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印度改革二十年】印度的发动机不是私人企业  

2012-12-29 09:46:55|  分类: 深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度国大党议员马尼·尚卡尔·艾亚尔。 (南方周末资料图)

马尼·尚卡尔·艾亚尔,现为印度国大党议员,他是印度国内对改革持批评态度的代表人物。

1999年,印度改革的第8个年头,国大党成立反思委员会,检讨国大党在1996-1999年连续三次大选的失败。党主席索尼娅·甘地指定艾亚尔为委员会召集人。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改革是国大党失利主因。委员会就此建议国大党,重新回到其支持穷人和尼赫鲁式社会主义的立场上。2004年国大党重新执政以后,艾亚尔先后出任印度村自治组织潘查亚特治理部部长、石油部长。

2012年11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德里见到艾亚尔。聊起改革,他坚持认为印度的发动机应当在于更有效率的公共部门,尤其是地方部门,而不是私人企业,他坦言现在他这样的人在党内已经是少数派。

印度的问题在于基层政府

南方周末在零售业领域引进外国直接投资,是印度改革的一个新举措,引发了巨大争议,让政府左右为难——坚持推进,会招致左翼强烈不满;暂缓和放弃,又会让改革支持者失望。对此,你怎么看?

艾亚尔:左翼在印度力量微弱(这里的“左翼”似乎仅指印度共产党)。虽然他们的声音很大,意见也很中肯,不过他们的成员数量实在太少。我不认为他们拥有招揽政治权力的能力,亦或是与别人联盟的本事。他们错失了两个好机会。一个是1996年,原本会出现一个民选的共产党总理,但他们自己放弃了。另一个是2004年,他们有进入政府的机会,但他们拒绝了。他们丢失了能够真正影响印度前进方向的机遇。很可惜。2014年选举也许是他们下一个机会,但似乎他们没有做出多少努力。

印度的左翼在比哈尔尝试学中国,中国共产党要好得多,但印度左翼的方式就不聪明。

南方周末你如何评价印度改革?

艾亚尔:经济改革能为建设一个更好的社会提供资源,让每个人都能享受改革成果。

以中国为例,更高的经济增长没有导致更大的贫富差距,你们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但基尼系数也是最小的(原话如此)。中国的基层政府非常有效率,北京的指令可以迅速抵达最偏远的乡村,中国在教育、健康、卫生、住房、饮用水、食品等方面都做得不错,经济增长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也让大多数人生活有好转。GDP增长推动了贫困问题的缓解。但印度,至少在过去二十年,GDP增长率高达8%,贫困的缓解指数才0.8%。贫富差距变得越来越大,这会影响到印度的民主还会对发展带来负面影响。

除非印度能解决问题,印度的基层政府能像中国的那样高效,有能力为人民提供生活必需品。中国的基层政府官员都是共产党员,党政一体,这就是效率所在。而印度的问题正在于此:怎样运作基层政府,怎样高效地提供公共服务。印度实行联邦制,很多地方政府的政令与中央的不一样。公共部门把50%到75%的钱都花在扶贫上,但效率不高。如何确保将钱花在刀刃上?只有印度的地方政府与中国的一样高效,我们才能在私人部门发展与社会公平上达成和解。

“我们的困难就是民主”

南方周末印度改革是由国大党发起的,国大党也为此做出变革。二十年过去了,国大党对改革是否动摇?

艾亚尔:国大党大部分都站在改革这边。他们认为1991年以后采取的措施鼓励了私营部门的发展,股市振兴了,鼓励了出口贸易……带来的成果是,1980年代我们的GDP增速还低于5%,现在则翻了一番。随着中国增长减缓,印度还有望超过中国。我们更希望发展是可持续性的。国大党支持开放,私有化。但还是有像我这样的人,担心贫富差距、不公平等问题会随着改革过程变得愈发严重。

南方周末有人说改革在印度似乎是一个敏感话题,因为经常会有不同的声音。那么,印度对改革是否有共识,如果没有,达成共识最大的障碍在哪里?

艾亚尔:最大障碍是民主。但因为有民主,也就充满生机和繁荣。我认为在某些方面印度比一些西方国家还有活力。我们有很多语言、文化、宗教、等级制度,我们甚至不能得出一个国家利益,一个共识性的东西。印度的政府治理过程是一个建立共识的过程。中国是一党主政,高效。你们遇到的困难与我们不同。

我们的困难就是民主。印度的改革不会像中国那么快,但我相信,我们能很好地协调经济增长与社会公平的关系。印度应该提高基层政府的工作效率。如果我们要保持经济持续地快速增长,我们就要在民主的同时,让人们看到,大家都从改革中获益了。现在这一点在印度还不是很明朗。

应该多为穷人考虑

南方周末经过21年的改革,印度人能否普遍受益?

艾亚尔:这方面,我们还做得不够。我不相信每个人都获益却没人受到什么损害。这得靠政府改革,这跟经济改革一样重要。

南方周末改革二十年后,班加罗尔、孟买、新德里出现了新的中产阶级,他们年轻、有文化、用苹果手机,这些新中产阶级对于印度政治有没有什么影响力?

艾亚尔:“中产阶级”这个词太大了。我想换个词——上层阶级。过去,上层阶级指的是拥有土地的贵族,现在是亿万富翁。但印度还有十亿计的穷人,现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应该将两者联系起来,应当为穷人考虑一下。至少要保证穷人与富人的发展速度一样快,不能让差距越来越大。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待腐败与改革的关系?

艾亚尔:腐败都来自私人部门。如果经济增长依赖私人部门,就会有更多的腐败。中国如此,俄罗斯如此,发达国家也如此。我们要经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必然有腐败。因此,越依赖私人部门,腐败就越多。很幸运地,我们准备再次发展社会主义的模式。在印度,像我一样想重回社会主义的人很少。

应该把更多精力投向公共部门。过去二十年,印度政府在这方面花的心思太少。现在私营部门发展迅速,四处掠夺穷人的土地,政府只为富人着想,这正是我担心的,我们应该同时多为穷人考虑。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得跟中国一样:在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解决贫困问题。我们要提倡政府改革,这是21世纪最需要做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