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内蒙古固阳:怎能让污染企业如此“围城”  

2011-06-07 09:39:25|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有太阳的晴朗天气,只要出门上路,就得带着厚厚的口罩;漫步在固阳县城最繁华热闹的党政广场,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硫化氢味道,让刚到这座城市的人们感到极度不适。
       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所辖的固阳县,县城近5万多居民,正经受着这种污浊空气所带来的侵扰。而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是围绕县城周边近5公里范围内,县政府招商引资引进来的十数家冶炼选矿等高能耗高污染的“双高”企业。从这些工厂里一刻不停地冒着滚滚浓烟,更为严峻的是,当地环保部门不仅对污染企业不闻不问,对污染现象置之不理,反而刁难、呵斥群众举报环境违法行为。政府和职能部门的刻意包庇和纵容,使得当地这些“围城”企业的违法排污现象,不仅没有得到有效的制止和治理,反而愈演愈烈。固阳县政府在醉心于经济增长的喜悦时,当地的水、空气、土地和自然生态等生产、生活资源,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透支超采、枯竭和破坏,甚至,环境诅咒在当地已初显端倪。
      “固阳现象,是典型的要GDP而不要环保事业的现象,是未能深刻理解和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并偏离了走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轨道的现实的反面教材。”就固阳现象,《中国环境观察》特向中国社会发展战略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咨询,其指出:“剖析和解读固阳现象,对于中国近2000多个区、县的县域经济发展来说,如何从更高的层面,从战略的角度,理解重视和支持环境保护事业,有着非常现实的指导意义。”3月下旬,《中国环境观察》在固阳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深入调查,从本期起,将陆续推出解读固阳之系列报道。

       A 直击:浓烟染黑半面天空
      2011年3月28日上午,《中国环境观察》在固阳县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固阳县城南金山镇的忽鸡沟村,在翻过从包白公路向左岔出的一个小斜坡后,一幅非常壮观的景象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正前方500米处隐约有村庄出现的地方,成一字形正面排列着四五家冶炼和化工企业,在这些企业高耸的厂房和锅炉中间,也是成一字形排列的9根矗立的大烟囱里,有7根正在排放着滚滚的浓烟,其中最南面的一根所排放的烟为深黑色,这些黑黄灰五颜六色的浓烟从各自的排放口翻滚而出,汹涌而上,在厂房上空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交叉汇集,视线正前方的大半壁天空,被这片烟雾组成的图像牢牢覆盖.
       迎着刺鼻的硫化物味道,一位姓马的村民介绍说,前面共4家企业,北面第一家双亿化工是炼铁的,另外三家由北向南依次是秦凯化工、富民化工和东源祥化工,都是硅钙厂。“他们来了有七八年了,一直就这样生产,呛的我们简直就是没法活,我们这个村共1万多人,大人小孩得怪病的多的是。”
       在其中三家企业共用的一条运输道路上,《中国环境观察》看到,围绕这些企业周边,不到300米的范围,就有将近30户人家,远远达不到化工企业与居民聚集地的安全距离,最南面冒着纯黑色烟雾的东源祥化工,其生产设施离最近的一户人家,直线距离不到200米。
       “好几年了,我种的荞麦都死了,那灰落在叶片上,就都给蛰死了。”这户郝姓人家的女主人说,“不单地里的庄稼死了,我们家原来养的狗鸡,在外面刨的吃东西,也都死了,你们从外面进来村里感觉到没有,这么大个村听不见个狗叫和鸡叫声,就连麻雀也已经绝迹好几年了。”
        另一位李姓村民介绍说,“这三家硅钙厂的老板都是陕西府谷人,建厂的地都是租的村里边个别村民的地,啥手续也没,连地都是以租代征的,土地手续都没,还能办环保手续?”
      “没见过环保局的人来,就是来上个一回半回,也是拿上钱就走了,有的企业环保局里的人还有股份。”在问到固阳县环保局对这些污染企业的监管时,村民们这样评价。
    在距这四家企业北面500米远处,《中国环境观察》发现,一家名称为京铁冶炼的铸铁厂,其中一个烟囱上,蓝色的烟雾同样袅袅盘旋。

       B 调查:污染企业集体“围城”
       为什么会有这么严重的污染现象存在?为什么在当
地居民的口中,作为职能部门的固阳县环保局,会如此形式监管?带着疑问,3月31日上午,《中国环境观察》在固阳县环保局,办公室一位自称姓徐的工作人员说, 局长翁惠军到县政府开会去了,其他领导也都不在,并且都没有办法取得联系。
       在办公室静坐半小时后,《中国环境观察》拨通了当地的12369环保热线,希望通过这一公众渠道反映了解到的污染问题,话筒里传来对方的回复:“秦皇岛北戴河的污染更严重,为什么没人管,北京的污染更严重,为什么没人管,啥时候北京的污染治理了,固阳的污染才治……。近10分钟的沟通与解释过后,对方依然拒绝了解举报任何环境违法行为。
       如果说忽鸡沟的污染现象巍然壮观令人瞠目结舌,那么面向公众设置的环保热线,且对举报污染现象进行呵斥与刁难,则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在《中国环境观察》继续联系固阳县委宣传部后,原来环保局办公室人员声称在县政府开会的局长翁惠军,“又已经去了包头市”。
       与固阳县环保监管部门无视污染对应的现状,除了忽鸡沟的严重污染外,《中国环境观察》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后,另外一个很少被人关注和提及的事实浮出水面。
       从固阳城沿包白线南行将近3公里处,西南方向和东南方向,各有华正和丰昆两家规模不小的炼铁厂。3月30日下午5时和31日上午8时,《中国环境观察》对丰昆铸业公司近距离观察,有一根烟囱在冒着深灰烟,烟雾的走向是固阳城区。华正公司的生产厂房飘着淡蓝色的烟雾,向北行近3公里,路旁则是华泰水泥有限公司,进出大门的运销车辆不时卷起阵阵烟尘。再往西北两公里厂房林立,同样烟囱林立的有海明炉料有限公司,除了3根主烟囱在徐徐地排着深蓝色的浓烟外,其余的厂房内还不时地会冒出一股黑烟或一股纯黄色的烟雾来。在离开厂区将近1公里的一处加油站,《中国环境观察》向几位附近哈页胡同的年轻姑娘了解情况时,虽天气已经转暖,但没有一人肯摘下她们裹的严严实实的口罩和围巾。再往东1公里隔着1个村,永和冶炼厂3个竖着的大铁罐子上也是蓝烟腾腾。再向正东2公里,包钢固阳矿山公司已将1座大山挖的千疮百孔,而每一辆运送石料的卡车经过,便会翻起一股灰色狼烟。再往西北两公里厂房林立,同样烟囱林立的有海明炉料有限公司,除了3根主烟囱在徐徐地排着深蓝色的浓烟外,其余的厂房内还不时地会冒出一股黑烟或一股纯黄色的烟雾来。在离开厂区将近1公里的一处加油站,《中国环境观察》向几位附近哈页胡同的年轻姑娘了解情况时,虽天气已经转暖,但没有一人肯摘下她们裹的严严实实的口罩和围巾。再往东1公里隔着1个村,永和冶炼厂3个竖着的大铁罐子上也是蓝烟腾腾。再向正东2公里,包钢固阳矿山公司已将1座大山挖的千疮百孔,而每一辆运送石料的卡车经过,便会翻起一股灰色狼烟。
       东南西北,无论从任何走向看,上述的高能耗高污染的“双高”企业,都已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整个固阳县城团团围住。
       同时,《中国环境观察》还发现,如果把距离固阳县城的范围拓展到10到30公里,那么,往北的兴顺西乡,往东的樊三壕村,以及往原来的大庙和新建乡,往银号镇的文圪桥村和往南的忽鸡沟村,众多的选矿厂和小型铁厂,又形成了一个第二岛链。有的选矿厂的尾矿砂堆在山头上,顺着山势的走向蜿蜒盘旋,长达好几公里,像座黑色长城。沿包白线离开县城往北10多公里的一座山坡上,黑色的尾矿砂长城和山坡另一面固阳县委、政府为发展秦长城旅游而建的人造景观,形成极大反差。
       一方面,“双高”企业集体“围城”,一方面,治理监管形同虚设,对固阳的县城来说,常年受重工业污染的空气,改变着人们以往的平静生活。在县城一中附近的一条城郊公路上,来往的行人,无论大人还是小孩,百分之七十以上都带着厚厚的口罩,在县城最为繁华热闹的党政广场,隔三差五,竟会弥漫着浓烈的硫化物味道。                               

       C 战略:市、县发展步调不一
       厂矿企业浓烟直排,河道沟渠水源枯竭,大小山头千疮百孔,田间地头废渣堆积,是固阳县随处可见的景象。而伴随这一现象存在的,是当地不仅已失去了让环保意识和环保观念扎根培植的土壤,反而更进一步的恶化,摈弃与环保行为脱钩,已逐渐成为一种常态,一种变了味的主流。
       几经周折,《中国环境观察》联系上了一位曾在固阳开过小厂矿的周姓老板后,这位周老板坦言:“就是这么一个氛围,反正你要是在固阳搞个厂子,要是上了环保设施,你就是傻子,如果让这些设施再运转,你就更傻。”
       企业负责人对环保事业的理解如此畸形,有着深刻背景。翻阅2011年2月28日,由包头市市长孙炜东向市人大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看到:在整个“十二五”期间,包头市规划了在全市“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城镇化和农牧业现代化”的“三化”发展战略,而在包头所辖的固阳县政府官方网站上,县委书记杨泽樊和县长王凤莲在领导致词里,向全社会公布的固阳县的发展,仍然是坚持工业化,城镇化和农牧业现代化的“三化”道路。
       新型工业化和工业化,虽然看起来只有两字之差,但放在两个决策层所制定的发展战略的层面,却无疑有着天壤之别。在包头市举全市之力,创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和国家旅游城市等“三创”活动进行的如火如荼之际,50公里外的固阳县,无土地手续、无环评报告、无环保设施的“三无”企业也正在冒着滚滚浓烟。在包头市大力引进各种高新技术产业,推动产业结构大幅度升级换代的同时,固阳县也为当地的污染大户海明炉料派驻了警务机构,在运用公共权力为污染企业保驾护航的道路上迈出了尝试性步伐。甚至,在与包头毗邻的鄂尔多斯市所辖各旗县,飞机装备制造,动车组装备制造,生物制药,太阳能,空港物流等高新技术产业落地生根蓬勃发展的同时,固阳县的政府大院里,也坐满了因与各个污染企业产生用水用地纠纷,而请愿上访的当地居民。
      “反正(上访者)基本上是天天有。”在离固阳政府大院往西不到一百米远的一家饭店老板这样说道。“我们穷人没办法,固阳那些有钱的有能耐的,都已经离开固阳,到东胜那边发展去了。”
       与固阳政府及相关部门,对固阳县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视而不见、冷漠无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些当地群众和普通居民,对自己家乡的生态现状和环保问题,表现出了相当大的关心和热情。点击百度固阳吧,固阳本地网民痛批冶炼、选矿企业抢水夺地恶意排污的帖子随处可见,群情激昂民意沸腾,更有网民直接发出污染企业曝光贴,呼吁大家关心家乡生态,曝光污染企业,后面跟贴数页,有的跟贴以实景图片曝光海明炉料大肆排污,烟尘滚滚。与《中国环境观察》在现场看到的景象基本吻合。还有的网友单看网名便能看出其人对生态和污染问题的关心,如网民‘怀念路两旁全是丁香树的固阳’和网民‘还我美丽的固阳’等等。
      “只要工业立县大干快上的发展战略没有调整,只观察》,固阳县里的一位干部这样哀叹。要唯GDP至上的政绩观不改变,固阳就不会走出全面污染的困局现状。”面对《中国环境观察》,固阳县里的一位干部这样哀叹。

       D 隐忧:环境诅咒已露狰狞
       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将是人类自己的眼泪.这则寓言曾经告诫了人们,在利用和开发资源的过程中,要时刻警惕和回避资源诅咒和环境诅咒。而在固阳,对矿产资源的开放和掠夺式的开采,以及冶炼企业过度的随意排放污染物,造成对当地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使得环境诅咒在当地已初显端倪。
       就水资源而言,受地理条件的制约,固阳本身是一个缺水,并十年九旱的县份。从2003年起不断引进的冶炼和选矿企业,其生产过程需要大量的水,无序的管理和缺乏长远的规划,使得这些企业既生产耗能消耗量大,又废水污染,进一步加剧了固阳水资源的用水负荷。
       地表水位不断下降的结果,使地表土壤里缺乏足够的水分,而地表土壤缺水的结果,使蒸发量的减少,蒸发量减少直接对应着降水量的减少, 降水量的减少导致对地下水的过度超采,引起地表水位的继续下降。这样的恶性循环日积月累,固阳的水资源首次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亮起了红灯。
       2010年7月间,固阳县城全面停水,时间长达一周之久。盛夏中的县城居民生产生活陷入一片混乱,时逢固阳县政府举办气球节期间,最终气球节也仓皇落幕。坊间传言,固阳县领导为此受到了包头市领导的当面斥责。
       其次是大气环境。围城而建的炼铁厂,生产过程中所排放的污染物,使得固阳县城终年笼罩在一片云山雾海之中,即便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从县城北面去往白云鄂博的一个小山坡上回望,能见度也超不过两公里远,而为了应对这污浊的空气,县城居民早已习惯了戴着口罩出门。
       在污染最为严重的忽鸡沟村,村民们再没有听到过鸡鸣狗吠之声.而《中国环境观察》走遍了固阳逾半数的乡镇,无论是村野田头,还是山间沟壑,很少看见有鸟儿的欢跳与雀儿的啼鸣,对自然生态的变化,感知度远比人类敏锐的花鸟鱼虫,已经提前选择了离开固阳。
       还有土地。受水资源短缺的影响,固阳县城附近好几个村在最近几年,收成锐减。本来固阳县主产是莜麦和荞麦,以及远近闻名的固阳土豆,但任何作物缺少了水,结果不言而喻。有人断言,在不久的将来,固阳土豆将只能成为一个历史名词。
       一方面,土地因缺水而减产,另一方面,选矿企业在与农业用水斗争的过程中,又始终占据着上风。在固阳县的银号镇,一家私人选矿厂,竟跨过了包括碾坊村、田义公村、老引渠村、吕天仓渠村、满洞渠村、河楞村、银号村等在内的七八个村的地盘,修建管道到这些村子的上游取水。如果此项工程完工,则分布在这几个村里的,由国家投巨资修整出的近两万亩高产田,从此绝种绝收。
       选矿企业对所在地生态植被的破坏更是相当严重,一座座千疮百孔的山坡和一条条黑色的长城,形成了固阳特有的风景。而除了这些,选矿企业与当地居民因利益矛盾而产生的争斗纠纷更是层出不穷,由此产生的上访告状和恶性事件也常有发生。2010年11月2日,在一起村民去固阳县政府上访的事件中,一辆奥迪车就直闯县政府大院,并在争执中直接撞倒了县政府的保安人员。这些接二连三出现的利益纠纷,不仅激化了当地的社会矛盾,也给当地的维稳工作和构建和谐,带来了新的难题。
      “固阳现象,是典型的要GDP而忽视环保事业的现象,是未能深刻理解和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以及偏离了走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轨道的现实的反面教材。”中国社会发展战略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特意指出,剖析和解读固阳现象,对于中国近2000多个区县的县域经济发展来说,如何在更高层面,从战略的角度,理解重视和支持环境保护事业,有着非常现实的指导意义。”※

        声明: 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不得随意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网获取书面许可。否则,责任自负,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