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中国人再次登上钓鱼岛  

2012-08-16 16:38:50|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8月13日下午,启丰二号离港,前往钓鱼岛。 (凤凰网/图)



2012年8月15日,中国抗战胜利67周年纪念日。

日本称这一天叫“终战纪念日”。当地时间早上8点刚过,日本内阁大臣、国家公安委员会委员长松原仁前往靖国神社参拜。11点,国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也以个人身份前往参拜。这是民主党2009年上台执政以来,首次有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

此时,距离东京西南方向约2000公里的太平洋上,一艘叫做“启丰二号”的香港船只正在奋力前行。

它的目的地是钓鱼岛。

这天上午,日本国会议员组成的“大家都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约50名成员也参拜了靖国神社。围观的日本民众为这些议员们报以掌声。他们中的很多人此前申请8月19日登钓鱼岛“慰灵祭”。

“启丰二号”的船员们走在了他们前面。

北京时间12点30分,保钓船“启丰二号”发回消息,航行位置为北纬46度,东经123度,有5-6艘日本舰艇出现在保钓船的右后方!风速4-5级,航速每小时7-8海里。

大约1小时后,天气阴郁的东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前往参拜靖国神社。2012年4月,石原提出东京政府将向私人“购买”钓鱼岛部分岛屿,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番言论引发了目前新一轮的保钓运动。

下午2点50分,“启丰二号”距钓鱼岛只有约15海里,船只已经进入钓鱼岛海域!大约有10艘日本舰船对启丰二号形成包围,并开始发射水炮。

下午4点26分左右,在钓鱼岛近前,“启丰二号”搁浅了。船员们穿着救生衣,下水步行登岛。根据他们此前的记录,他们想做的事情有四件:1.插国旗;2.唱国歌;3.用中国制造的电视机和收音机收看中国电视节目、收听中国广播;4.拆除岛上日本青年修建的灯塔。

十分钟后,NHK收到日本海上保安厅消息,确认香港民间团体登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8月15日上午即表示:“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和坚定的。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中方已向日方表达严重关切,要求日方不能有任何危及中方人员、财产安全的做法。”

登岛的保钓人士迅速被守候的大量保安厅人员制服。他们要做的四件事完成了一半,后两件已显然无法完成。

“如果一切顺利”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在其Facebook官方页面声称,“这大概是保钓行动有史以来最有霸气的一次行动!”此时是2012年8月13日中午12点48分。

实际上,当行动刚刚开始,关于“霸气”的坏消息就接踵而至。

8月13日下午,来自厦门的保钓人士、“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后简称“联盟”)秘书长李义强确认,大陆保钓人士取消当晚出海的计划。

当晚,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得知,台湾方面因天气原因封港。但台湾的保钓人士并没有马上放弃。8月14日下午2点,台湾“中华保钓协会”理事张春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由于“天气原因”,必须暂时放弃出海计划,而且他本人也不上船了。至于其他人何时出发、从哪里出发,都不能确定。因为要“声东击西,以防过早遭遇拦截”。

下午3点,台湾“中华保钓协会”理事殷必熊向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证实,由于台湾海巡署多次向船东施压,船长在巨大压力下不愿履约出海,他们只好放弃。

至此,原本计划联合两岸三地的浩大行动,变成香港保钓船的孤独之旅。

但是在13日上午,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主席陈妙德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还对“启丰二号”的行程表示乐观。“如果一切顺利,抵达钓鱼岛的时间估计是今晚12点左右。”

“如果”并没有发生。

“启丰二号”在台湾进行补给的计划最终落空。凤凰卫视特派记者蒋晓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己所在的保钓船先是在台中港寻求补给,但准备停靠台中港时,台中海警上船勘察,认为“启丰二号”的补给需求“并不紧迫”,所以不接受其停靠要求。好处是“启丰二号”在当地得到了海警给予的必要淡水和食物补给。

船员们决定北上基隆。

为了避免复杂手续及应对当地海警,他们决定不入基隆港,而是请台湾保钓团体提供一个可以进行补给的海上坐标。不幸的是,台湾海警一路紧贴,将“启丰二号”“驱逐”出台湾海域,船员们完全无法靠近台湾保钓团体。

8月15日凌晨1点左右,船员们决定尽快驶离台湾,全速直奔钓鱼岛。

成功出海感到“非常惊喜”

孤独而执拗的“启丰二号”行驶在茫茫的黑夜之中。

此时已是2012年8月15日凌晨,船只终于驶离台湾海岸。等待它的不仅仅是清晨的阳光,还有热带风暴“启德”,抗战胜利67周年纪念日,以及未知的日本海上保安厅舰船。

在“启丰二号”成功进入公海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冲绳那霸11管区和福冈10管区就已经接到拦截命令。情况甚至会更严重。2012年早些时候,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众议院内阁全体会议上称,面对包括“尖阁诸岛”(即钓鱼岛)在内的领土的非法行为,日本政府将果断使用自卫队。

而船员们准备予以应对的,只有勇气。船上45岁的保钓人士杨匡开玩笑说,船上还带了电视机,是必要时可以向日本舰船投掷的“中国制造”。

“我们知道启丰二号并不是孤身作战,也必将一往无前。”8月15日凌晨1时许,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在其官方推特更新称。

“启丰二号”即“保钓二号”,是由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在2005年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花费了68万港元买入的渔船。它长达三十多米,重142吨,钢壳结构。

船只上载有4名船工、8名保钓人士以及两名记者。从香港出发后,很快引来6艘香港海事处及水警船艇尾随。2012年8月12日晚8点,水警登船试图拦截,但眼看“启丰二号”即将进入公海,水警在对船员们进行警告后离开。

这是6年来,香港保钓船首次得以进入公海。

2006年10月22日,“保钓二号”曾接载26名来自内地、香港和澳门的保钓人士,与台湾的保钓人员会合,共同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但从2009年5月开始,香港政府下达禁令,限制该船离开香港海域进行非捕鱼的工作,目前这项禁令依然有效。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前主席柯华曾参加过2006年的出海保钓行动,他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对此次保钓船成功出海感到“非常惊喜”。

2012年8月3日,由全世界6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人保钓团体组成的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在厦门召开联盟成立以来的第一次理事会,商定于8月15日,港、台、大陆三地的保钓人士各自乘船出海,共同赴钓鱼岛宣示主权。

联盟秘书长李义强介绍,此次共同保钓的日期选在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67周年纪念日当天,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保钓惯例,另一方面也是对最近日本对钓鱼岛国有化一系列行动的回应。

此前,日本部分国会议员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计划登岛考察。日本政府则表示,如果东京都购岛成功,最快2013年4月就能实现钓鱼岛国有化。

日本问题学者陈言说:“石原很清楚什么样的语言能打动人心,希望通过这个事儿建立新党打破民主党自民党的统治态势。这时候就炒作领土问题会引起关注,至于炒作这个事儿对中日关系有什么影响,他不关心。”

石原“购岛”等一系列行为也引起了华人保钓界的强烈反弹。就在一个月前,2012年7月4日,台湾“中华保钓协会”的“全家福”号刚刚绕钓鱼岛一圈宣示主权。

2012年8月5日,台湾领导人马英九提出了《东海和平倡议》,在坚持主权的前提下,马英九倡议搁置争议、以和平的方式处理争端,并寻求共识、研订东海行为准则,建立机制共同开发东海资源。

但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很快回应,称“尖阁诸岛”(即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因此“无法接受台湾独自提出的主张”。

“相互之间均以民族大局为重”

大陆和台湾方面的保钓船只未能成行。

“不过,有些保钓船去不成也是很正常的现象,”柯华对南方周末表示,“有时候大家打算一起去,但是最终,可能是台湾的去了,或者大陆的去了。”谁去都一样,重要的是做出主权宣示。

柯华强调称,两岸三地的保钓合作一直没有中断过。

实际上,华人保钓运动起源于美国的华人留学生中。1970年9月10日,美国国务院称将琉球群岛及钓鱼岛移交日本。当年12月,普林斯顿大学华人留学生成立了“保卫钓鱼岛行动委员会”,要以行动“警告日本”、“呼醒国人”。至1971年初,“保钓行动委员会”几乎遍及全美各地近60所高校。

1971年1月、4月,旧金山、纽约市、芝加哥和西雅图等地两次爆发了留美华人学生的“保钓”游行,还有数千名学生在联合国总部外举行保钓示威。五名台湾保钓青年还因此到访大陆,得到中国总理周恩来接见。

1978年,中日双方签订《中日友好条约》,但在协议中刻意没有为钓鱼岛主权定下结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全球华人,包括海外学生的保钓运动就此渐渐进入低潮。

日本问题学者、专栏作家刘柠指出,邓小平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八字方针,被中日双方所接受,但问题在于,日本从未真正“搁置”,而是一直在进行单方面的开发。“这在法律契约上是对另一方的背叛,而中国却未能在外交上对日本做出有效制约。”刘柠说。

而进入1990年代,保钓运动由另一批人接过了旗帜。海岛的直接利益攸关方——渔民,成了新的保钓力量。保钓运动的主要形式从以前的学生运动变为了出海宣示主权。

1996年9月26日,在香港、台湾民间联合出海保钓行动中,香港人陈毓祥遇溺身亡,引发了两岸三地新一次保钓大潮。此次派船出海的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就是当时成立的。1998年6月21日,首位中国大陆保钓人士张力昆从香港出发,参与了出海保钓行动。

而大陆本土的保钓力量真正崛起来得更晚一些。2003年6月和10月,中国大陆的保钓人士独立出海保钓。2003年12月27日,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在厦门成立。在此一天前的“全球华人保钓论坛”上,大会通过了《保钓宣言》,约定保钓人士“相互之间均以民族大局为重,相互协作……不可因地域、政见之异,起牵制之心……”

“坐实”所有权的较量

面对马英九《东海和平倡议》的讲话和此次两岸三地高调宣布“共同保钓”,刘柠指出,两岸三地对钓鱼岛领土归属的诉求相对一致,这意味着纯民间的保钓行为未尝不可,但一旦上升到政府层面,比如对渔政船、甚至海军护航要求的出现,则会带来新的问题。

“政府一直主张回到1978年中日友好条约确定的‘搁置’原则上,并不希望事态扩大……”刘柠说,“我认为这种思路是正确的。钓鱼岛问题应当由外交谈判解决为主。如果民间联合保钓对日本官方和民间形成强刺激,导致日方对抗和反制措施升级,比如由海上保安厅升级到海上自卫队的行动,这将是更加遗憾的情况。”

登岛、宣示主权等行为是日本右翼青年在数十年来也经常进行的活动。他们甚至在钓鱼岛修建起灯塔,并于1990年9月被日本海上防卫厅承认为正式航线标志。

刘柠说:“如今日本已经不再满足于这些相对简单的行为,而是期望通过类似租赁合同到期续约等法律契约的运作,试图将本来就实际控制的岛屿进一步将‘坐实’所有权。”

大陆保钓人士童增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保钓以前一直停留在宣示主权的层面,现在我们已经进入行使主权阶段,比如中国渔政、海监到钓鱼岛海域巡逻、国家海洋局对钓鱼岛周边岛屿命名,等等。以后,“还可以从国际法、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把行使主权‘坐实’,比如在钓鱼岛设置靶场、军事禁区,将钓鱼岛出租给私人开发旅游航线,制作钓鱼岛风光明信片等等”。

2012年8月15日上午10时许,世界华人保钓联盟志愿在北京的日本驻华大使馆门前抗议示威。他们手举的横幅写着“收复钓鱼岛”、“钓鱼岛是我们的”等等。

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抗议活动,到场的各国媒体有近百人。

很快,10点25分左右,使馆工作人员来到使馆门口,从抗议者手中接过“抗议书”——这是二页纸的书信,敦促日本政府“停止侵占钓鱼岛的计划和行动”。随后,抗议活动就此结束。

抗议人群沿亮马桥路前行了一段,边走边唱《义勇军进行曲》,陆续离开。活动组织者对现场媒体表示,抗议目的已经达到,“让日本人知道中华儿女的不屈精神”。

这一天的中文互联网上,抗议活动未见热议,更多的人在围观一场电商的价格大战。而此时,保钓船“启丰二号”还漂浮在太平洋上。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