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浙江:小额信贷公司有限“松绑”  

2012-02-25 09:18:06|  分类: 财经金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资金链绷得最紧的浙江,小额信贷公司开始被“松绑”——此前牢牢捆住他们手脚的“资本金”规定,放松了一圈。

但工商局出台的这个新政能否真正“落地”,还是个问号。关键在于,接受银监会监管的银行是否承认与支持

没错,不是小贷公司数量最多的江苏省,也不是最早试点的内蒙古、山西,最先试图给小贷公司发展松绑的是浙江。

2月中旬,浙江省工商局出台了全国首个《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至此,浙江境内的183家小贷公司,超过10万户小微企业、农户和个体工商户将因这项“新政”受益。

小贷公司被牢牢捆住手脚,浙江新政能否改变他们的命运,还是个未知数。 (龙巍 CFP/图)

“都有一肚子牢骚”

“最有帮助的是小贷公司负债率提高了1倍。”永嘉县瑞丰小额贷款公司的总经理潘献勇喜滋滋地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意味着,瑞丰小贷公司原来2亿的贷款额度马上翻了一番。

在温州这个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最多的城市,每逢季末,这些公司会召开碰头例会,可近半年来,这样的会议几乎成了“牢骚会”,22家小贷公司的高管凑到一起,谈着谈着就会大叹苦经。

小贷公司的生意也不好做。即使是在中小企业四处借钱,小贷公司供不应求的年关,“有些主要股东开始萌生退意。”谈起新政实施之前的情况,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温州小贷公司总经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首当其冲的牢骚,就是过去管理条例中对负债率的限制非常严格。

根据银监会、央行在2008年的有关规定,小贷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而小贷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

这一条款直接制约了小贷公司的发展步伐,也大大降低了股东的资金回报。

“我们公司现在的资本金是8个亿,银行贷款也有接近4个亿,差不多用足50%的上限了。”瑞安华峰小贷公司工作人员谈到,相比同行,这家公司算得上实力雄厚,可依然时时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

2011年全国各省市小额信贷公司情况统计,数据来源:央行网站 (温翠玲/图)

“到处都是框框。”一位小贷公司的老板说。在其看来,小贷公司约束过多。不能吸收存款,不能拆借资金,不能经办委托贷款,负债率又受到限制。“普通工商企业没有负债率的上限约束,只要有人愿意借钱就行。”他说,“如果以个人名义放高利贷,成本低多了,不受监管,更不用缴税。”

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秘书长焦瑾璞更是在多个场合呼吁,“小额贷款公司的融资杠杆率只有0.5倍,存在待遇不公。”

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8%到10%,也就是说,银行的杠杆率在10倍以上,一般信用社的更高。典当行1倍,担保公司10倍,小贷公司0.5倍,他们必须主要依靠股本金。据业内人士透露,现在全国小贷行业的净资产回报率不到10%,远不如银行和信用社,虽然小贷公司的管理成本高,风险也更高——客户一般又没有抵押物或抵押物不足。

政府之手过紧,让当初那些热情洋溢的老板们开始有些失望,有人后悔当初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去申请牌照,自己捆住了自己的手脚。

即便是温州的小贷公司年回报率可以达到15%,但这点收益,在民间融资回报很高的浙江,简直不值一提。

于是,一直以来,放开资本金上限限额、拓宽融资渠道、放大银行融资比例都是本地小贷公司的强烈呼声。

经济危机改变了一切,2011年在以民营经济活跃著称的浙江,小微企业因资金链难题大批倒闭死亡,渐渐成为谁也无法忽视的现实。

要想扶持小微企业,扶持民营经济,必须给小贷公司松绑,于是,新年伊始,这些反复呼吁的问题终于得到了部分解决。

打折的新政?

在采访过程中,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浙江省包括临近的江苏省、上海市的小额信贷公司从业人员都高度关注这一新办法,但也有不少受访对象表示,“这是一个打折的新政。”

根据新出台的《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除了融资比例上限提供了一倍,小贷公司的资金来源渠道得到拓宽,包括扩大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资比例、可向主要法人股东定向借款、本地同业之间可进行资金调剂拆借、可与银行和地方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合作开展资产转让等业务。

鉴于现在小额贷款公司的融资来源主要依赖银行,这条新规也让不少小贷公司心存疑虑,由于新规的出台部门是工商局,而以银监会为主要监管机构的银行是否愿意为小贷公司增加融资,甚至在资产交易平台上开展资产转让业务。“这些目前都是问号。”潘献勇说,“还需要等待进一步有细则补充。”

这背后隐藏着深层次矛盾。

依照2008年央行和银监会下发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将小额贷款公司的性质描述为“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由此可见,小额贷款公司在发起人和组织形式上和一般的公司相类似,但是贷款业务又是一般的公司所不能经营的业务。

身份不明也导致了小额贷款公司也陷入了多头管理的状况中。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小额贷款公司日常监管和风险处置由地方政府负责,而地方政府在监管过程中涉及的有关部门包括金融办、财政、工商、公安、银监、人行等诸多部门,难以厘定职责分工,监管协调困难也由此而生。

“银行未必同意借款。这存在银监会向银行落实的问题。倒是新增加的融资要向工商部门报备,增加了日常工作量。”一位小贷公司高管说。

浙江新政之后,小额信贷公司将迎来快速发展?这个想也别想。一位小贷公司的老板向记者总结,主管机构的逻辑向来是,稳字优先,宁可发展的慢一些,也不能出事。

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4282家,贷款余额3915亿元,全年累计新增贷款1935亿元,平均下来每家新增也不到5000万。

2011年,中国国内信贷余额为58万亿元,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总和不及兴业银行的40%。

而在全国范围内,在监管者的眼中,小贷公司的风险并不可小觑。

一位安徽省银监局的官员在一份报告中总结了小贷公司存在的问题。他列举到:

资金投向盲目。小额贷款公司存在趋利性、盲目性、随意性、自发性和隐蔽性等特点,资金流入一些国家限制或禁止的行业,使部分不符合产业政策的企业维持着生存,导致局部的无序竞争,制约了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信贷结构的优化,削弱了宏观调控政策的实施效果。

业务管理混乱。一是变相提高利率,恶意规避监管。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在计收贷款利息的同时,往往收取财务顾问费和手续费等,或强迫客户接受与其有关联关系的担保公司为客户担保,通过收取担保费用变相抬高利率。

典型调查反映,民营小额贷款公司实际月利率普遍超过3%,借款人负担较重。

内部管理混乱。存在现金结算,或以现金形式收取贷款利息;或在客户大额现金还贷时,当日直接将现金贷于他人;或指使客户在节假日以现金还款,并截留作其他用途。

通过账外经营,掩盖不法行为。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小额贷款公司大量存在账外经营行为,将非法筹措的资金从账外高息放出,或掩盖超过规定上限的利息收入。“这部分资金的进出主要通过个人账户流动,难以查实。”

但不少小贷公司的高管认为,这样的担忧过于挑剔,一位从业人员反驳说:“这些问题哪家国有银行没有呢?”

看来,即便在政府权力阴影最淡的浙江,一纸条文依然很难直接改变小贷公司的命运。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