到了其他矿企修建的正规尾矿库,这个40多亩的尾矿库投资一亿多,已使用了两三年,走近时有一股异味,库池边每间隔数米就接有一根管子,其中几根管子正在往里排尾矿水,整个库池面看起来有些像稠稠的水泥浆。 

  警方表示,目前,东川区的40多家铜矿企业,有27家关停,18家停产整顿。

  □探访

  3家企业污水流入小江

  6月20日下午,记者进入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厂区,建在山头上的数百平方米的厂内,仅有一名看守人员,厂房的沉淀池内,都还留有水,散发出一股异味。 

  在厂房外侧的一个墙脚处,一根和沉淀池相连的管道往墙外延伸。这根管道接到山下后,变为地下暗道穿到马路对面通宇公司自己的成品库房区内,又变成了明管。管道是用水泥修筑的,管道上残留着灰白色的矿渣印迹,这个管道顺着公司后面的山体蜿蜒修筑了1公里左右,之后就“断路”了,废矿水离开管道直接沿山排放。 

  通宇、东海、兆鑫3家公司,位置都在东川区汤丹镇,他们各占一个山头,相距一两公里呈三角对峙状。尽管位置不一,但尾矿水同样具有“往低处流”的特点,流着流着3家的尾矿水就汇到了一起,合成一股后,经过晏家沙坝等路径,流入小江。 

  昆明警方介入调查的时候,受“后置执法”影响,矿企的违法生产已经停止,企业违法排放的证据已经消失。摆在警方面前的只有环保部门移送的3件涉嫌污染环境案件的函、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工商企业营业执照,而证明涉嫌污染环境犯罪的主要证据,包括环境监测报告、鉴定结论和损害评估报告均未提供。 

  为明确3家矿企的违法行为,昆明警方首次采用关联证据倒逼形成鉴定结论的方法,明确了涉嫌企业的主要犯罪事实。“工商局、税务局、矿管办、洗炼厂、自来水公司、电力公司等,和矿企有关的所有部门我们都跑遍了,通过这些我们来确定企业真实的生产能力,从而确定它的排污量。”昆明市公安局环保分局局长王丽昆告诉记者。

  京华时报记者钱卫华文/摄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