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司长”驾临 “低调、有学问、有路子,还不捞钱”  

2013-03-29 09:11:16|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漫新闻网/东方IC/图)

 

在3月8日国务院研究室下文证伪赵锡永“国务院研究室司长”、“副部级巡视员”的身份前,这个“司长”“调研”中国之行一路受到数省多地政府的礼遇。他把一个生产特种汽车和汽车底盘的项目带到了湖南娄底,把汽车行业的发展信息带到了云内动力;把“北京好声音”带到了昆明。

他通过企业搞定地方政府之后,又挟政府给予其的光环和信誉背书,转而渗透进了其它企业和更基层的政府。与商言官,与官言商,切换巧妙,信手拈来。

他声称自己陪同部长去美国,参加了中美第十次战略能源对话;他“不经意”地提到了一些“在国务院的经历”,暗示国家领导人对他的信任;他在每一个重大公开场合发表恰如其分的言论,让人觉得“他比领导还像领导”。

在信息年代,赵锡永的骗术可谓陈旧。但其“调研”中国一路顺风顺水的背后,是企业对“政府内部信息”的偷窥欲求,是政府发展冲动产生的项目渴求。而赵还真能拉来项目、做成事情,这让地方上对这种“既有路子又实在的大官”相当欢迎。

他满面微笑地走上台,略一欠身。台下掌声雷动。

“首先,我代表国务院研究室,对昆明这次年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他说。又是一片掌声。

这是2012年11月在云南昆明的“收获金秋”投资昆明年会上,时年57岁的沈阳人赵锡永,走到了其人生的顶峰:他随和、睿智,频繁下基层调研,他以正厅级甚至副部级干部的身份出席国内各种活动,接受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礼遇,与地方要员谈笑风生。

他对汽车行业发展情况如数家珍,对国务院的各项政策了如指掌,他能为地方政府拉来投资项目,也能为企业发展提供建议。他行为低调,讲话风趣,偶尔抖搂一些他与国家领导人的交往细节,但适可而止。

如果不是2013年3月8日国务院研究室下发文件,证实这名叫赵锡永的男子在冒充国务院研究室司长、“副部级巡视员”,赵锡永“调研”中国的行程或将继续。

在湖南娄底,赵锡永成功为其拉来了投资项目,他给官员们开的讲座,让他们醍醐灌顶。在云南,赵锡永频繁出现于企业、高校和政府会议,带给一个边疆省份渴望听到的来自北京的赞赏。他了解这些想法,并满足了这些想法。

在他长达四五年游走中国的经历中,从未留下破绽。从东北到湖南,再到云南,一个无所不在的崇拜上级、渴望项目的中国式官场,正是赵锡永们活动的最好舞台。

(何籽/图)

东北往事

赵锡永用来忽悠官商两界的“汽车产业政策与发展战略”,来自其早年的经历。

赵锡永,籍贯辽宁盖州,于1955年出生于“共和国长子”沈阳市铁西区。在赵出生的年代,工厂密布的铁西区建成了工人村,一度是全国最大的工人居住区。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在1990年代,赵锡永曾担任过沈阳弹簧厂的负责人,其妻子是沈阳市铸铁厂的员工。沈阳弹簧厂是一家全民企业,隶属于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后者曾是中国最早的上市企业,其董事长赵希友,一度是中国商海的传奇人物。

也许是名字上的谐音,加上业务上确曾有过交集,赵锡永日后曾经有意混淆自己与赵希友的履历,在湖南、云南,他都称自己曾出任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厂长、总经理,华晨中国汽车控股公司总裁等职务。

1998年,下岗潮席卷沈阳,赵锡永离开沈阳弹簧厂,自己注册了两个公司——沈阳弓字弹簧有限公司、一汽金杯沈阳弹簧供销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他名下还包括以下两家公司:一汽金杯悬架弹簧有限公司和一汽金杯沈阳轿车有限公司,二者均成立于1999年。

日后,赵锡永称自己主要研究产业政策与发展战略,并在汽车产业领域颇有研究,其来有自。

赵锡永名下的这4家公司,目前均已注销。从1998年到2008年,10年之间,赵锡永经历了怎样的腾挪翻转,外界无从得知。

据公开报道,2008年,辽宁省某领导在广州会见拟到铁岭市投资的客商,赵锡永化名为赵希涌,作为投资商香港宏基万国汽车有限公司的代表,受到接见。见面会之后,这家打着香港名号的公司,曾赴铁岭考察投资。

2年之后,赵锡永促成了另一个项目——也是一家名为“宏基万国”的公司,在赵锡永的牵线搭桥之下,该公司决定赴湖南娄底,建设汽车生产基地。赵锡永的生存之道,初露其容。

(南方周末资料图)

“像这样懂学术的大官很少见”

娄底市领导们热情接待赵锡永是看中了赵背后的资源,“毕竟在国务院当官,能协调很多事”。

先与企业搭上线,在项目或者发展方向上给予“指导”,然后通过企业与地方政府建立联系,最后成为政府的座上宾,这是赵锡永行走江湖的模式,娄底即为这一模式的发端。

2010年3月11日,赵锡永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与数位当地要员一同登台,出席了湖南金华车辆公司与北京宏基万国汽车有限公司的签约仪式。

这是目前有据可查的赵锡永第一次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的身份露面。

落户湖南娄底的是一个生产特种汽车和汽车底盘的项目。娄底市娄底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官员王镭(化名)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赵锡永在这个项目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赵锡永成为了娄底的贵宾,娄底市政府将赵锡永聘请为该市“首届政府重大行政决策专家咨询论证委员会委员”,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将赵锡永聘请为“经济顾问”。

王镭称,这个“委员”可能要娄底政府支付一点费用,“经济顾问”没有花钱,只是进行了“较高规格”的接待,“所谓顾问其实就是发个聘书,没有开展什么实质性工作”。

南方周末记者查询得知,2009年11月13日,娄底市政府出台了《娄底市重大行政决策事项专家咨询论证办法》的通知。通知中提到,咨询专家享有“自主支配课题研究经费”、“获得劳务报酬”等权利。

2010年4月21日,赵锡永被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聘请为“经济顾问”之后,还在开发区党委中心组(扩大)学习会做了一场很有“学术味”的报告。

“他从国家的宏观政策结合娄底开发区的具体情况讲得头头是道,尤其是对汽车行业的分析特别到位。”听完报告后,王镭对赵锡永更加佩服。他觉得“像赵锡永这样懂学术的大官很少见”。

得知赵锡永为假官员后,王镭不断感叹“这么有才的一个人,没走正道可惜了”。

让王镭纳闷的是,虽然赵锡永的身份是虚假的,但是赵锡永带来的项目运作良好——3年前,赵锡永带来落户娄底的项目,已是我国南方大型的特种汽车及底盘生产基地之一,已经研发并投入生产了防爆车等多种特种车辆。

王镭推测,当时娄底市领导们热情接待赵锡永是看中了赵背后的资源,“毕竟在国务院当官,能协调很多事”。

娄底市委宣传部的多名官员也觉得赵锡永大有来头。“听说他参与了国务院很多课题的研究,都是和汽车方面有关的。”娄底市外宣办主任王卫光说。

王卫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赵锡永对汽车行业确实颇有研究,“他对我们开发区的汽车项目确确实实起到了帮助和促进作用。”“他没有在娄底骗多少钱。”

“他来的时候,我们也只是正常接待,后来就没有怎么联系了。”王卫光很是疑惑:“按说他和娄底已经建立了不错的关系,至少应该会捞一笔再走吧,他没有这样做。”至于赵锡永是如何来到娄底的,王卫光推测可能是招商部门吸引而来的,“肯定有人引荐他来的,领导们只是出席活动,但是具体情况我们也说不清楚”。

“低调”的副部级巡视员

他每次都是一个人飞抵云南,不带随从。来之前,自己给负责车队的小姑娘打电话,让对方安排车辆去机场接他。

娄底之行只能算是赵锡永的牛刀小试,他真正将“企业牵线政府”这一模式玩到极致,还是在云南。

在这里,他通过企业搞定地方政府之后,又挟政府给予其的光环和信誉背书,转而渗透进了其它企业和更基层的政府。与商言官,与官言商,切换巧妙,信手拈来。

赵能够打入云南官场,上市企业昆明云内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内动力)功不可没。这家隶属于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是我国多缸小缸径柴油机行业的首家上市公司。

据云内动力办公室负责人介绍,云内动力的高层与赵锡永,在2012年4月份的一次汽车动力领域的行业性会议上相识,“领导认为他水平不错,就聘他做企业发展顾问”。

此后,每个季度,赵锡永都会来一次该企业。截至其真实身份被曝光,前后共来过至少四五次。

云内动力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忆,这位“司长”五六十岁,说北方普通话,一般来一次会呆两三天,他对于汽车行业的了解,让云内动力上下折服。

头顶“国务院研究室司长”头衔的男子,异常低调,每次都是一个人飞抵云南,不带随从。而且来之前,他会亲自屈尊联系云内动力的办公室主任,或者给负责车队的小姑娘打电话,让对方安排车辆去机场接他。

每次“司长”都是孤身一人,云内动力便安排了一位企业的员工,作为“北京赵司长”来昆明时的秘书。

“赵锡永跟我们说,他作为领导,不想出名,只想在退休前实实在在地做一些事,太张扬不好,所以我们都是普通接待。”云内动力的一位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他也觉得作为“副部级巡视员”的赵锡永很低调。

“赵司长”来昆明,云内动力一般安排其住昆明东南郊的世纪金源大饭店,司长不住套房,只住普通单间或标间。当然,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普通房间,每晚门市价也在千元以上。此外,赵也被云内动力安排住过世博花园酒店,那是昆明市东北郊的另一家五星级酒店。

受聘为云内动力顾问之后不久,2012年5月14日上午,赵锡永在云内动力董事长杨波、总经理杨永忠的陪同下,到昆明理工大学调研考察“乘用车柴油化”有关情况。座谈中,赵锡永对昆明理工大学多年来以服务云南经济社会为己任、办人民满意大学,表示了赞赏。

半年多后,赵锡永又以“国务院研究室司长”的身份,再赴昆明理工大学,参加了该校某产学研合作平台的授牌仪式。这一次,有云南省科技厅的一位副厅长与赵司长一同出席。

赵锡永事发后,昆明理工大学向外界表示,赵是“云内动力带过来”的,并未对学校造成任何影响和损失。

云内动力上下对于顾问“赵司长”的信服,可从2012年5月底公司的一次会议上得到印证。这次年中营销工作会议上,一位公司高层要求公司全员转变观念,“结合云内动力顾问赵锡永司长的分析意见,积极开展公司总体经营方向的调整”。

“他还是像个司长,”云内动力办公室主任孙灵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聘他做顾问,确实是因为他挺懂的,汽车行业尤其是常用车柴油化方面的信息,他都很熟,并不是看中他的官员身份。”

据孙介绍:赵锡永担任云内动力顾问的这近一年时间里,不参与公司经营活动,但每季度来一次,会用其专业知识,对公司发展提出一些建议,发掘公司发展的机遇。

不过,在官方定性赵锡永为骗子之后,云内动力于3月15日召开董事会,解除了对赵锡永的聘用。解除的原因,当然也不是对赵锡永水平的质疑。云内动力办公室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是因为“政府都发文定义他是骗子了,我们得和政府保持一致”。

“收获金秋”

在昆明市电视台当晚播出的电视节目中,赵锡永镜头里排在第二位出场,甚至高于昆明市政府领导。

赵锡永与昆明市政府的交往,至少在2012年9月左右即已开始。

曾与赵锡永一道在各地视察过的科技部国家重大科技专项领导组办公室处长葛守江,在接受央广中国之声采访时透露,他是在2012年9月份一个非常正式的场合——昆明市政府主要领导在北京组织的一次座谈会上认识赵锡永的。“当时有十五六个人在场,大家都称他为司长,我就没去怀疑。”葛守江说。

11月3日,昆明市委、市政府举办的2012“收获金秋”投资昆明年会盛大开幕,会场设在赵锡永常住的昆明世纪金源大饭店。

3日上午的开幕式,除昆明市主要领导悉数出席外,会议还邀请了两位嘉宾: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一位副秘书长,以及“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司长”赵锡永。

赵的这一身份出现在翌日的《昆明日报》头版上,在国务院组成部门中,并无“国务院政策研究室”这一设置,只有“国务院研究室”。

昆明市委宣传部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一份情况说明,称:赵锡永是受昆明云内动力股份有限公司邀请,仅参加了“收获金秋”投资昆明年会的经贸论坛活动,与昆明市和各县(市)区政府无任何合作及经济往来关系,也没有其它方面的业务关系。

在昆明市电视台当晚播出的电视节目中,赵锡永镜头里排在第二位出场,甚至高于昆明市政府领导。赵单独享受了长达四五秒的定格镜头,镜头里,赵锡永戴着无框眼镜,满面微笑。

当天上午的会议,昆明市领导致辞之后,赵锡永被安排作为第一个演讲嘉宾出场,演讲约9分钟。

在代表国务院研究室对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祝贺之后,赵锡永说:“我是负责国家发展战略的,首先跟大家说的是,我们云南省桥头堡2012-2020年的规划,已经得到国务院的正式批复,近期将发到全国各地。”

这是一个令全场感到振奋的好消息。在赵讲话之后,登场演讲的企业家们,纷纷围绕“桥头堡”战略,赞扬投资昆明的优势。

只有理解“桥头堡”这一词汇对于云南的特殊意义,才能理解赵锡永的讲话为何会如此受到大会的欢迎。

“桥头堡建设最为重要的是政策环境,是否能赋予先行先试权。”云南大学教授、桥头堡建设云南研究中心主任刘绍怀在一篇论文里面谈到:当前,通关便利化、进出口配额等方面还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但云南上下一直希望以“桥头堡”建设为契机,从国家争取到更多的政策支持。

2011年5月,国务院下发《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桥头堡”成为了国家战略。但云南方面一直期待与之配套的《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我国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总体规划(2011-2020)》能早日获得国务院批复——后者更具备实质意义,涉及一系列财政和金融支持措施。

赵锡永赴云南参会前一周,2012年10月25日,国务院正式批复了这一规划,媒体对此有小范围报道,但知之者少。真正让这一消息在云南得到广泛传播,还得归功于赵锡永这天的讲话。

2012年11月 日,云南省昆明市,“收获金秋”投资昆明年会举行签约仪式。“国务院政策研究室赵锡永司长”发言。 (CFP/图)

“北京好声音”

云南希望来视察的北京领导,都谈谈桥头堡——哪怕是把云南人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桥头堡战略因为涉及国际问题,情况比较复杂,这几年来云南视察的北京官员,都尽量避免就这一问题表态,”一位云南省主流媒体负责人分析说:云南希望来视察的北京领导,都谈谈桥头堡——哪怕是把云南人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云南有这种特殊的政治需求,渴望听得北京的好声音。”这位人士说。

显然,在当天的会议上,赵锡永就是这个传递“北京好声音”的人。

在9分钟的演讲里面,赵锡永透露了以下内情:他通过人民日报内参,写了云内动力的产品出口欧盟的消息,将在十八大前后转给高层;前一阵他刚去了趟美国,参加了中美第十次战略能源对话。参加中美能源对话的事情,赵在此前的另外一个场合也提到过,并称是“和铁男同志(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一起去的”。

他还貌似不经意地提到了一些“在国务院的经历”,包括:“去年12月31号那天,我是草草地给总理送去那个《工业产业转型升级规划》,1月10号发回来了。”“这次我们同时批了一个和朝鲜搞的经济区,我们将从朝鲜引进来150万劳动力。”

演讲中,赵锡永不时地提到自己与此刻正在会场的昆明市相关领导的交流:“我跟张市长说,很简单,你信不信,就一个云南白药,你现在才做100多个亿,我们把云南白药打造成世界品牌的话,我们要做1000个亿都不成问题。”

上午会议结束前,现场举行了企业投资昆明的签约仪式,领导们被请上台前,见证签约。镜头捕捉下了赵锡永和当地领导笑着交流的场景。对昆明和赵锡永而言,这确实是收获的金秋。

这次会议,赵锡永给昆明媒体贡献了全场最耀眼的新闻,包括“云南省桥头堡2012至2020年的规划,已得到国务院的正式批复”,出现在翌日昆明多份报纸上。

“主要是上级部门的头没有开好”

为了配合赵锡永“调研”,玉溪市政府办曾专门发函给底下的县政府和企业,通知国务院研究室的专家要来调研,要求县委主要领导陪同调研。

拿下昆明之后,赵锡永对云南眷恋有加。他继续频繁现身云南,直到东窗事发。

投资昆明年会结束之后一个月,距离昆明90公里外的滇中重镇玉溪,于12月14日进行了主要领导调整,市委书记、市长两职易人,昆明市市长调任玉溪市委书记。

云南当地媒体分析,此次玉溪易帅,将加速滇中一体化,尤其是昆明、玉溪两市的同城一体化发展,玉溪站到了一个新的发展关口。新班子履新后不久,2013年1月15日(腊月初四),在昆明大放异彩的赵锡永,顶着“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司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两个名号,带着“调研组”来到了玉溪。

玉溪方面很重视。为赵锡永一行举行的调研座谈会,有玉溪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饶南湖,副市长王跃、市政府秘书长孙会强出席。《玉溪日报》报道称,领导们与调研组进行了“交流探讨,并达成共识”。

农历春节刚刚结束,赵锡永带着更庞大的专家组,再赴玉溪“把脉”。资料显示,赵于2月25日抵达昆明,27日来到玉溪,3月1日离开,待了共3天。

2月28日上午10点多,在时任玉溪市副市长范汝坤(范本来正在乡下指挥抗旱,接到市里的通知,赶来陪同赵锡永调研)以及市政府一位副秘书长的陪同下,赵锡永带着八九个人的专家组,乘坐一台中巴,奔赴玉溪下辖的通海县。同行的还有两台车,坐着陪同的领导和随行记者。

通海县委书记、县长、常务副县长均悉数到场,陪同赵锡永调研。在通海,赵锡永一行“深入”了汪家富蔬菜有限公司,走进冷库察看蔬菜品种、包装、冷储情况,并与企业负责人及营销人员交谈。

据现场的人员回忆,北京来的“赵司长”在查看完之后,还在现场即兴讲了几句,大意为:要加快通海蔬菜产业的发展,要做大做强,要把通海的蔬菜做到全国知名。

“听着还像那么回事。”通海县一位干部说。当天调研到中午12点多,县里就安排在县委机关食堂吃午饭。饭后,专家组一行前往玉溪下辖的另外一个县澄江。

玉溪之行的3天里,赵锡永一行还去了红塔集团、沃森产业园和研和工业园区数控机床产业园等地调研。这些均为玉溪的龙头企业和标志性项目。

据《玉溪日报》报道,除了实地调研,赵锡永一行还与玉溪的领导们——包括玉溪市委书记张祖林、代市长饶南湖在内,举行了多次沟通交流及座谈。

为了配合赵锡永的“调研”,玉溪市政府办曾在专家组抵达之前两三天,专门发函给底下的县政府和企业,通知国务院研究室的专家要来调研,要求县委主要领导陪同调研。

在通海县当地的报道中,赵锡永的身份再一次升格,成为“副部长级巡视员”,按照中国现行制度,巡视员最高为正厅级,副部级以上则没有设置巡视员,这本应是官场常识。

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多位玉溪地方官员均表示,由于有市领导陪同,加上市政府曾通知要求接待,所以从未怀疑过赵锡永一行的身份。“主要是上级部门的头没有开好”,澄江县一位官员苦笑着说,有上级领导陪着,地方根本没办法核实其身份。

3月1日,赵锡永离开玉溪,前往昆明。翌日,他飞离云南,从此消失在公众视线。

媒体曝光后,赵锡永留给云内动力的手机号码,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除了曾聘用赵锡永为顾问的云内动力,火速解除了对赵的聘用外,赵调研指导过的单位,纷纷向媒体表示,他们没有受到损失。

截至发稿为止,警方并未启动对赵锡永的刑事调查。赵锡永仍然自由穿行于中国。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