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解密香雪制药隐秘造假源头  

2013-06-15 12:22:52|  分类: 财经金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仅和供应商通过买卖增值税发票来提升业绩达到上市目的,还在招股书中隐瞒实际控制人关联公司,并在上市后高溢价收购]
[由于涉嫌财务造假,香雪制药以跌5%之势开盘,晚间将发布澄清公告说明,公司现在临时停牌。蓝鲸独家获悉,目前曝料人被捕。]
一桩东莞广发制药总经理牟永新虚开增值税发票伪造业绩的职务侵占案,像一张巨网网出了多家相关公司,而所谓“脑瘤第一股”香雪制药(300147.SZ)正卷入这场错综复杂的案中案。
这个广东制药行业隐藏许久的黑色秘密,在2012年4月25日牟永新被刑事拘留后,被一层层剥开。
近期,有核心知情人士向理财周报透露,牟永新在审讯中供出了买卖增值税发票核心人物健安堂董事长谢利发,再将包括香雪制药在内的一干公司牵出,可谓谜中谜,局中局,牟永新的另一层敏感身份是香雪制药的前总经理。
谢利发持有的健安堂公司与香雪制药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多年来往来密切。健安堂是香雪制药多年的第一大供应商,也是香雪制药的主要客户。
据前述知情人士透露,从2006年至2013年,谢利发帮助香雪制药买卖增值税发票,金额每年5000万以上,累积约5亿金额,以协助其虚增销售额达到上市目的。
根据手中所掌握的材料和证据,理财周报记者经过为期近20天的实地调查发现,香雪制药还涉嫌IPO招股说明书披露重大遗漏和隐瞒关联问题。
据核心知情人士透露,香雪制药上市后以并购方式高溢价买入的九极生物、九极日用保健品和化州制药厂,早在上市前其实已是属于香雪制药实际控制人王永辉本人,但招股说明书中只字未提这层关联关系。
健安堂涉嫌买卖发票牵出香雪
近日,理财周报接到了3份匿名举报材料。
其中一份是编号为“东公诉字【2012】第03756号”的《东莞公安局起诉意见书》,指控牟永新等人在东莞市广发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广发制药)任职期间涉嫌职务侵占。
经查明,牟永新原为香雪制药总经理,于2007年年底受聘进入广发制药工作,担任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全面经营,随后伙同他人多年侵吞公司资产,干涉公司做账。2012年4月25日,牟永新终被刑事拘留。
第二份材料显示的就是牟永新在东莞看守所接受东莞市公安分局办案民警询问的7页笔录,围绕广发制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伪造业绩一事展开。审讯时间为2012年10月12日10时35分至15时35分。
牟永新当场供认了广发制药确有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行为,并供出为其提供发票的广州健安堂药业有限公司(简称健安堂)和广州明心药业有限公司(简称明心药业)。
这两家表面上毫无关联的开票公司,背后的操刀人实为嫡亲的三兄弟。
其中,老二谢利发是健安堂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公司一般业务交由老大谢华兴具体操作;而明心药业恰恰是老三谢利宽另起山头所设。
牟永新在上个世纪90年代供职于香雪制药时,已经认识健安堂的谢利发和谢华兴。当时健安堂已经是香雪制药的第一大供应商和重要经销商。
据牟永新本人向侦查人员讲述,谢利发确实曾专门找到他提供发票给广发制药,原话如下,“大概在2010年,谢利发来我办公室商谈由广发制药购买三七的业务,提到可以继续由他给我们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我个人认为跟谢利发认识这么多年了,由他来开发票的风险会比较少,所以我让下面的人去衔接这个事情。”
这一点,据第三份材料,即2012年10月15日18时27分至21时33分东莞市公安局在健安堂对谢利发本人作出的询问笔录,谢利发予以了否认,称“在牟永新去广发制药任职之后,都是我哥谢华兴跟他去谈的这些业务,我没有找他谈过业务”。
谢利发认为,2006年左右健安堂已变更为由其本人个人持股,本质上谢华兴跟健安堂没有任何关系。但谢华兴退股之后,他拉来的业务以健安堂的名义对外开展。
而事实可能远非那么简单。在牟永新看来,“明心药业虚开的增值税发票专用应该都是通过谢利发开出的,因为在这个家族中,所有的事情都是谢利发说了算。”
2012年10月15日,即接受民警询问当天,谢利发因涉嫌买卖增值税发票在警方抓捕中跳楼逃跑,至今尚未归案,一度被警方列入网上通缉在逃人员。不过该消息未经最终证实。
记者在接到爆料后,于2013年6月5日上午拨通了谢利发的业务手机,接电的是一位操着浓厚茂名口音的女士(后证实为健安堂老板娘、谢利发之妻)。当记者问及谢利发是否被抓时,其表现得激动和警觉,“你听谁说的?那些网上写的东西你不要信。”经再三追问下落,她表示谢老板出差了,“去了加拿大,可能十几天后回来”。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职务侵占案,牵出香雪制药供应商健安堂替香雪制药前总经理牟永新虚开增值税发票一事,在这背后有一个名字难以绕开,那就是香雪制药。
而事实还远远不只这样。根据知情人士爆料,向健安堂购买发票虚增业绩的药企,不仅仅是已遭到曝光的广发制药,香雪制药也牵涉其中。
2013年6月5日上午,记者致电香雪制药董事长王永辉,其本人未作接听,并将记者的求证短信转发给董秘黄滨处理。
2013年6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广州市罗岗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学城金峰园路2号的香雪制药总部,办公大楼右手边挂起了一张巨大的宣传照。
关于香雪制药涉嫌买卖发票,记者在这里得到的答案是——“绝对没有”。
香雪制药董秘黄滨表示,“牟永新在2006年初已离开公司,他个人的事跟香雪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对谢利发在逃之事他并不否认,说“那是他自己的事”。对日后是否还会继续与健安堂合作,黄滨未做回答。
而据举报人透露,健安堂和香雪制药关系非同一般。“行业里尤其是有供中药原料给香雪的公司都知道王永辉和谢利发的关系。谢是王的头号马仔,给香雪供应中药材,帮开增值税发票。谢虽在逃,有时还偷偷回到健安堂。”
对于这一点,香雪制药董秘黄滨极力否认。在他看来,王和谢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存在王保全谢一事。作为强调,他连连说了3遍,“这个是不可能的事”。
香雪制药力保合作伙伴谢利发背后,另有玄机。据举报人透露,谢利发一手编织的买卖发票的利益链条,上市公司香雪制药也深在其中。
王谢联手:香雪7年虚增5亿销售额
“谢利发帮香雪买卖增值税发票,每年5000万以上,从2006年至2013年已大约有5亿金额。”举报人抛出了香雪制药与健安堂买卖发票的交易数据。其掌握着大量的健安堂内帐记录以及健安堂买进、卖给香雪制药的发票明细。
健安堂和香雪制药合作,主要以中药材买卖为主。2008年-2011年,健安堂已经连续4年伪劣香雪制药的第一大供应商;2008年还曾是香雪制药第四大客户。
招股书和年报中披露了健安堂历年向香雪制药供应中药材的金额。2007年561.56万,2008年2014.87万元,2009年3386.13万元,2010年3324.53万元,2011年3616.68万元(2012年没有披露)。
举报人向记者解释,“香雪的采购有两种,一种是有实物入库的;另一种则没有实物交易,通过健安堂虚开增值税发票来操纵公司季度、年度利润。”
具体操作上,首先健安堂有固定合作的开票方,如山东临沂翔泰药业有限公司、临沂冠泰药业有限公司、云南特安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文山七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文山黄氏中药材有限公司、文山健康药业有限公司、广东广弘医药有限公司、四川一欣和药业有限公司和四川新荷花中药饮片有限公司等等。其中云南特安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前述询问笔录中已被证实。
这些关系户通常按金额的2%将发票卖给谢利发,而谢利发则按发票金额的5%卖给香雪,从中获利。
举报人讲述,香雪制药方面,财务会将每个月的实际销售情况报给王永辉,由其确定是否需要购买多大金额的增值税发票,然后通知谢利发送发票过来。“一般每个月要达到1000万-3000万左右的销售额,这样基本一个月都要操作一笔大概300万-500万的假买卖,从而提高香雪的销售额。”
广州一名长期研究医药股的私募告诉记者,“你说的这种买卖发票的行为我相信存在的,而且不是说一两家公司在做,通过这种倒卖手段把之前没有的交易虚增了。尤其这两年创业板公司高管、大股东都进入到减持阶段,至少在二级市场层面,很多公司希望自己的市值能做得大、好看一点。”
如果举报人所言属实,香雪制药究竟是如何通过买卖增值税发票来虚增业绩呢?
据举报人讲述,从会计凭证上,香雪制药厂的财务人员每年会要求健安公司提供约200份空白送货单(已盖健安堂发货章),财务人员可根据需求自动填写。
从操作上,香雪制药主要是购买中药原料的进项发票,日后再开成药的发票出去(销项),销售额就变大了,同时可获得合理利润。
从账面上来讲,王永辉可随时使用财务的钱,无论多少,只要买了原料发票不销,就变成产品库存,等他用完钱想还时,再把原料发票开成药品发票就完成了账面的东西,当然全部都要在走款体现。
最后,香雪制药通过同公司账户以及某些私人账户来配合做假账。前述举报人向记者讲述了具体情形,“假设健安堂开1000万的中药票给香雪,香雪从公账打1000万给健安堂,健安堂再给王私账打1000万现金用,只要香雪不开这批发票卖掉就变成库存,王就可用这笔钱,在账面没任何问题,用完这笔钱后再开成药发票就变成销售。别的公司买了发票就要从公司打款到香雪公户。王才从私户打到别人私户,就完成所有交易,达到所有人想要的目的。”
在香雪制药看来,举报人所言纯粹是“无中生有”,“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不过,记者发现,在香雪制药的招股书中,确实曾暴露过其与健安堂非常规化操作的痕迹。
早在2008年,香雪制药曾与供应商健安堂开具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通过银行贴现获得资金,金额高达4850万元。
“有些小的企业,包括一些上市公司,在前期都是通过这种手段把贸易量冲高的,做出好看的财务报表。这经常是上市公司前期造假的手段。”深圳农行一名资深经理告诉记者,“如果贸易不具有真实性,它在一家银行开出来银承,在另一家银行就直接贴现出来,这个钱可以回流到自己公司,再做下一笔贸易。通过这种反复的开票贴现,公司就可以虚增它的贸易量,相当于用几十万保证金就可以撬动一张几百万营业收入的网,这样对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就会有影响。”
错综复杂的购销
香雪制药招股书中关于购销的更为鲜为人知的秘密被曝光。
举报人表示,上市前香雪制药80%-90%中药材实际上是由健安堂供货的。而记者查询招股书发现,香雪制药向首要供应商健安堂的采购金额占总采购的比例情况为:2007年6.58%;2008年18.11%;2009年27.70%。
为何这两种说法如此不相符合?
举报人表示,“招股书的其他采购上,像广东广弘医药有限公司(简称广弘医药)、广州采芝林药业有限公司(简称采芝林),其实是谢利发有人脉关系或者能进行操作的公司,和健安堂也有长期买卖增值税发票关系。”
此外,查阅工商资料显示,香雪制药的部分采购商和经销商相互间还存在着控股或参股关系。例如,广东省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供应商)持有广弘医药(同为供应商和经销商)22.5%的股权,广弘医药又控制了广东药材医药有限公司(客户)90%的股权,关系错综复杂。
举报人提及的两家药企广弘医药和采芝林,既是香雪制药的采购商又是经销商,但在香雪制药上市后不再有大规模合作。
招股书显示,2010年上半年广弘医药向香雪制药供应452.92万元板蓝根,第一次跻身香雪的前五大供应商,位列第4;全年度采购额为1577.79万元,排名第5。而到了2011年-2012年,广弘医药已不在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之上。
从销售层面而言,2007年-2008年广弘医药还只是香雪制药的第5大客户,2009年突然跃居第2大客户,销售额在第4季度激增;2010年突然出现重磅销售合同;上市后则开始沉寂。
对此,举报人透露,“你查香雪的销售记录就看得明白,有些公司从来没有销售记录,突然一个月内就跟香雪做了几百万或上千万的销售,那些都是卖发票,不是真正的销售。”
2012年6月6日下午,理财周报记者来到坐落在荔湾区南岸路栅外街的广弘医药,附近同行不少,大门左边即是一家同仁堂药店,往前200米处则有一家采芝林药店。
记者从广弘医药办公室何主任处得知,健安堂和香雪制药都是广弘医药的客户。
目前健安堂董事长谢利发在逃的事情,何主任表示听说过。“我们内部开会的时候,关于跟它业务合作的一些余款的问题,我们正在讨论要怎么处理。”
当被问到内买卖发票的现象时,何主任告诉记者,“我不知道行业内是不是有这种做法,但我们和健安堂的合作仅限于业务合作。”
对于香雪制药,何主任表示,“香雪确实既是我们的客户也是供应商,销售这块主要是销售它们的成品,但在原材料供应这一块,我们也是通过它厂里的采购招标,所以只是供应少量的药材。”
并且,据何主任证实,“香雪制药上市后我们的合作就很少了。我们跟香雪合作,成品这块主要是抗病毒和板蓝根,没和它合作搞什么新的产品。”
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采芝林身上。2009年,采芝林向香雪制药供应了447.16万元中药材,是其第4大供应商。上市后的2010年-2012年,香雪制药前五大供应商中已无采芝林。
从销售的角度,2010年采芝林是香雪制药的第二大客户;2011年变为第三大客户,并且销售额激减;到2012年,采芝林已不在香雪制药前五大客户名单里。
体外公司:涉嫌上市隐瞒关联方
香雪制药和王永辉其他的秘密还隐藏在上市后密集出拳的11项大手笔的并购交易中。
据招股书披露,香雪制药实际控制人王永辉、陈淑梅夫妇目前二人持有香雪制药36.92%股权。搭上资本快车的香雪制药,依旧挥之不去家族的影子和烙印。上市后王永辉一直身担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要职;陈淑梅也位列董事席位。
除了上市公司香雪之外,王永辉夫妇还有诸多相关公司。王永辉名下还有香港香雪、白云医用胶等9家相关联公司。除香雪制药外,陈淑梅同时还担任3家公司职务,即昆仑投资执行董事、总经理;亚太传媒执行董事、总经理以及昆仑工业董事长。
然而,据举报人透露,王永辉隐瞒了旗下的一些未予披露的体外公司,上市后,逐一以募集资金并购的方式高溢价逐步收编至上市公司。
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上市两年半以来香雪制药先后完成了11项收购相关事宜,斥资928亿元(以超募资金投入居多),在单一主导产品抗病毒口服液之外扩张自己的边界。
2011年,甫一上市香雪制药就开始大并购,将广东九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九极生物)、广东化州中药厂制药有限公司(化州中药厂)、广东清平制药有限公司(清平制药)部分资产及中山优诺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优诺生物)90%股权收归囊中。
2012年,香雪制药继续收购了广州白云医用胶有限公司(白云医用胶)45%股权、广东九极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九极日用保健品)和湖南春光九汇现代中药有限公司(春光九汇)7.98%股权。
2013年,香雪制药进而将广州纳泰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纳泰生物)和亳州市沪谯药业有限公司(简称沪谯药业)纳入旗下。
举报人指出,上述收购标的中,九极生物、九极日用保健品和化州制药厂实际上早已在王永辉麾下。
“医药行业有跟王永辉接触的都知道,他有对客户和朋友公开说过,九极、化州中药厂六七年前已经是他的了。”据该人士表述,“而且这些公司都是王派香雪的员工去管理的,主管到总经理级别的都在香雪工作了几年以上。”
对此,理财周报记者展开了为期近20天的调查。
从公告来看,九极生物是香雪制药上市后的第一个收购对象。资料显示,其主营保健食品的产销,创立于2003年5月6日,彼时法定代表人为赵小里。
2011年3月29日香雪制药发布公告称,于28日与九极生物原股东九极日用保健品(持股96.67%)、金敏(持股3.33%)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出资3750万收购九极生物100%股权。收购后,九极生物成为香雪制药的全资子公司。
香雪制药在披露收购时亦声明。“本次收购九极生物股权事项不涉及关联交易也不属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但据举报人透露,“九极生物100%是王永辉的。2007年就是王的。2011年以前跟九极的业务都是香雪的陈文进(财务总监)、刘日初(财务部经理)给联系的,收钱也收到了香雪财务。后面搞收购只是表面功夫。”
这究竟是一场资产转让,还是如举报人所言是“物归原主”?
理财周报记者从广东省工商局处获取的一份九极生物公司内档资料,其注册号为440000000029625。
工商资料显示,九极生物被收购后,赵小里卸下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职务,2011年4月19日起由香雪制药监事会主席麦镇江接棒,至2012年6月8日才交握王永辉手里。其间为何要经过麦镇江这一“中转站”,疑点重重。
但理财周报记者在九极生物近百页的工商资料中发现重大破绽。
九极生物于“2011年4月19日”曾签署过一份公司章程,其第四章第八条细则赫然写道,九极生物的股东是香雪制药,出资额是1500万,出资时间是2007年1月31日。
令人疑惑的是,在同一时间段,在九极生物的一份股东出资信息表里又显示,股东同样是香雪制药,出资额同样是1500万元,不过这一次的出资时间则为2011年,与公告相符。
一份工商资料里,香雪制药竟出现两个不同的出资时间,真相到底如何?
“出资时间是出资到位的时间,除非出资发生变化,否则这个时间只有一个。”上海某资深律师告诉记者,“应该问问工商局登记是不是有问题,不然可能是篡改资料不彻底。”
该律师告诉记者,“篡改工商资料是可能的,只是把纸质的档案抽出来换一下,把电子档案里面删掉再扫描进去一页,反正不复杂,前提是通过有一定的权限的人才可以实现。”
2013年6月5日,记者致电九极生物想进一步了解情况,被工作人员告知。“赵小里(前法定代表人)退休了,金敏(前股东)也没有任职了,都不在两年了。现在香雪是我们的股东。”
当日,记者联系到金敏本人,获悉其目前身处南方医科大学,和赵小里一齐致力于研发和推广新的保健品牌“绿又绿。”不过金敏并未透露九极生物的股权关系。
2013年6月6日中午,记者亲自来到广州市萝岗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永和经济开发区田园西路6号一偏远的九极生物总部。工作人员表示对股权关系不清楚,“我们这里只是一个老厂,新厂在广州市区”。
九极生物不大,仅有两栋建筑。门卫处的最新人员名册显示,目前仅有54个人员在职,包括总经理包远韶。
2013年6月6日上午,香雪制药总部,香雪制药董秘黄滨表态,“九极生物我们是2011年并购的,事实就是这样。之前我们是有合作关系和加工关系在里面,但是没有任何的股权关系”。
但当记者指出工商资料存在前后不一致时,黄滨无法解答,表示要进一步核实。截至截稿日,仍未收到其回复。
据《创业板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36条规定:发行人应披露持有发行人5%以上股份的主要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基本情况。其中,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的情况,主要包括成立时间、注册资本、实收资本、注册地和主要生产经营地、主营业务、最近一年及一期末的总资产、净资产、最近一年及一期的净利润,并标明这些数据是否经过审计及审计机构名称。
上海某资深投行人士指出:“上市公司招股书隐瞒实际控制人有重大关系的关联公司,属于信息披露重大遗漏行为,按照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规定,信息披露重大遗漏也属于虚假陈述的一种。”
而另一家公司化州中药厂的股东历史也疑点重重。6月4日,理财周报记者实地调查了位于橘城西路的化州中药厂。当地人对这个公司耳熟能详,却几乎说不清他的老板究竟是谁。
公司戒备森严,门口赫然写着“外来人不得进入”字样,传达室里配了3-4个保安人员。其中一名保安告诉记者,“之前这个厂是王汉强的,之后卖给了王永辉。”而对于历年来的股权归属,他们和当地多数对化州制药厂耳熟能详的人士一样,表示并不清楚。
记者见到,在门口牌匾处,“化州制药厂”五个字上方已经冠名了香雪制药,并刻上了香雪的“梅花”logo。
一个远在广州的企业,为何会委托一家茂名企业加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发现,化州中药厂一度隶属广州市清平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清平集团),而清平集团在广州市,位于清平路55号901室,董事长正是王汉强。
理财周报记者多方了解,王永辉与清平集团及王汉强,关系非同一般。
清平集团工商资料显示,1998年创立时的原始股东为王少华、王少辉、王少和、王少邦四人。其中,创始人之一王少华的身份证号为440102600816281,登记住址为广州市新福直街4号。
举报人告诉记者王少华的登记住址正是王永辉的产业:“那里就正是王永辉的产业,那地方是王在十年前左右买下的,具体用谁的名字买就不清楚,我去过几次,那地方8年前是香雪的销售部。”
更让人不解的是,在茂名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的一篇报道《化州市市长黄从南到化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调研》中曾提及,2008年1月起香雪制药对化州中药厂入股经营。此事在上市前,也被相关媒体质疑过,后经香雪制药保荐机构中信建投从中斡旋,不了了之。
对此,香雪制药方面表示,“入股要以工商登记为依据,他们(茂名药监局)要那样写也没有办法。(理财周报记者 吴爱粧、丁青云、谭婷、翟乐/广州、化州、深圳报道)

相关新闻
2013-06-14香雪制药财务造假被曝光 公司收购报纸灭火
2013-06-14香雪制药涉嫌虚增5亿销售额 前任总经理被刑拘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