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高铁建设大面积停工 “奢侈动车”曝光  

2012-02-20 21:39:41|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我国高铁建设大面积停工 负债率高达60%

2012:高铁建设或陷债务困局

2012年是高铁加盟后的第四个春运。不过,一票难求的情景总是与高铁绝缘,高速列车车票总是随买随有。

从农历正月初五到元宵节前后,在京广铁路南下车票一售而空的同时,在与之平行的武广高铁上,高速列车车票敞开销售。

在农历正月初一前客流高峰期间,京沪铁路一票难求的时候,京沪高铁列车仍有大量空座。

京沪、武广两条高铁线路,是全国市场环境最好的两条距离超过1000公里的高铁线路,但开通运营以后,原来的普通列车急剧减少,许多旅客苦于买不到廉价票。这与高铁空座率高形成巨大反差。

其他类似京津、沪宁、沪杭等短距离高铁,虽然上座率要好些,但据业界人士分析,其收入都不足以偿还债务。其中郑西客运专线最为突出,设计每日发送能力为160对,但目前仅仅11对,年客运量只有1000万。

高铁工地大面积停工

2012年,中国的高铁建设将放慢脚步。

尽管新增里程将是我国历史上新线投产最多的一年,有6366公里新铁路投入运营,是去年的3.2倍,但与此同时,铁道部2012年计划新开工项目仅为9个,与2011年初计划的70个的宏大目标相比落差巨大。

包含高铁在内,国家铁路系统基本建设投资4000亿元。与2010年超过7000亿元的基建计划相比大幅减少。

根据铁道部披露,今年1月份全国铁路基本建设投资仅87亿元,同比减少76%;固定资产投资122亿元,同比下降69.6%,创下了2009年来的最低水平。

但是,上座率与运能利用率低,并不是迫使高铁建设收缩的直接作用力。直接的原因是安全隐患和融资僵局。

在2011年12月23日的铁路工作会议上,铁道部部长盛光祖首次承认以往铁路建设中存在的规模过大、标准过高、盲目压缩工期等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他表示,铁道部将"全面梳理拟建和在建项目,对建设规模、标准、工期以及新线开通条件等进行全面调整规范,理顺建设管理体制,推进依法建设和标准化管理。"

2011年,急速升温的中国高铁建设狂热,终于因一次惨烈的撞车事故而降温熄火,遍地开花的高铁建设工地,被迫展开各项安全大检查;许多引弓待发的项目,只好冷静下来,继续审视各项前期工作,尤其是安全性和经济性评估。

国产化一直是刘志军和张曙光等高铁狂人引为自诩的政绩。然而,导致甬温线7·23特大事故的信号设备,正是铁道部直属的科研机构的作品;而上至上海铁路局下至温州南站的各级调度人员在事故前后过程中暴露出的素质缺陷,更警示高铁管理队伍的薄弱比有形硬件的国产化更易被忽略。

与此同时,资金供血不足则从另一个角度对高铁"大跃进"釜底抽薪。因银根紧缩、银行信任危机以及铁路债务风险日益积累,铁路融资由易变难,大批在建的高铁项目因资金断顿而停工。

数据显示,2011年1-11月,铁路固定资产投资491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同比减少28.4%,而年初铁道部确定2011年计划投资7455亿;1-11月,铁路基建投资3963亿元,同比减少34.7%,其中基本建设投资规模6000亿元,而年初铁道部确定2011年计划投资7455亿。

由于资金和安全问题,原定2011年开通运营的汉宜、杭甬、哈大、石武、厦深等高铁线路,都将延迟到2012年甚至后年开通。

中华铁道网去年8月份对23个铁路建设公司的施工情况进行抽样调查的结果显示,今年这些铁路工程建设仅有三成正常施工,处于停工、半停工和进展缓慢的占到70%。

银行态度由热变冷

真正对高铁狂热釜底抽薪的,还不是去年的7·23甬温线铁路特大事故之后的安全大检查,而是铁路建设资金短板。

实际上,在7·23故发后被缓建的24个未开工项目,本来就是还没开工的;在建项目中,仅有成兰铁路因为地质方面的安全因素被要求缓建。而由于资金断顿,停工的项目多不胜数。

实际上,融资难题早在7.23事故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在全面紧缩的信贷环境下,各大银行年初就决定取消铁道部基准贷款利率下浮10%的优惠,但遭到铁道部的拒绝,致使全年贷款安排受到延误。等到二季度最终接受时,放贷黄金期已错过了。

当然,铁道部的一时犹豫远不至于造成全面的断供僵局。市场对铁路冷淡的更重要原因是其越来越沉重的铁路债务。铁道部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30日,铁道部总资产37395.2亿元,总负债22288.5亿元,负债率高达59.6%。有评估机构估算到年底负债率很可能会超过60%的警戒线,达到65%的高度,到2012年铁道部的资产负债率将可能超过70%。

从2011年开始的资金供应枯竭,源于之前的盲目扩大建设规模、从而将现有的融资资源消耗殆尽。在建工程由2008年的6000亿元增至2010年的12782亿元。与此相应,其长期负债也从5483亿元增至13105亿元。按照这个数据,铁道部的在建工程几乎全部靠负债建设。如今,过高的负债率遭到了银行的抵制。

2012年,铁道部在高铁建设急刹车。全路投资规模从7000亿压缩到4000亿。但即使是4000亿,也存在能否落实的疑问。据说在年终的铁路工作会议上,与会的一些代表纷纷就表示出疑问。

今年,铁道部安排将要开通的高铁线路有汉宜、哈大、杭甬、杭宁等多条线路,兰渝、兰新双线等数十条线路将要继续建设,因此资金压力巨大。

融资渠道单一狭窄

但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2012年的宏观调控将是稳中求进,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北方交通大学教授赵坚认为,这意味着今年的银根不会太松,铁道部贷款和发债不会特别容易。

赵坚指出,铁道部近年来的建设资金基本上依靠银行贷款和债市发债,另外就是与地方政府合资,而地方政府的出资,主要是征地拆迁折价入股,一部分通过地方债务平台贷款而来。但到了2012年,铁道部再通过这些惯性渠道筹资已经变得很难。因为铁道部的银行贷款,已经触碰到了单一客户不能超过年贷款净额的集中度红线。即便是2011年拿到的2000亿资金,实际上是银监会"放宽"监管尺度后才给的,而且贷款行主要是国开行和邮储两家政策性银行。

此外,尽管国家支持铁路建设,表明铁道债是政府支持债券,但也要看市场是否买账。

虽然去年10月以来铁道部获得融资支持,先后有国家2000亿元银行信贷和700亿元铁道债的资金支持,但目前在建项目约300个,铁道部只能将钱投入到几十个项目,而且有的只有一两亿元,相对于几十亿元、几百亿元的投资,依然是杯水车薪。

观察人士认为,即便现在铁道部已经放缓了高铁建设速度,但是已经在建的项目导致的债务问题仍然十分严峻。甚至有人预计2012年债务危机可能集中爆发。还贷高峰期临近

世界银行此前的一份报告也指出,短期内庞大的高铁投资计划可能带来的未来债务隐忧。从国际上看,高速铁路很少能够完全收回投资,除非是在人口最为稠密的长距离交通走廊。大多数政府在建设高速铁路时,应该考虑到未来用中央预算支持债务的必然结果。

不过,铁道部官员及系统内人士多次表示,近60%的资产负债率尚属于安全区间。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党委书记董焰认为,中国高铁正值建设期,在当前阶段,过万亿的负债水平并不算高,亦很难给出一条负债率的警戒线。

即便资产负债率虽然问题不大,但有两项难题却是人所共识的:一是铁路规模庞大的固定资产无法变现,二是在公众承受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不能指望提高高铁票价来平衡收支。目前许多高铁客流稀少,即使客座率高的项目,收入也低于原预期。刚投入运营的高铁所产生的现金流,整体看还不足以偿还债务。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刘斌也表示,因为铁路不能变卖,这导致其根本没有流动性。他认为,资产负债率指标反映的是债务的保障能力,这是建立在资产可流通基础上的,但中国的铁路资产目前还不具备流动性,只能从现金流角度来反映铁路偿债能力和融资能力,而铁路现金流状况很不乐观。

尽管获得了政府税收优惠和财政担保,但是过高的本息负担和进一步融资的压力仍然增大了经营风险。

所以,高铁路网投入运营后,每年的运营收入究竟能否覆盖当前留下的债务,就成了问题的核心。尽管铁路运营的现金流有前低后高的特点,但2012年、2013年偿还银行贷款本息的高峰期很快就来了。

受困于即将集中爆发的巨额债务问题,铁道部的铁路投资运营策略已经发生重大变化。现任部长盛光祖年初履新以来,调整了前任刘志军的一味追求"跨越"的激进势头,在建设上提出"保在建,上必须,重配套"的方针,延后部分未建高铁项目,以及退出区域铁路项目投资建设;在运营上开行多速度等级的客运列车。

目前,中国铁道部主要依赖于银行贷款和发行债券两种方式进行债券融资,融资渠道单一,很难满足高铁的巨大需求。而民营资本尤其是海外资本虽然对中国铁路有兴趣,但由于铁路的垄断特性和缺乏公开性,还是不敢轻易介入。唯一的出路是进行实实在在的铁路投融资体制和管理体制的全面改革。

最近,市场猜测,2012年可能进行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铁道部或增加股权融资比例,并尝试成立产业投资基金等融资创新模式。宏源证券发布研报指出,铁路体制改革将在2012年出现重要窗口,铁道部将出台更深层次更大范围政策,推动铁路局市场法人地位。"十八大"前后,铁路体制改革有望出台明确的方案。


2008年12月21日,列车员在打扫卫生。当日21时39分,D301次CRH2型大编组卧铺动车组从北京首发前往上海。邢广利/新华社

2008年12月21日,列车员在打扫卫生。当日21时39分,D301次CRH2型大编组卧铺动车组从北京首发前往上海。邢广利/新华社

媒体披露“奢侈动车”:单人坐椅2.2万元一张

动车各部位零件价格一览(点击看大图)

新京报社论:“奢侈动车”是如何炼成的

据最新一期《新世纪》周刊报道,一个自动洗面器7.2395万元,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6万元,一个感应水阀1.28万元,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最后组合成总价高达三四十万元的整体卫生间;上万元的15英寸液晶显示器,2.2万元一张的单人坐椅,6.8万元的冷藏展示柜……这些令人咋舌的价格,不是来自某高档别墅,而是我们乘坐的动车。

动车的采购怎么这么贵?不可否认,高速运行的动车对于抗震、防火、密封等有着更高要求,相关零件和设备的采购价格比市售产品或许要高一些,但高到如此离谱,实在很不正常。

用如此天价产品打造出的动车,真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动车”。“奢侈动车”直观反映出了,刘志军、张曙光时代一些铁路采购的黑幕之重与制度之失,从而让一些人用尽心机侵蚀公共资源,化公为私。

从这组报道可以看出,铁路招投标程序存在一些弊端。相比普通的招投标,铁路部门多了一道技术门槛的设置。按照铁道部《关于执行强制性产品认证管理规定等有关文件的通知》,凡在铁路客车上安装使用的产品,一律要通过铁道部门的强制认证。强制认证的初衷或许是为了确保质量和安全,但这一认证程序,很容易被异化为市场壁垒,那些有着“通天本领”的不知名公司、贸易中介,可以轻易获得认证,一些老牌的、技术实力雄厚的企业,反而被排除在认证名单之外,只能依附于这些公司、中介之下,获取可怜的利润。

此外,铁路部门对于铁路列车产品的采购,还存在绕过招投标程序的“点装”,即指定某家企业为特定产品的供应商。“点装”无疑给权钱交易大开了方便之门,许多无技术优势的企业,却可垄断列车多种产品的供应,其中水之深、之浑,给人以想象的空间。

“奢侈动车”究竟是如何炼成的?媒体的报道只是揭露出了冰山之一角,事情究竟如何,有关方面还应给公众详细说明。

“奢侈动车”的背景,或许与刘志军、张曙光等高官腐败案有关,然而,现在,公众也非常关心,“奢侈动车”的相关采购是否已经停止,铁路部门有没有对相关厂商和产品进行重新审核。

去年底以来,铁路建设与投资严重缺钱,有分析说这是因为铁路投资规模过大,但面对“奢侈动车”的事实,人们不禁要问,高昂的动车成本是否已经压了下来?通过完善铁路采购招标等制度,又存在多少节约资金的空间?

去年,铁路部门已认识到招投标程序所存在的问题,并做了一些改革,如铁路工程评标使用第三方平台。这种改革的方向值得肯定,不过遗憾的是,铁路部门并未改革不合理的技术门槛设置。希望,有关方面从中吸取教训,继续推进铁路改革,完善制度,降低动车制造成本,不要让“奢侈动车”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媒体披露“奢侈动车”:单人坐椅采购价2.2万

高铁列车整体卫生间,南车采购价30万元,北车采购价120万元。小小动车卫生间为何如此昂贵?仅仅抗震能否全部解释价格上的巨额落差?财新《新世纪》记者在北京居然之家了解相关产品的市场零售价,和动车采购价相比,价差少则两三倍,多则十几倍。一家开发商负责采购的人士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一般而言,如果集团采购的量比较大,价格还会有折扣,大约为市面报价的六折左右。

在业内人士看来,卫生间是整个动车中最奢华的部分之一。一个自动洗面器要7万多元,市面上几百上千块钱就可以买到的自动感应水阀,动车上花了1万元,其奢华程度堪与精装别墅媲美。整体卫生间也是动车配件中利润率非常高的一块,不仅集成商利润高于平均水平,那些指定采购的洗面盆、集便器利润更高。

早期CRH2选用的是纯进口的日本TOTO生产的TYL系列产品,即使在民用市场也销量很小。2007年以来这种产品在建材市场已经很少见了,目前市面上最高档的是3.24万元的LW991B全自动洗面器。

宁波南车时代传感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南车时代)的一位技术人士称,该进口产品虽然档次高,但存在混水阀冻裂、溢水造成控制部件的损坏、干手器没有调整功能等问题。当时,南车时代还自行研制了ASR8-1自动洗面器以解决上述问题,但采购两批之后全自动洗面器就撤出了动车。

北京先河

从2006年开始,动车卫生间洗面台和洗面池相关设备的主要供应商就是北京先河交通设备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先河),它代理了法国杜拉比、瑞士吉博力以及宁波凯马等品牌。

法国杜拉比的代理商上海荔日贸易有限公司有关人士称,先河曾到法国总部商谈生产专供动车使用的产品。不过,他们给先河提供的只是手拧水龙头,不是自动感应的,价位并不太高。

吉博力的销售代表称,其感应水龙头最贵为7000多元(包括感应阀)、中档的4000多元。宁波凯马的感应龙头价格为2000元-3000元(含约200元的阀芯)。财新《新世纪》记者在沪宁高铁的CRH2动车上看到,水龙头已变成普通手拧的,并非自动感应,价格应更便宜。

一家进入动车市场的国内供应商称,代理公司向主机厂的报价“水分比较高”。

先河代理的美国杜邦可丽耐台面(用于卫生间洗漱台面)价格也不低,在动车上用的是花色为“南极”的一款,市场零售价为1延米3100元,在居然之家能找到2900元的报价,打折后低至2000元(包括加工、安装),而先河报价8800元,还不包括安装费。先河的一位销售代表称,每款车的设计不太一样,盥洗间台面一般是1延米至2延米。

财新《新世纪》记者在CRH2采购价单上看到的一个“色理石”洗面台价格约为2.20万元,加上税后约为2.61万元,这是南车实际支付的价格。

据悉,先河是杜邦在中国的铁路产品的特约经销商,其他几家大的区域代理商都不进铁路。同时先河还是德国NORA(诺拉)地板布、意大利MONDO(蒙多)地板布在铁路市场的代理商。

南车和北车的人对先河不陌生,先河独揽了多个外资品牌的铁路代理,“早在大列时期,先河就进入了列车内装市场。”模式和现在如出一辙,也是低价买进品牌产品,高价卖出,维修和开会都是品牌公司的人代替先河参加。

先河成立于2006年3月,注册资金200万元,由杨京、李久敏分别出资160万元和40万元。2008年5月先河注册资金增至500万元,杨京160万元、现任董事长方正出资340万元。工商资料显示,2009年公司收入5232万元,净利却只有41万元。

认人不认产品

做整体卫生间的一位供货商说,整体卫生间的一些零配件是由铁道部指定的,台面、水龙头、真空集便器、卫生间外防火的康维特板都是如此。整体卫生间的各个零配件价格也不同,南车CRH2车型的整体卫生间总价约30万元,其中最外面一层玻璃钢罩的价格为2万余元(加上安装成本),玻璃钢罩的价格和利润率远远低于放在钢罩内的卫生间零配件的价格。“因零配件的厂商很多都是直接指定的,交货慢。”一位玻璃钢企业供货商说。

北车CRH3的整体卫生间价格更为离谱,高达120万元。“当时说要用最好的件,外面的康维特板指定用威盛亚上海有限公司的防火板,先河的台面、水龙头等,真空集便器则用德国EVAC的。”一位北车供货商说。

主机厂每年都有降价压力,但有关系的零配件供货商的价格很难压下去,因此压价时也要比拼关系,谁的关系弱就倒霉。一位有欧洲供货资质、产品在地铁广泛使用的供货商称,自己经常变成压价对象。“不敢动那些关系硬的。供货期、材料和技术等规则对某些厂商是硬指标,对铁道部指定的供货商就失效。”他说。更有甚者,有一家靠关系进来的玻璃钢生产企业,居然要求主机厂的技术人员教自己厂的工人怎么做。

集便器的售价更是居高不下。而北车从CRH3车型、南车从CRH380都开始采用德国EVAC的真空保持型集便器,一套集便器售价为20余万元。

市面上,以奥迪4S店使用的斯达克3(重庆生产)为例,集便器的价格是3216元,配备的吉博力的水箱是2800元,墙上的按钮和面板价格约千元,总计约7000元,这是一款常用配置。一家普通大列集便器供货商称,列车集便器主要贵在真空系统与控制系统,有一定技术含量,与民用产品不同。至于洗面设备为什么也这么贵,他很不理解。

集便器市场因技术性较强,主要由外资品牌控制,而卫生间的其他设备主要由国内厂商把控。张曙光的妻子王兴从代理马可夫开始,成为动车集便器市场和整体卫生间领域里最活跃的掮客之一,她后来还主导了蒙特洛、EVAC与国内厂商的合资合作。

张曙光被调查后,“出国”避风头的企业老总集中在真空集便器领域。目前已引进EVAC技术的包括无锡金鑫、青岛威奥和长春嘉陵集团,它们也承接卫生间项目。现在,威奥老板孙汉本已与妻子远赴德国,承接整体卫生间项目青岛亚通达老板汤美坤已长期出国。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