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任丘:印染厂污水殃及“华北明珠”  

2013-12-19 10:00:32|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8月底的一天,河北省任丘市西古贤村,寸头醒目位置搭建了唱戏的台子,吹吹打打好不热闹。身着戏服的演员正在宽大的戏台上唱着悲怆的戏曲,前来吊唁的宾客开着各种豪车停在村子里,一时间显得有些拥堵。

闲来无事的村民抱着小孩站在看戏的同时,免不了要聊上几句这场豪华葬礼的主家,在当地,这家的主人远近闻名,“人家是东方印染厂的大老板”,这在村里几乎妇孺皆知。

村民所指的东方印染厂就坐落在村子的西边,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也是一家饱受诟病的污染大厂——任丘市的小白河流经这里,沿河而建的东方印染厂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到小百河,“要知道小白河的下游便是白洋淀。”村民在气愤清水变臭的同时,担忧华北明珠—白洋淀的生态如今已不再。

与任丘市毗邻的高阳县是享誉全国的毛巾纺织大县,依托地缘产业优势,与其毗邻的任丘市的印染业也借此崛起,而企业生产经营不顾对环境的破坏,小白河沿线要承载沿线几家印染厂的外排污水。曾经清澈见底,下河捞鱼的小白河变成了鱼虾绝迹的臭水河。

印染污水染浑了小白河_副本.jpg

印染污水染浑了小白河

 

村民质疑印染厂的资质,担心小白河受几家印染厂常年污染,不仅会影响当地村民种植的庄稼、生活取水,还会待白洋淀补水期,小白河的污水一旦流入,脆弱的生态将不堪一击。然而村民的投诉奔走似乎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任丘市环保局甚至为这几家不符企业办理了环评验收,并认为小白河的污染在上游,任丘只是当了“替罪羊”。

现场调查遭跟踪

从西古贤村出来沿着小白河西岸朝南走约30米便是东方印染厂,厂门口立着两尊石狮子,门前坐着2个人,警惕的注视着来往行人,厂子南边紧邻一家规模较小,设施相对落后的方元水洗印染厂,与东方一样,门前也坐着三个人,手里拿着电话,用怀疑的眼神直盯着陌生人。

东方水洗厂门前有条宽约5米的小路,小路东边不足10米处便是小白河。小白河呈南北走向,《中国环境观察》工作人员下了公路朝小河方向走去,一条窄窄的排水渠道赫然出现在面前。

小白河已经污臭不堪,阵阵刺鼻的气味熏的人恶心,可能是常年污染冲积的缘故,排水渠的出水口处堆积着大片的黄灰色的污泥,几乎将河水截断;小河的颜色整体呈黑色,几处低洼淤积的水池里墨绿的印染污水赫然在目。

被印染污水浸漫过的河床,已寸草不生_副本.jpg  

  被印染污水浸漫过的河床,已寸草不生

 

正值《中国环境观察》下河观察之际,突然传来公路上摩托车与汽车邹然聚集的声音。待返回公路后,之前方元印染厂门口一位头发稀疏的中年人迎上来,警惕地问道:“你是谁?在干什么?”

《中国环境观察》借口说要去西古贤村匆匆走开,这位中年人一直紧随身后,直看到工作人员朝村庄走去才放弃跟踪;但随后2个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继续一路尾随,眼神甚为谨慎。

东方印染厂正北边还有一家正阳印染厂,企业旁边的小白河境况并不比先前看到的状况好。印染厂大门敞开,院里堆满了白色的毛巾,除了厂子南边偶尔冒出白烟之外整个厂子静悄悄的。正待工作人员向路人询问情况时,方元印染的那位头发稀疏的中年人坐着一辆土黄色的面包车停在工作人员面前,主动热情的要带帮忙带路。在遭到拒绝后该人一反常态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是干什么的?”

后据知情者反映,该人是方元印染厂的老板,见到生人来就会很警惕,有风吹草动就打电话让厂子停工。“不仅是方元,东方、正阳都有人放哨。这两天可能因为东方老板在办丧事,大家都去帮忙,各家门口站岗人数不像以前那么多了。”知情者如是说。

反映问题石沉大海

虽然大家都去村子里帮忙去了,三家企业的业务都没中断,厂子里堆满了白色的毛巾待染色,时不时会有卡车载着满满一车毛巾呼啸而来,扬起一阵灰尘,落在周围密密麻麻的玉米地上,显得黑呼呼的。

常年给企业拉毛巾的一位货车司机表示三家企业一直在生产。至于污染, “说实话,这几家印染厂只要开工就会有污水排出,只是规模或大或小罢了。”对于厂子里的环保设施有没有启用,该司机表示,“环保设备什么时候用我不清楚,反正我跑了这么多年的车了没见开过。”

附近生活的西古贤村的村民和出岸镇的住户对这三家印染厂既反感又无奈,遥想昔日小白河清水涟涟,夏日里游泳捕鱼都成了难忘的回忆;如今变得黑乎乎的河水,臭不可闻,小白河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臭水河。而三家印染厂对此“功不可没”。

村民表示,这几家印染厂基本上一天24小时都在生产,“有些时候毛巾厂的人来了都得排队,为了能让他们先处理自己的毛巾,好多毛巾厂的老板不惜花重金插队。”村民说道,“他们特别害怕有人突击检查,一旦发现就要停工,印染厂只要停产一天便会损失上万,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门口有那么多站岗的原因。”

企业在疯狂追求效益的同时污水也源源不断涌向小白河,河水一天天变样,着急的村民不断向当地环保局和政府反映希望解决企业的污染问题,防止小白河水质恶化,而结果则污染依旧。“唯一有改变的是每次有人要来检查,厂子会提前停工,等检查的人一走,机器又运转开了。”几次三番之后,村民明白,向环保局反映不会有结果。“他们只会在厂子里吃吃喝喝后搪塞我们说污染是上游皮革厂造成的,和印染厂无关,企业手续齐全,没问题。”

               被印染了的小白河就顺着这条河道流向了白洋淀_副本.jpg

 被印染了的小白河就顺着这条河道流向了白洋淀

 

“指鹿为马”越权审批

为了解几家印染厂的排污和监管情况,任丘市环保局一位姓闵的中队长表示:小白河旁主要有东方、方元和正阳三家企业,并一再强调企业是水洗厂而非印染厂。他说:“小白河是任丘市境内的一条主要排水河道,它起于安固县,流经安平、蠡县、肃宁、河间、高阳等县市,最后才进入任丘。小白河位于下游,所呈现出的污染情况均为上游几个县市监管不力所造成,和‘水洗厂’没有太大关系。”

为此,闵队长一起前往所谓企业进行查看。在正阳印染厂,该企业的污水处理池,破旧的设施发出隆隆的声音与之前调查时截然不同。厂房整体比较简陋,待染的毛巾密集的堆放在露天厂房中。

闵队长介绍说东方的规模当属最大,老板的父亲刚刚去世,其他几家厂的主要领导都去帮忙了,没怎么上工。在方元印染厂,那位之前跟踪的老板赶忙上来寒暄。方元的厂子规模较小,设施也较简陋,窄窄的庭院堆满了毛巾,锅炉在运转不停。

从两家企业提供的环评批复和验收报告了解到,正阳和方元两企业分别与2005年和2006年投产,通过验收时间分别为2008年和2009年,均以建“水洗厂”进行立项,所有手续的批复和验收均为安丘市环保局。

据了解,所谓水洗厂就是用水给客户洗东西的厂子,多命名为干洗店。常年在此拉货的司机表示:“东方、方元以及正阳主要包揽高阳县毛巾厂的印染业务,水洗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在企业现场也随处可见排污渠道带色污水,村里村民均称企业为印染厂。而作为职能部门的任丘市环保局,则不明白印染企业污染的危害性,帮印染企业以建水洗厂之名进行批复和验收,是真不懂还是有意而为之?

根据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2003年实施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分级审批规定》,对化工、印染、酿造等严重污染环境的建设项目,其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应由市(地)级以上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审批,任丘市环保局擅自对污染项目做批复验收,明显越权。

该队长表示,小白河的污染与三家水洗厂无关,由于小白河横跨几个省市,任丘又处在小白河的下游,所有污染罪责全部由任丘市环保局承担了。至于水洗厂的污染,全然被这位闵队长忽略。

小白河属于白洋淀的补水河流,对小白河的放任污染势必会污染华北明珠——白洋淀水质,破坏白洋淀生态。如今的小白河污染依旧如故,几家印染厂将得到如何改善?任丘市政府是否会为了环境“丢保卒”,本刊将继续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