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玩火者张显  

2012-02-25 09:13:32|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来,药家鑫案中的张显,从最初传播谣言利用网络暴力到被网络暴力挟持,最后被网络暴力围攻,是一个“玩火自焚”的典型案例。

被火烧到了

在舆论这块阵地上,他曾是赢家。网民的支持曾是他的信心所在,但现在他发现自己正在成为反对的对象。

药家鑫之父诉张显名誉侵权案开审,将择日宣判。 (赵晨 CFP/图)

2012年2月20日上午,张显拔掉了电话线。

这是张显连续第四天接到同样的电话——“你为什么要造谣?你有什么资格当大学老师?”

张显辩白几句,挂掉电话。过了半个小时,电话又打了过来,同一个人,同一个意思。这样的经历,张显的对手、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曾在半年前经历过,无数的谩骂从电话的另一端穿过来,内容无非是“药家鑫不死,天理不容”之类。

但现在,从网络上,从手机里传出的是“张显不坐牢,全民学造谣”。

媒体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质疑张显的声音。今年2月中旬,张显去参加上海新闻综合频道的一档节目,主持人当着张显的面说:“我觉得作为一名教授,在社会上扮演一种什么样的角色,他是应该有角色感的,这种角色更多是保持社会的和谐程度和稳定程度,他不是一个激情的旁观者,一个不满情绪的导火索,可是我觉得您今天很像这么一个角色。”

张显的微博已经一周没有更新,私信与评论的数目在不断跳动。张显没有急于去点开它们。对于舆论,张显就像战场上一位失意的将军般意兴阑珊。在舆论这块阵地上,他曾是赢家。网民的支持曾是他的信心所在,但现在他发现自己正在成为反对的对象。

张显的办公室位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技术物理学院二楼。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

自2011年2月介入药家鑫案以来,张显在这里接受记者采访,与崇拜者、质疑者讲电话,发出成千上万条微博。在即将跨入知天命之年时,张显跨入了人生的另一条河流,他成为原告代理人,继而成为被告。

“民意”这把火的反噬,实际上早在去年6月中旬便开始逼近。张显竞聘教授和副院长的时候,有个人给学校连写三封公开信,要求张显提供言论中“药案中有司法黑幕”、“药家有四处房产”、“药庆卫是军械蛀虫”的证据。此外他还给张显发私信,每帖必以“张副教授”相称,在得知竞聘失败的7月1日那天,张显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

当初,媒体及微博前的张显,自信而热情,这来源于民意。一年多前介入药家鑫案,张显有过一段彻夜不归的经历。民意让他激动。“穷人虽然无钱无势,但有良知的人成千上万,因为‘穷’中有‘力’,我们的力量是无穷的!”

纵火者

介入药家鑫案始,张显就表现出了“传播”天分。他有意无意地把药家鑫案等同于当时的舆论热点“我爸是李刚”案。

在2011年10月6日的一项调查当中,在“你如何看待‘药家鑫父亲向张显索赔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有63%的人认为“是无稽之谈,张显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有35.9%的网友认为“很多是不实言论,挑起的舆论怒火,影响了判决结果”。至2月20日结束的投票结果显示,有86%的网友认为药庆卫不应该付给张妙家属20万。从投票可以看出,舆论越来越不利于张显。

民意的急转直下,让人很难相信2011年四五月间,“民意”几乎是一边倒地站在张显一边。

从介入药家鑫案始,张显就表现出了“传播”天分。他有意无意的把药家鑫案等同于当时的舆论热点“我爸是李刚”案。

他不断在微博公布诸多“疑点”暗示药家“有背景”,案子有黑幕。

“是什么力量阻止对药家社会关系的调查,药家怎么比李刚家还这么牛。(2010年)10月16日李刚儿子交通肇事,18日‘我爸是李刚’唱响全国,而药家鑫10月20日交通肇事逃逸、杀人,再交通肇事逃逸被群众围堵抓获,直到11月28日才曝光,罪行如此恶大,竟然拖了这么长时间,在阳光下还演了这么多闹剧。黑手太强大了!”张显2011年4月15日在微博上说。

他甚至把正常的法律流程,也解释成药家的“黑幕”。“若无实力,能案发后一个半月后才见报,见报后才正式拘捕;5个月后才首次开庭;原定于3月3日开庭,延长到了3月23日,理由是检察院需对二次撞人事故进行调查,但在法庭却轻描淡写地描述,把一个连撞两个行人,交通肇事逃逸案说成是轻微的交通事故。”这是2011年4月3日下午3点3分,张显发布的一条微博。

彼时张显的微博粉丝,已逾70000,这些言论迅速在网上传播。

张显后来多次强调,他对药家鑫是“官二代”、“富二代”,药家有四套房、药庆卫的岳父是高官等事的提及,都只是传播网络上既有的观点,他唯一承认属于自己原创的是他对药庆卫“军械蛀虫”的说法。

张显最后一次获得“民意”的欢呼是在2011年9月,他声称“不要带血的钱”,拒绝药家的民事赔偿。

2011年8月4日,药庆卫选择了以“侵犯名誉权”起诉张显,要求张显连续30天在知名网站、报刊等新闻媒体上刊登不少于3000字的致歉声明,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

被火劫持

自从介入药家鑫案以后,张显便开始改变自己的一些理念。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自从介入药家鑫案以后,张显便开始改变自己的一些理念。

张显自称是“废除死刑”的支持者。他告诉记者,触动他在2006年12月28日提笔写下第一篇博文的,是当天邱兴华被执行死刑的新闻,因为他“为邱兴华的死深感惋惜”。可与此同时,张显却在后来的微博与现实中多次强调,药家鑫必须死。此时的张显,已经和“民意”融为了一体。

被“民意”劫持,还体现在他对药庆卫态度的几次反复上。

2011年5月29日,药庆卫坐在张显家门口,敲门,苦等。彼时,二审判决结果已经尘埃落定,药家鑫被判死刑。

药庆卫来找张显,是希望张显在网络上能够还自己一个清白。紧闭的门内,张显的儿子正在练琴,传出的钢琴声药庆卫倍感难受。他生在太行山区,出身也是农民,与张显一样,他也是通过胼手胝足的奋斗,才在城市立足,给儿子一个学琴的机会。然而,在网络上,俩人的形象却泾渭分明,张显替穷人代言,药庆卫则是“官富之家”。

门没开,药庆卫等来了警察。警察见到涕泪交加的药家夫妇,也劝张显与药聊聊。

在药庆卫的质问中,张显逐渐沉默,最后他向药庆卫做了口头道歉。4个小时后,张显陪着药庆卫从办公室出来,一直送他们上了公交车。

当晚,张显发布两条微博,“见到药家鑫父母后,我感觉与想象的是有很大区别的,也是一位很普通的人,请大家骂我吧,确实我有误会人家的地方……我向药家鑫和他父母道歉。”“药家鑫的父亲和母亲的面孔是善良的,我和他们都很感到纳闷,药家鑫怎么犯了这么大的罪。”

但仅仅过了数个小时,张显便删除了这些微博。药庆卫打电话过去问,张显称自己是公众人物,代表一部分人的立场,不能轻易改变。

2011年5月30日晚,张显发了一条新的微博:“……对药家鑫罪行的态度一如既往,认为应判死刑立即执行的态度始终没有变,也不会变;对药家鑫父母不择手段的做法,表示不接受,以正视听。”

2012年2月20日,张显的小学数学老师郭民海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将张显2011年以来的困境形容为“骑虎难下”。

农家子弟

张显希望自己不要陷入药庆卫曾经的境况。他知道失败的后果。

张显对药案的参与热情似乎难以让人理解,张显和药案当事人的关系,若只用“张显是王辉的表亲”来概述,则失于苍白,更何况这种亲属关系遥远到了“爷爷的妹妹的孙子的妻子的表哥”的地步。

张显对贫穷深有体会。张显称,农村孩子吃过的苦,他都吃过。而大舅康来前在谈到张显的童年时,则用了“可怜”二字。

1963年,张显出生在宫子村。5岁时,父母即离异,张显和弟弟由妈妈一手抚养长大,在生产队,张显他妈妈每天只能挣到8个工分,大量劳作落在张显身上。据张显自己回忆,他在中午放学的间隙,都要跑去割一筐猪草回家。

吕引兰是张显1975年至1978年在宫子学校读小学三到六年级时的班主任,她回忆张显在学习上的刻苦在那个时代尤其显得难能可贵,“那时候都忙着串联,学校里连课本都没有。”老师只能到别处借来课本,抄下板书,让学生学习。

1983年,张显考上武汉科技大学时,家境仍然穷苦,母亲必须靠去西安市区卖鸡蛋,才能凑够给张显的生活费。而张显虽自此走出农村,但他回忆往事时不无激动,“我张显到现在还是个农民。”

张显对农村的认同感还和其母有关。据张显回忆,其母姊妹共有9人,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交给另外一户人家抚养,因此宫子村有大半民村都与张显沾亲带故,张显自称“村里叫爷爷的有11个,叫奶奶的有4个”。

现在,药庆卫等着摘掉“军械蛀虫”的各种帽子,张显则希望自己不要陷入药庆卫曾经的境况。张显知道失败的后果。44年前,正是因为张显的姥爷被扣上“地富”的帽子,他那当过县委书记的父亲才不得已选择离婚;而药庆卫则清楚希望存在于等待之中,他始终记得家乡那位小脚婆婆——她每逢庙会便必出来游街作为陪衬,但她不放弃希望,总说“黄河总有澄清日”,并真的等到了那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