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启东事件后,江苏官员首谈环评工作得失  

2012-11-30 12:15:21|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出现环境群体性事件,首遭拷问的总是环评中的公众参与,走过场、假问卷、“被”参与等问题,总是不绝于报端。

2012年10月29日,江苏省环保厅下发《关于切实加强建设项目环保公众参与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引入强制听证、公众参与环评调查审核、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和环评有效结合等新办法,规定尤其强调对重大项目的观照,比如对可能存在重大环境风险或影响的建设项目,书面问卷调查表发放量不得少于200份,听证会必须要请持不同意见的代表参加,重大的环境敏感项目要在主流媒体上公示以及重大、重点敏感和热点项目或规划环评的公众参与情况要进行复核等措施。

三个月前,正是江苏启东,部分民众为阻止“王子纸业”公司排污入海项目,爆发了群体请愿行动,事后地方政府紧急决定取消了该工程。

南方周末记者日前采访了《意见》主要制定者,江苏省环保厅环境影响评价处处长潘良宝,这也是启东事件后,江苏相关主管官员首度公开谈及启东事件的影响。

南方周末:对于建设项目的公众参与环评,江苏省这次出台意见,是否与启东群体性事件有关?

潘良宝:近年来,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成为焦点问题,引发了一些群体性事件,也反映了环评过程中公众参与的代表性、有效性不足的问题。2011年我们就对环保部文件(《环境影响评价公共参与暂行办法》)中的听证会要求进行细化,提出对诸如化工集中区、重金属集中区、垃圾焚烧等热点项目要强制听证。

近期除了垃圾焚烧项目,比如什邡的钼铜项目,包括我们启东排海管道项目,也引发了一些群体性事件,这类问题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意见的出台既有2006年以来贯彻环保部文件的整体思考,又有一些项目实施过程中积累的经验,也不能排除近期发生的一些事件的影响。

南方周末:启东事件中,观察者发现有些人的诉求并不全是环保,如何防止这些因素影响公众参与?

潘良宝:公众可能并不全是对环保有想法,有的人可能是因为征地拆迁补偿不到位,有的人可能对劳资关系不满意,最后大家集中于一个容易达成共识的话题上,南京大学杜骏飞教授曾形容环保群体性事件扮演的角色为“最近的宣泄口”。作为环保部门,有时候也没有能力真正把各种诉求的实质分析清楚。比如规定的卫生防护距离内必须拆迁,但是如果在卫生防护距离范围之外,采取废水废气环保治理措施以后,环境影响得到了控制,这时候还非要拆迁,这就不主要是环境因素了。

南方周末:这几年,面对环境群体性事件,各地都在做社会稳定风险评估(以下简称稳评),环保部门在其中能起什么作用?

潘良宝:江苏省也制定了稳评办法。环评过程中的公众参与工作,从广义上来说,也是稳评中的组成部分,但是不能代替稳评。引起社会不稳定或者群体性事件的众多因素,涉及面太广,环境只是一个方面。反过来,稳评会给环评分担压力,稳评的结果,在环评审批过程中,会作为公众参与的重要方面加以考虑。当地环保部门需要提请地方党委政府开展稳评。

南方周末:《意见》规定,社会关注的热点项目要强制听证。以前听证会不乏走过场,现在强制听证的效果如何?

潘良宝:环保部2006年文件只是说可以听证,而我们要求一定要强制听证。江苏省第一个由环保部门要求举行强制听证的是2009年南京的天井洼垃圾发电厂,举行了两次听证。一年多来规划环评、项目环评的强制听证大概有四十多个。到目前为止,这些经过强制听证之后获得审批的项目还没有出现居民投诉、举报等问题。

南方周末:听证会的具体操作过程中面临什么困难?

潘良宝:谁来组织听证会有不同意见,一种认为是管理部门,一种认为应是建设单位或者其委托的环评机构。各有利弊,我们目前采取后者。因为公众参与是环评文件编制过程中的环节,而这个过程是由建设单位或者环评机构来完成的。当然,如果我们认为还有问题,环保部门也可以再次听证。

听证会的组织有一些难度。比如,老百姓对项目很关心,但叫他实名、抛头露面参加听证会,就不那么积极了。而且,形成听证会纪要需要听证代表签字,有的代表反对某个项目,但发现支持的意见占了上风、对自己的意见能否被采纳有所担心,哪怕自己的反对意见已经被如实写入了听证会纪要,也会拒绝签字。

南方周末:建设单位开展公众参与可能会避重就轻,这如何监督?

潘良宝:环保部的暂行办法里对代表选取、发表调查、座谈会、听证会形式都作出了规定,但发给哪些代表、征求多少代表意见等没有作出具体规定,有些建设单位或环评机构就避重就轻,他们认为容易通过的就做,不容易通过的就不做。

江苏也出现过这种情况。2012年初,某环评机构对一个化工项目的环境保护目标进行识别时,忽略了靠项目最近的居民群体。老百姓来信举报。我们对该环评单位严肃处理,暂停它半年的环评工作,同时要求建设单位停止项目实施,暂停受理这个企业申报新项目的环评文件,直到现在还是暂停受理。

南方周末:这种问题被发现的几率能有多大?

潘良宝:这个我们没有统计过。但是随着老百姓环境意识提高,只要有这种问题,总会被发现的。早发现好解决,迟了就不是很好解决。这也警醒我们在项目环评过程中,这方面的工作还是要强化,主动防止此类情况出现。

南方周末:建设单位或者企业有时并不惧怕处罚,怎样让他们对环评更“买账”?

潘良宝:我们也有苦恼。地方环保部门只能采取限期整改、暂停受理等措施,更加严厉的处罚措施现在还不具备条件。停止项目建设还相对容易做到,但有时候让已经建成的项目停止生产就不太容易。按照法律法规,应该由地方政府下达停产或者关闭的决定。我们的其他法律法规还没有相配套的措施。

这几年环评的法律地位一直在增强,以前可能一些建设单位当环评是形式,现在一个项目落地之前,招商部门包括党委政府首先考虑的,就是这个项目的环评是否具备有效性、可行性。我们现在大部分的项目,都是在落地之前由环保部门提前介入,该劝退的劝退,该否决的否决,目的就是防止建设单位走弯路。

南方周末:《意见》提出要对公众参与进行调查审核,怎么来审核?

潘良宝:对公众参与的代表性、真实性和程序合法性进行核查,其他地方还没有这样的做法。最近我们在两个垃圾发电厂的环评审查审批过程中,已经开始对公众参与情况进行调查复核。

我们会对问卷抽样10%进行核实:这个项目有没有人来征求你的意见。一旦发现问题,就按要求退回环评文件,重新开展公众参与。如果有听证会,宣教中心要派人参加听证会,确保听证会程序的有效和合法。公示后若有举报、投诉,我们审批部门觉得还需要补充听证或座谈的,公众参与调查部门要具体负责。

南方周末:有的未建项目在规划时就遭到公众反对,比如宁波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强化规划环评中公众参与显得至关重要,这具体怎么操作?

潘良宝:江苏是园区经济比较发达的省份,2011年以来,我们结合项目强制听证的要求,对两类园区要求在规划环评过程中也要强制听证,一类是化工集中区,或者是有化工定位的园区,另一类就是去年以来大家高度关注的涉及重金属排放的园区。

规划环评的本意是从决策的源头来防止对生态的破坏和环境影响。到目前为止,全国对规划环评中公众参与工作并没有作出具体的规定,主要只有环保部在规划环评实施条例中的要求。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