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了不起”的徐韬  

2013-05-02 15:05:57|  分类: 社会法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27岁的湘潭副县长和47岁雅安灾区副乡长本周分别成为了新闻人物。前者是因为其令人眼花缭乱的升迁速度而被外界质疑;后者在救灾现场辛苦数日,却因未及时处理一起救灾物资引起的纠纷而被免职,因此被舆论同情。

不管是官场新秀,还是免职的副乡长,惟愿他们以实绩来回应公众的关注。

五年时间,当其他体制内的年轻人还在官场中摸索门道的时候,1985年生的徐韬,已经完成了九个岗位的轮换,晋升到了副处级。 (CFP/图)

湘潭副县长的仕途看似眼花缭乱,实则每一步都精心安排得合理而科学,踩在了点子上。

徐韬有瑕疵,但没有硬伤。尽管事后有5名涉事官员得到党内警告处分、批评教育、诫勉谈话等处理结果,但“程序上的瑕疵,影响不到徐滔”。

年轻官员近年来在湘潭如过江之鲫,其背后是当地政坛传说的“湘乡帮”

4月22日,在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后,湖南省委宣传部通报了对“湘潭提拔27岁副县长徐韬”一事的调查结果:没有发现人为操作、弄虚作假及其他严重违规问题。

调查结果的重点在一个“但”字之后。“但在提拔徐韬为湘潭市岳塘区建设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的过程中,岳塘区委组织部只进行了谈话推荐,没有进行会议推荐,没有就破格提拔事项向上级组织部门报告;在运用郴州公开选拔的考试成绩和考察成果提名其为湘潭县副县长人选过程中,湘潭市委组织部未严格履行推荐和考察程序。”

此前的3月21日,有网帖质疑湘潭县副县长徐韬一年半时间完成从正科到副处的晋升,其间还在湘潭大学攻读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对此,湖南省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

湘潭市委组织部和岳塘区委组织部5名涉事官员得到党内警告处分、批评教育、诫勉谈话等处理结果。事件的当事人徐韬则失去了他可能得到的学历和学位。4月4日,湘潭大学对徐韬进行退学处理。理由是徐韬在读研期间有三门功课挂科。

“从形式上看,徐韬有瑕疵,但没有硬伤。”对于“官方定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微博上表示“并未出乎意料”。

“凌波微步”

徐韬的升迁速度快于他以前的同事和领导

在湘潭的官场里,徐韬是一名坐着火箭上升的年轻人。五年时间,当其他体制内的年轻人还在官场中摸索门道的时候,1985年生的徐韬,已经完成了九个岗位的轮换,晋升到了副处级。其间,他还借调至省委一年,读了三年全日制的研究生。

2007年,徐韬从南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毕业。7月,徐韬以选调生身份在湘潭市霞城乡工作,10个月后,即被提拔为副科级,任湘潭市建设路街道副主任。

2009年3月,徐韬被借调至湖南省省委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办公室,为期一年。

2010年5月份,徐韬调至岳塘区团委任副书记;11个月后,升至团委书记,成为正科级。在这期间,徐跨专业考上了湘潭大学“宪法学与行政法学”的全日制研究生。

2011年12月份,徐韬赴任东坪街道任党工委副书记兼主任;2012年9月,任东坪街道党工委书记。

2012年10月,徐韬参加全省的公开选拔,报考郴州市县处级干部,在通过笔试和面试以后,湘潭市以留用“本地人才”为由,向湖南省委组织部打报告,徐韬遂成为湘潭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候选人。

2012年12月,徐韬在湘潭县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在这份履历中,徐韬没有犯错误也没有走弯路。他的仕途好像段誉施展的凌波微步,看似令人眼花缭乱,实则每一步都合理而科学,踩在了点子上——

按照《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提任县(处)级领导职务的,应当具有五年以上工龄和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徐韬刚刚撞线;“提任县(处)级以上领导职务的,一般应当具有在下一级两个以上职位任职的经历”,徐韬在区团委书记和街道办主任及书记三个岗位工作过,刚好符合。

而“由下级正职提任上级副职的,应当在下级正职岗位工作三年以上”这一条,徐韬虽未能达标(被提拔为副县长时,徐在正科职务上工作只有一年半),但以“破格提拔”的姿态通过。

只有找到坐标,才能够理解“徐韬速度”究竟有多快。

戴理曾两次和徐韬共事,前后时达一年半。2007年,在霞城乡,戴理是常务副乡长,是刚毕业的徐韬的上司;4年后的2011年,戴理任东坪街道书记,徐韬是主任,两人是搭班子的关系。现在,徐韬升任副处,戴理在荷塘乡当乡长,徐韬已在级别上领先戴理一个身位。

赵再阳是另外一个坐标。2008年,徐韬和赵再阳一同到建设路街道任副主任,两人都是第一次升任副科;现在,赵再阳原地踏步,已被徐韬甩下两个身位。

戴理和赵再阳工龄分别是14和18年,数倍于徐韬;轮过岗位倒都只及徐韬的一半。戴理辗转于三个乡镇和一个街道工作,最短的地方也呆了两年,赵再阳则呆过三个地方,其中最久在五里堆街道呆了12年。

戴理已对自己的处境非常满意,“我算是幸运的了,很多同志,在一个岗位上工作十几年,很正常。”

三人命运的分野,似乎有点奇怪——徐韬工作出色,作为领导的戴理、作为同事的赵再阳也应该与有荣焉才对。戴、赵两人对此的理解是,徐韬是选调生,年轻干部,自然前途更佳。

可是,在2007年湘潭市10名选调生里,徐韬的成绩也远远优于旁人。他是唯一一名副处级干部,另外的9名选调生,升到正科的都不多。

徐韬的政绩

“主要是前任班子打下的基础,不是一日之功。”

在和新华社记者的采访中,徐韬对自己的能力有过数番论述:

“东坪街道办事处下面的东坪镇,原来是个治安不太好的地方,吸毒的人员比较多。2011年上半年,民调在全市排倒数第五位,我是2011下半年过去的,同年就在全市排到了前三名,2012年上半年排名全市第一位,在我任期内群众满意度还是上升的,这个情况是可以核实的。”

记者找到戴理进行核实。戴理从2010年来到东坪街道做主任,一年后升任书记职务,并迎来了搭档徐韬。戴理作为徐韬的同僚,正好见证了民调从败坏到好转的全过程。

戴理说,东坪街道历史上的确有过吸毒的现象,治安也不好,但这些情况在2009年到2010年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东坪的治理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主要是前任班子打下的基础,不是一日之功。”戴理强调。

对于2011年倒数第五的成绩,戴理解释,民调主要是民众针对卫生状况、社会治安及对领导的满意程度进行打分,有一定的主观性和偶然性。“我们并不是特别在意民调的成绩。”

徐韬表示,他在建设路街道工作时,负责调解,工作出色。赵再阳则回忆,从2008年到现在,建设路街道一共就进行了五六次调解工作。

赵再阳回忆,徐韬在建设路街道负责综合治理和城管两块工作。在徐韬调离建设路街道后,赵再阳从2011年负责这两块,可谓全面复制了徐韬当年的工作,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任何领导的肯定和升迁的机会。

徐韬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对自己的处境总结陈词:“我的能力符合我的岗位”。但他现在湘潭县的同事并不都这么看。

湘潭县一位乡镇干部向南方周末提出了她的质疑:徐韬履新之前虽然在八个岗位工作过,但其中只有第一站“霞城乡”属于基层政府。换而言之,虽然徐韬自己信心满满,但他的经验对此并不支持。

戴理证明了这位干部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与徐韬不同,戴理在乡镇和街道都工作过。比较街道和乡镇工作的异同时,戴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街道工作以服务性为主,主要负责卫生、低保等工作,乡镇则是一级完整的政府,难度更大,尤其是征地拆迁工作非常压头(头痛)。”

考试型官员

对程序上瑕疵的责任,追究不到徐韬身上去。

徐韬的过关,让一个词应运而生:“考试型官员”。

历数徐韬的升迁履历,考试在其中确实占有重要因素:2003年,徐韬考上南京大学时,是全湘潭市的第12名;2007年毕业,徐韬同时通过了湘潭市地税局的公务员和选调生资格考试,最终选择后者;2010年,徐韬考上湘潭大学研究生;2011年,徐韬在东坪街道主任公选中以综合成绩第一名当选;2012年,参加郴州市11名副县市区长提名人选的公开选拔,以综合成绩排小组第一。此外,徐韬还数次参加中纪委的考试,并曾进入考察阶段。

湖南省委宣传部在4月22日的通报中称,“有关部门对徐韬参加高考、选调生考试、郴州市公开选拔及徐韬历次职务变动的过程进行了细致的调查,没有发现人为操作、弄虚作假及其他严重违规问题。”

不过,徐韬的成绩并非毫无瑕疵。瑕疵便藏在湖南省的调查结果里面。比如,“湘潭市委组织部未严格履行推荐和考察程序。”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对处理结果的理解是,“从表面上看,查不到他自己运作的痕迹,没有证据证明他自己在‘跑官’、‘要官’,所以对程序上瑕疵的责任,追究不到徐韬身上去。”

谈起对徐韬的个人印象,他在体制内的同事们众口一词地进行了称赞,多表示“谦逊”、“成熟”、“文质彬彬”。

但在一名体制外的旁观者眼中,有一个稍稍不同的徐韬。

网上有一张徐韬广为流传的照片。照片中徐韬身着绿衣,正在俯身慰问一位男子。这张照片拍摄于2011年3月23日,当时徐韬为岳塘区团委副书记,伤员叫裴永红,为了保卫油库拦火车,双手被火车碾断。

在此事件中,徐韬称自己“发动媒体对他进行了报道,希望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将他作为一个正面英雄的典范”。

而湘潭一位全程跟踪报道此事的记者告诉了南方周末此事件中令他印象深刻的一幕。

“有一次,徐韬请裴永红到岳塘区团委参加活动。去的时候,徐韬派了车去接;走的时候,徐韬让裴永红自己打车回去,裴永红当时脊椎还打着两颗钢钉,出行坐车只能躺着,区团委去他家的一段路非常颠簸,湘潭的出租车后座窄,又开得很猛,裴永红会很痛苦。裴永红请求徐韬派车送他,但徐韬坚持让裴永红自己打车,最后是团市委的领导看到站在路边等的士的裴永红,才派车将其送回去。”

这件事情,该记者认为徐韬处理得“不妥帖”。该记者回忆,徐韬在此事件的解决过程中热心参与,号召团员捐款,并声称要为裴永红牵红线,工作有些“创新”,但并没有起到决定性作用。

徐韬和他的朋友们

“湘潭官场中湘乡人的抱团行为在当地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湘乡人每个月都有固定的聚会。”

徐韬的升迁速度并非举“市”无双。易晓双和喻芳,是湘潭市另外两个和徐韬速度相仿的年轻官员升迁例子。

1983年生的易晓双情况和徐韬相仿,她在2012年和徐韬同时报考郴州公选,其后同样以“破格”的名义被湘潭市委留在本地,成为岳塘区副区长。

1984年生的喻芳,情况则更为特殊。她此前是湘潭市九华区的招商局局长,在今年2月湘潭市选拔正处的考试中一举夺魁,成为“湘潭市外事办”一职的第一名,3月28日,喻芳拟任外事办主任的公告已在湖南省各大媒体公示,眼看将直接从正科升任正处,但其后被省委组织部紧急叫停,从公示名单中拿下。

易晓双和喻芳,各有瑕疵。

在湘潭市政府官网资料中,易晓双在任副处之前,仅仅担任湘潭市组织部二科副科长,此职虽是正科级组织员,但并非正科实职,与“在下级正职岗位工作三年以上”的升级标准相去甚远。

喻芳被紧急拿下后,官方并未进行解释。但在坊间,有喻芳被“因人设岗”的质疑。在“湘潭市2013年竞争性选拔正处级领导干部职位一览表”中,9个正处职位中的8个都要求报名者有副处工作经验,唯独外事办主任一职将条件放宽到“任正科两年以上”,同时年龄在35岁以下,并要求进行口语考试。这些附加条件,都对年仅29岁,英国利兹大学硕士毕业的喻芳颇有好处。

此外,喻芳的亲友关系也成为她遭到质疑的原因之一:喻芳的公公刘清林是前湘潭市政法委书记。

徐韬亦出身干部家庭。其父母徐秋良和丁彩云则分别是前雨湖区人大主任和雨湖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分属正处和正科。

喻芳、刘清林、徐韬及其父母,都是湘乡人。“湘乡帮”是此事件中的另一面背景。湘乡帮作为湘潭官场的一种标识,由来已久。湘乡是湘潭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其另一张名片是“湘军故里”,湘军将领中多有湘乡人,湘乡人以敢想敢干著称,且善于抱团。

徐韬工作前五年,一直在岳塘区,顺风顺水。而岳塘区同期的两人区委书记陈小山和肖克和,都是湘乡人。其中肖克和,作为2012年的“湘潭神女”事件中造神的主角之一,被湖南省纪委给予了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徐韬所调往的湘潭县,前两任县委书记也都是湘乡人。此外,湘潭市现任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都是湘乡人。

有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湘潭官场中湘乡人的抱团行为在当地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湘乡人每个月都有固定的聚会。”

前湘潭市政协副主席刘声耀表示,他在上世纪90年代即听过“湘乡帮”的说法。

“在湘潭,湘乡籍官员比较多,干部名册翻开一看,都是湘乡人。”刘声耀说,“湘乡人比较抱团。”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目前,徐韬、易晓双、喻芳三名官员仍在各自岗位上正常工作。3月30日,湘潭市在东莞的一个经贸洽谈会上,徐韬和易晓双双双出席,现任湘潭市副市长的陈小山带队。在平均年龄四十多岁、上百人的代表团中,三十上下的徐韬和易晓双显得十分显眼。

陆群对于调查结果未置可否,长期关注此事的他在微博上就此总结,“如果说用人问题上有既得利益者,徐韬也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惟愿他能少参加些考试,脚踏实地,以骄人的业绩报答那些不遗余力提携他的领导和最终包容他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