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武陵源强拆建高尔夫球场 失地农民山上搭棚居住  

2013-07-14 11:02:59|  分类: 土地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陵源强拆建高尔夫球场 失地农民山上搭棚居住 - 中国深度报道 - 中国深度报道

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施工现场

武陵源强拆建高尔夫球场 失地农民山上搭棚居住 - 中国深度报道 - 中国深度报道

部分失地农民山上搭棚居住


6月21日上午,地处湖南省西北部的张家界武陵源区陷入一片闷热之中,阵阵的热浪不断袭击着这个著名的旅游圣地,在城区西南靠近宝峰湖风景区的沙坪村一片荒芜,早在三年前这里的房屋已经全部被拆除,耕地业已被征用完毕。

在沙坪、高云和军地坪等三个村庄近3千亩的土地上,挖掘机把红色、黄色的泥土翻起,一个个高地被挖掉,一条条河沟被填平,不远处,在几间用石棉瓦和木板搭成的简易住房内,失地农民邓科(化名)望着被毁掉的家园心痛而又无奈。“三个村庄共拆了600多户,地也没有了,我们只能暂住在这里。”

从2009年武陵源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开工至今,整个沙坪村、高云村和军地坪部分村民的房屋陆续被强拆,耕地、林地被强占,而政府承诺中的安置房却迟迟不见动静,除一小部分搬入回迁楼外,大多数的村民仍在附近租房居住,甚至部门村民只能在原址搭建简单的棚屋栖身。

强行拆迁、强行占地、强行施工并未如政府所愿,开工三年之久,这个寄托着提升武陵源景区品味和留住游客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屡次因为村民阻拦而停工,到目前只有一小部分形成雏形,大部分征用来的土地被抛荒。

 

违建球场土地被指以租代征 

 

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位于武陵源区西南靠近宝峰湖景区的沙坪村,是张家界市及武陵源区政府与台湾新东阳企业集团于2009年签约旅游地产项目,据官方公开资料显示,绿景休闲公园占地面积为1450亩,其中高尔夫球场面积为1200亩,其他配套设施面积为250亩。不过据接近项目的政府人士透露,整个项目实际占地面积为3000多左右,主要包括高尔夫球场及酒店等相关配套设施。

2009年5月,在张家界市政府的主导下,武陵源区政府和台湾新东阳正式签约,2009年8月,为了配合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建设,武陵源区专门成立工程项目协调指挥部,由国土、规划、建设等相关部门及军地坪街道办事处抽调人员组成,主要负责项目所需土地的征地及拆迁工作,指挥部负责人为武陵源区委纪委书记和一名副区长。

工程于2009年8月底开始动工建设,“一边拆迁,一边施工。”由于补偿不合理等问题,征地、拆迁阻力较大,直到2012年年中,项目所需土地的前期工作才在强拆强征中落幕,但村民们仍在一直阻止施工。

“高尔夫球场明明是国家禁止项目,你政府还要占老百姓的土地搞,这不就是知法犯法吗?”沙坪村一位毛姓村民称:“把我们所有的耕地都占了,房子也拆了,就给那么点补偿,老百姓怎么生活。”自开工至今,项目进展并不顺利,到目前为止,只对其中的529亩土地进行初期建设。

据项目工程协调指挥部的一位人士介绍,由于高尔夫球场在国内属于敏感项目,再加上附近村民不断阻止施工,项目整体进展较为缓慢,在不久前,湖南省一位主要领导视察后,项目开始重新动工,加快建设进度。不过其表示,目前项目还处于停工阶段。

目前,整个项目3000多亩的土地上,只有一小部分在施工,其余大部分土地杂草丛生,显然已经荒芜多时。据上述指挥部人士透露,这些荒芜的土地之所以没有动工,主要是因为这部分土地还没有批下来。

为合理利用和保护土地资源,遏制高尔夫球场的盲目建设,早在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国办发[2004]1号),明确要求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

但是该文件并未遏制住各地兴建高尔夫球场的热潮,2011年在国务院的主导下,11个部位联合发文,再次对高尔夫球场违建项目进行大力整顿,部分违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受到处罚,全国各地的违建现象才开始退潮。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用地规划已经通过规划部门的审批,而国有建设用地审批已经上报至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还没有通过审批。项目指挥部上述人士称,一期的529亩土地已经得到审批,“剩下的土地还没批下来,是租的”。

 

强拆与强占曾致死亡事故

 

从2009年8月底项目指挥部成立后,征地、拆迁工作也随即展开,根据村民们的描述,整个征地拆迁工作中充满暴力手段,“你不让拆迁,先让派出所的把你拘留了,然后强拆完再放你出来。”

通过强拆、强征,沙坪和高云两个村庄的房屋已经全部被拆除,两个村的耕地基本被违法征用完毕;军地坪部分房屋和耕地遭到强拆、强征。但是截至目前,这部分被强拆和强征过来的2千多亩土地没有取得任何手续,被政府以租赁的形式供开发商使用。

2012年1月10日,部分村民因为阻拦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部施工,“因为那些地都是我们的基本农田,上面没有批下来,我们还在耕种,怎么能施工呢?”沙坪村的毛新春、毛新周、李美鑫、陈秋云被当地公安拘留半日,3日后,毛新春再次被拘留十天,罪名是阻拦施工。

2012年2月20日,项目再次动工,村民再次阻拦,在军地坪街道一位唐姓官员带领下,十多个警察与村民发生冲突,李美鑫重伤住院,吴远桂、毛至齐、张文广等轻伤,在数次被拘留殴打的村民中,毛新春和毛新周的年纪已经超过70岁,被打伤的李美鑫年龄也接近60岁。

2012年3月份的一天,项目指挥部工作人员再次强行将一位施姓村民的耕地毁坏,350多棵果树被浇上柴油烧毁,造成该村民直接经济损失达300多万元;同年4月26日又将该村民130多平米的房屋强行拆除,至今未予任何补偿。据其称,指挥部的一位官员明确告诉他,这是政府对他不断上访的惩罚。

2012年8月27日早晨,沙坪村8组村民廖光和因为占地补偿不合理“自焚”身亡。据当地群众介绍,项目指挥部在3月份拆迁其房屋时,同时占用了房屋旁边的一处菜地,补偿为20000元,但是当时指挥部以资金缺乏为由,给廖光和打了一个2万元的欠条,答应一个月后偿还。

出事的当天,廖光和带着2万元的欠条去项目指挥部索要补偿款,指挥部位于项目施工地不远处的一个三层楼内,项目部仍因种种原因推诿,双方发生言语冲突,2万元的欠条被项目指挥部相关人员撕毁。

根据官方的说法是,廖光和因为违章建筑补偿要求未满足,情绪失控,发生坠楼死亡;而当地村民说法是,欠条被撕毁后,廖光和上前理论,被指挥部人员按倒在地,廖光和以言语威胁对方,被指挥部工作人员在身上浇上汽油点然扔到楼下。

相关知情人提供的照片显示,浑身着火的廖光和从三楼掉下来,几个身影模糊的工作人员站在窗口,“屋里那么多人,即便是自焚了,如果想救也能救下来,再说了,在这样的三楼上,他不可能自己跳下来,而且身上还燃烧着,从照片上分析,很可能是害死的,根本就不是官方公布的自杀。”

 

部分失地村民三年未安置

 

早在项目动工之前,为了征地拆迁方便,武陵源区政府把军地坪、高云和沙坪三个村庄改成市辖区内的街道、居委会。其中军地坪村成为军地坪街道;高云村成为画卷路社区;沙坪村为宝峰路居委会。

武陵源区政府公开的资料显示,项目总用地1450亩及一期工程529亩用地已经核发了规划用地红线(通过用地规划审批),市区两级组织完成了第一批529亩用地的报批资料,但省国土资源厅没有受理;该项目拆迁涉及3个居委会,24个居民小组,拟被征地户约700户1800人,拟被拆迁户295户近1000人,被拆迁房屋约43000平方米。

据沙坪村民介绍,高尔夫球场项目共征用沙坪、高云和军地坪三个村3000多亩土地,其中耕地2000多亩,林地700多亩,其他集体用地300多亩,涉及三个村700多户农民近2000余人口,沙坪村15个组和高云村9个组耕地和房屋全部被征用,还涉及部分军地坪村房屋和耕地。

政府对于失地被拆迁村民补偿标准也普通偏低,具体补偿标准为,耕地每亩地为38000元,青苗补偿为每亩4000元,共计42000元;林地补偿综合为每亩30000元左右;其他集体用地每亩为20000元。目前一部分失地农民已经领取到补偿款,还有部分农民因为补偿低廉仍没有拿到补偿款。

房屋拆迁补偿标准为每平方米800元,或者领取同等面积的回迁楼,目前只有一部分被拆迁户领到回迁楼,仍有大部分村民在房屋在拆迁三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得到合理安置,多数村民仍在租房居住,还有部分村民居住在用石棉瓦和木板搭成的简易房里,无水无电,生活困顿。

按照官方的说法,目前被拆迁的农民大部分已经被安置在一处名为沙坪村安置小区内,目前只有少数村民还未被安置,未被安置的村民每户能领取到上千元的过渡安置费用,“有些村民给回迁楼都不要,因为他每年光过渡安置费就有上万元,种地一亩地每年除去化肥种子等也就收入几百块钱。”

不过据沙坪村多位村民证实,目前被拆迁的600多户村民只安置了很少一部分,大部分村民没有得到合理安置,“根本就没有给过渡安置费,一分钱都没有。”另外,据村民介绍,他们祖祖辈辈耕地的土地每年收入至少在3万元左右。

“政府现在已经不想给我们搞安置房了,劝我们去买他们2200元商品房,我们补偿才800元,怎么买得起。”但是,项目指挥部一位官员称,沙坪村大多数村民都因为拆迁“发财了,”“每家的补偿款都在上百万,一个项目搞下来,政府穷了,老百姓富了。”

如果这位官员所言属实,当地百姓因为拆迁和占地大多“发了财”,应该支持拆迁、征地,缘何要长年累月的对抗阻止施工,通过上访维护自身权益呢?上述官员认为主要因为老百姓贪得无厌,“一听说拆迁,每家每户都在盖房,你拆了他这里的房屋给了补偿,他又拿着补偿在那里建房,这样搞下去,政府怎么拆迁的完,只能强拆。”

当地政府部门一位官员还举例称,由于政府严格限制在拆迁过程中搞扩建等违章建筑,部分村民通过向地下扩建来实现,“房子的上面不让加层,老百姓就在地下挖沟加层,然后用千斤顶顶上来,都这么搞。”记者为此咨询相关建设行业人士,其称如果这种方式成功了,百分之百可以获得普利策奖。

 

悬而未决的高尔夫球场

 

据当地官员介绍,武陵源风景区早在1992年就已经被联合国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作为一个自然风光旅游城市,武陵源官员一直在为如何提升城市品味、留住游客而发愁,而高尔夫球场被当地政府列为其提升城市品味的一个重要筹码。

由于高尔夫球场属于国家明令禁止项目,再加上当地失地被拆迁群众反抗激烈,“主要是人太多了,政府也害怕,一旦酿成群体事件,谁也担不起责。”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进展一直较为缓慢。

中央“八项禁令”出台后,武陵源景区游客减少近半,对于一个靠旅游吃饭的城市,武陵源区政府收入也大为减少,当地一位官员如此形容中央禁令对游客人数的减少的影响:“别说武陵源区了,就是整个张家界,至少40%的财政靠旅游”。

在这种背景下,加快高尔夫球场项目建设再次被当地政府摆上案头,虽然目前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在当地仍属于敏感话题,从多数官员就此事不愿接受采访可以看出,高尔夫球场无疑成为当地政府的一块烫手山芋,但这并不能阻挡当地政府暗中发力,加快项目进展速度的步伐。

然而,抛开国家政策红线、以租代征违规用地不说,失地被拆迁农民安置滞后依然是摆在当地政府面前的主要问题,这也是酿成当地干群关系紧张的一个主要原因,一边是停滞的高尔夫球场,一边是生活困顿的百姓,孰是孰非,当地政府理应清楚。

据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协调指挥部一位官员介绍,目前征地、拆迁工作已经完成,项目所需的土地已经基本到位,但是由于国家政策限制,仍有大部分的土地没有取得用地审批。

“土地政府已经全部征收过来了,目前有529亩通过审批,其他的土地还没有通过省国土厅审批,政府以租用的形式给开发商使用。”对于这种以租代征的方式是否存在违规行为,该人士表示,“那些没有经过审批的土地不是还没动工吗?没动工就不算违规。”

对于这些本来属于农民承包的耕地,在没有经过合法审批的情况下强行征用至今仍然荒芜,上述指挥部人士表示,“做一个项目,必须要提前把土地准备好,否则项目审批下来了,土地没了,那不白审批了吗?”

另外,据其透露,目前整个绿景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项目的土地报批手续已经上报至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国家(关于暂停高尔夫球场项目)政策一松动,省厅的审批就能下来。”而一直停滞的高尔夫球场项目也可能在近期开始加快建设进程。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