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陆川不服 挨骂、水军和《王的盛宴》  

2012-12-29 09:40:38|  分类: 文艺动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的盛宴》上映期间,陆川团队第一次把水军的潜规则端到了台面上。 (《王的盛宴》剧组 供图/图)

陆川经常会卷入各种类型的骂战,也会因为“易动情”、“爱落泪”被网友调侃,无论有没有作品,陆川都是挨骂最多的导演之一。有人认为,《王的盛宴》没有遵从商业片的叙事逻辑;第一次拍古装片的陆川则认为,自己的心思花在了刘邦的欲望上,这是一部“那个时候人的现代片”。

水军和水军

2012年12月6日,导演陆川与刘烨、吕聿来等剧组成员在杭州跑了5家影院,第一场见面会在杭州翠苑电影大世界,陆川遭遇的头一个提问就是关于“水军”之争的,他怀疑那个姑娘是媒体记者,在他看来,普通观众很少关心,甚至很少知道“水军”的事。

《王的盛宴》上映一天后,就在豆瓣网得到了一千多条“一星”评价(最低分数),陆川工作室的职员搜集整理出一批“水军”的证据——都是新注册账号,注册后的主要行动有:给《王的盛宴》打一星;给《王的盛宴》一星,同时给《一九四二》或《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五星。

几天之后,陆川工作室员工李静在自己的微博上承认雇用“白水”给影片做好评,他们说自己的雇佣方案是:给《王的盛宴》打四星或者五星,不给别的影片打分。

陆川团队第一次把潜规则端到了台面上。“我是看到李静的微博,才知道我们的宣传团队用了水军。”陆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奔波于各城市影院的路途上,陆川每天在微博上跟骂影片、骂自己的网友聊天。“我跟他们说你去看一眼(电影),你要相信,我跟刘烨、吴彦祖、张震,我们花两年拍了一个电影,不是为了让你们觉得我们是一帮傻X。”陆川说,这天一下午,他已经至少说服了10个人进电影院。

之前那几天他其实被骂得有点急了。他在微博上贴了张民国老照片:几个猎户举着一头斑斓的花豹。微博文字是:“谦虚使人进步。”他的团队不赞成他发这条微博,风口浪尖上,惹事。刘烨犯坏,给陆川出主意,说你应该写:大哥,服了大哥!

“你知道我的性格,‘服了’这俩字我说不出来,哪怕调侃我也不会说。”陆川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我觉得这个电影特别好,因为看过后你一下就明白‘文革’为什么发生。”一位50岁上下的男子站在卢米埃影城某影厅中间的过道,大声对银幕前的陆川说。

陆川拦下这位观众的话头,直接把手里的一瓶干邑白兰地送给了他。

落泪和挨骂

从《南京!南京!》之后,陆川几乎成了内地挨骂最多的导演之一。

先是因为这部电影选择超越民族对立的视角引来巨大争议。其实1940年尚在抗战之中,中国导演何非光的《东亚之光》已经用日本战俘的视角讲述故事,表现战争不仅给中国人带来灾难,同样给日本人带来痛苦和伤害。《东亚之光》甚至用了真正的日本战俘担任主要演员。

其实没有影片的时候,陆川依旧“招骂”:为了父亲卷进韩寒与白烨的论争;爆料某青年电影人被砍,同时评论是“大陆电影业的竞争规则开始从笔端进入丛林”;对高速公路拦车救狗事件表示不屑……“两千人过来骂你,这也不是事,我说狗那个事的时候,一天6万人来骂我”。

很多人已经忘记了陆川是网络上混出来的电影人。从1999到2002那三年,他是新浪论坛“影行天下”版的版主,网名“愤怒的猪猪”。他还有好几个马甲,在论坛上参与各路影迷的论战。

《王的盛宴》里鸿门宴段落,项庄跃起剑指刘邦,空中定格,摄影机转过100度左右——当年在论坛里狂热讨论《黑客帝国》“子弹时间”的影迷当中,陆川恐怕是惟一在大银幕上模仿了这一特效的人。虽然在《黑客帝国》12年后他还是只能土法上马:在蓝幕中用钢丝吊起项庄,人为“定格”,摄影机在轨道上运动,后期用电脑合成上四周背景。

陆川怀念当年混电影论坛的时光。相比之下,他觉得“微博有点像厕所”。但他不删自己的微博,也不退出,“这种撒娇行为绝对不做”。

运气似乎总是不大好。“水军”争端之前,有媒体报道说他表示如果《王的盛宴》票房持续不理想,自己可能退出电影界,不再执导新片。一片嘲讽。陆川在微博上迅速否认了这个消息,他说:“想给我编台词一定要了解我的小性格:我生在新疆,是死不罢休的个性。”可是紧跟着,“切糕党”和16万元赔偿的新闻就出来了。

忍不住发了那张“豹子图”之后,马上有评论:你是说自己虎落平阳?其实陆川本来是想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来浇自己心中块垒:“我最开始写:少年再也见不到老虎,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因为老虎一进森林就被猎人逮住,而少年只得结婚生子。”因为处于影片宣传的敏感时期,陆川公司的宣传部门最终建议他不要发。

在电影院的交流中,不乏观众提出对《王的盛宴》的批评,像反复的闪回倒叙令人费解,或者片中古人的言语过于现代。陆川总是虚心应答:这次希望对古装片类型做出自己的探索,自然未必一下就能成功。

“要是我,我不会说一句软话。”跟着他一场场跑影院的刘烨很汉子的样儿,马上又笑了:“我是嘴上不认,心里面有时候认;他是嘴上有时说了,心里从来不认。这就是陆川。”

陆川另一件饱受诟病的事情就是爱当众落泪。外人看来,怎么老觉得自己特不容易似的呢?陆川倒也不讳言自己是挺动感情:“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想那么多。我一抬头4年过去了,中间全是埋头做电影。沾电影的事,我都比较感性。”

“落泪这事,我一共让人知道就两次。一次是《南京!南京!》首映式,还有今年上海电影节其实我没有(哭),说不下去了,挺难过的。”陆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临去上海电影节的前一天,他得到电影局消息,《王的盛宴》审查没通过,原定在2012年7月5日公映也泡汤了。

《刘邦回忆录》

当时送审的影片跟如今公映的不太一样。开头刘邦的梦境和结尾刘邦的死没变,中间部分分三段:项羽的礼物、秦王宫殿、韩信的命,从刘邦借兵项羽到最后杀韩信,故事是顺着讲下来的。

陆川第一次拍古装片,心里想的是:“别真的拍成古装片。要拍一个那个时候人的现代片。”说的是鸿门宴前后的事,却不多写垓下之战、霸王别姬、乌江自刎,没有萧何追韩信这些观众意料之中的段落。他把刘邦的内心抽象出来,写一个统治者因为内心的恐惧,把整个外部世界变成敌对世界,要去一个个消灭他幻想中的敌人。

他的心思花在写刘邦的欲望。“刘邦进了咸阳,秦王宫什么东西最打动他?应该不是酒池肉林,可能刘邦对酒池肉林感兴趣,但是能折服萧何这一批人,应该有更大的概念。可能就是秦帝国的一套体制。”陆川设计了“档案机”,虽然最终效果不够好。“那个体制最物化的表现,就是户籍制度。看到覆盖每家每户的户籍管理系统,我觉得肯定能让这个来自小县城的底层小官吏怦然心动,能让他被帝国统治散发出来的光芒折服。”

在象山影视城拍摄《王的盛宴》时,陆川曾跟刘烨聊天,说这部电影叫《刘邦回忆录》也挺好。

作为商业电影,《王的盛宴》令很多人预期落空,或者看得懵懂。但也有人看出滋味。陆川手机里存了不少短信和微博评论,其中一条短信这样写:“以刘邦为载体,以楚汉争霸为背景,直入中国人的内心,鞭打集权与专制,是中国最好最深刻的古装片。每一个场景我都能意会,每一句话我都能感悟,可以说每一分钟都充满激情……”署名是刘亚洲。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