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山东平阴:齐发药业被指偷排 企业否认  

2011-06-27 17:35:31|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北门附近排污口排出的黑色污水,群众称为齐发药业所排,药厂称为玛钢厂所排

整个水渠满是黑色污水,半封闭,上面被绿苔覆盖,下面污水流淌


这是平阴玛钢厂位于厂区西侧排污口排出的灰色污水      

      

6月14日中午,天气异常闷热,山东平阴县西南一条小路上,东三里村村民王安(化名)骑着自行车行走在回家路上,当他行走到黄河引河附近时,狠狠的向地下吐了一口,嘴里不停的嘟囔着:“这味,真是臭死了。”

让王安感到窒息的臭味来自一旁的山东齐鲁制药集团齐发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齐发药业),近十多年来,这种臭味已经成为附近几个村庄村民永久的噩梦,“这么多年了,没有一天顺心的,每天都闻着这种恶臭,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臭气成为村民的梦魇

 

6月13日下午,山东省平阴县热浪滚滚,炙热的太阳像一轮火球烤着浓郁的大地,齐发药业北门前的一条公路上车来车往,道路两侧边缘铺满了小麦颗粒,对于齐鲁大地的农民来说,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然而从村民的脸上似乎找不到些许丰收的愉悦,多年以来,齐发药业的污染像一张黑暗之网笼罩在他们的头上,伴随着厂区内几根烟筒内不断冒出的烟尘是令人窒息的恶臭,这种臭味在35度的高温下更加感到刺鼻。

“冬天相对来说还好些,夏天根本就没法活了,这路上走着都得捂着嘴,呛得都出不上气来。”一位在附近工厂打工的老人一边走路,一边叹着气,“稍微刮点风,人们家里都不敢开窗户,晚上臭的都睡不着觉。”

卢美艳(化名)刚刚进入齐发药业上班不久,在另一家企业上班的丈夫刘志刚(化名)每天下班都会来齐发药业门口接妻子一块回家。刘志刚告诉中国环境观察:“企业药业毒性特别大,他们的普通工人几乎没有能坚持到一年的,由其是年轻人,干个三五个月受不了就不干了,太臭了。”

据刘志刚介绍,由于齐发药业排出的气味危害性较大,一些村民担心可能会导致不孕不育,所以大多数年轻人工作一段时间便选择离开。“这家企业员工流动性特别大,几乎常年都在招人,一般人不愿意来干,我媳妇干完这个月也不让她干了,为了那么点钱,落下点病更不划算。”

正谈论着,卢美艳从厂区全副武装的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工服,头上包着围巾,刘志刚开玩笑道:“这么热的天,你也不怕捂馊了。”卢美艳反驳道:“敢情你不在里面上班,有本事你去上两天班试试。再说了,捂馊了也比毒死强。”

中国环境观察13日、14日两日在齐发药业周边进行调查时发现,整个厂区周围的确弥漫着浓烈的臭气,这些臭气极度难闻,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尤其中午时分,热浪中的臭气令人喘不过起来。

对于启发药业排出气体对附近村民生活和生产造成的影响,平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长也承认企业药业臭味较大,“这些臭味都是企业污水处理厂在处理废水过程中产生的,下一步企业将把污水氧化池都进行密封,届时,这种气味就应该能消除了。”他表示目前该企业正在积极引起新的治污措施,下一步确保把生产中产生的废气降到最低。

 

群众所指 污水为齐发药业所排

 

同样是在6月13日下午,齐发药业北门路北、平阴县污水一处泵站附近,一股带着浓烈刺鼻气味的黑色污水从地下缓缓涌出,为了一进步辨别污水特征,中国环境观察用水瓶将污水盛出来进行气味上辨别,这些污水颜色乌黑,气味和周边环境中弥漫的臭味类似。

中国环境观察至少向附近十位以上的村民和卢美艳等齐发药业的工人求证污水来源,对方均一致认为污水为齐发药业所排,“都十来年了,都是它们排的,整个沟里的污水也都是它们排出来的。”一位附近村民如是证实道。

这些污水从管道涌出后,向北流入一处封闭的河道,整个河道内满是黑色的污水,气味刺鼻,污水上面飘满了一层绿色的苔藓,与这条河道相邻的共有五个封闭的水池,水池内也注满了类似的污水,有的颜色为黑色,有的颜色为灰色,多位村民均证实,这些坑中污水均为齐发药业所排。

为了进一步了解齐发药业是否存在偷排行为,中国环境观察分别于13日晚上和14日凌晨两次来到企业北门北侧的排污口进行调查了解。13日晚上11时左右,在同样的排污口,大量的黑色污水从该排污口排出,排水量比白天大了许多,而且废气气味也较白天浓;同样14日凌晨4点左右,大量的污水还在持续排放,流量在逐渐减少。

随着天色逐渐泛白,污水排放量在逐渐减少,而排污口北侧的渠道内由于注入大量污水,一些绿苔被冲散,渠道中黑色污水浮露出来,整个渠道内充满了黑色污水,渠道边缘寸草不生。而这条污水渠与黄河引水渠仅一路之隔。

据相关资料显示,齐发药业厂区附近的臭气主要成分为硫化氢,据当地权威部门检测结果显示,齐发药业厂区周边硫化氢气体曾经超标1150倍,而其外排废水曾经超过国家标准的10倍以上。其污染行为深为当地群众诟病,一些当地网友曾倡议集体到企业门口静坐的方式逼迫当地政府彻底关停齐发药业。

 

企业称污水为玛钢厂所排

 

天色微亮,当14日的太阳逐渐升起的时候,排污口中的污水量逐渐恢复至白天流量。对于这些污水的来源,平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也不能确定,而后,齐发药业一位负责环保的工作人员查看排污口后,称这些污水不是齐发药业所排,而是一旁的玛钢厂所排,并带领中国环境观察和平阴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查看了玛钢厂的排污口。

平阴县玛钢厂位于齐发药业南侧,与齐发药业仅一墙之隔,玛钢厂的排污口位于该企业西墙下,玛钢厂排污口排出的污水颜色为灰色,且流量较小,整个水渠内也满是绿苔,水渠中的树木由于常年受到污水浸泡而多数已经死亡。玛钢厂排出的灰色污水会是齐发药业北门排出的带着浓烈臭味的黑色污水吗?

对此,上述齐发药业负责环保的工作人员称,玛钢厂排出的灰色污水由于在河中存在一定时间后,从另外一个口中排出时变成了黑色,并指着玛钢厂排出的污水说:“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把这些污水灌入瓶中,两天后就变成黑色了。”

值得推敲的是,如果齐发药业北门的黑色污水为玛钢厂的灰色污水,那么灰色污水是在怎样的化学条件下才变成黑色污水的呢?玛钢厂的废水是如何附着上带有生物化工的臭味呢?中国环境观察在查看齐发药业污水处理厂时发现,齐发药业生产废水进入污水处理厂的颜色是黑色,气味和颜色与该企业北门排出的污水极为相近。

平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长和齐发药业负责环保的工作人员均称,齐发药业在环保治理上累计投资达1亿元以上,环保治理在当地属于先进行列,“有时候就是老百姓瞎造谣,是不是还有人告诉你们说我们企业从地下井打污水呢?你想想可能吗?”

实地调查发现,与污水渠一路之隔的黄河引水渠虽然污染较为严重,但仍有部分村民在河边钓鱼,而引黄渠岸上四周都立着牌子,上面写着:河中严禁洗澡、捕鱼、游泳、滑冰等行为,违者后果自负。

 

监管部门、企业发函否认污染

 

6月22日,齐发药业发函称:2005年至2009年公司经过前后五期的工程治理,已经完成废水处理过程中厌缺氧段产生的有机废气的治理,县厂区周边已经闻不到臭味废气排放各项指标均低于相关标准限值。但是,中国环境观察实地调查发现,齐发药业周边臭味浓度相当大,整个企业周边方圆近一公里都能闻到,绝非企业所称闻不到任何臭味。

另外,在函件中,齐发药业称其公司所排放所有的标准均低于国家标准,废水各项指标实现自动在线检测,污染物排放数据同步发布在互联网上,自觉接受各级环保部门及社会各界的监督。

对于齐发药业北侧排出的污水,函件中称未作详细调查,“是哪家公司在利用此排放口排水,我们不清楚,但是我们可以负责任的说绝对不是我们的排污口,更不可能是我们排出去的水。”

但是函件并没有对企业北门北侧的黑色污水做解释,也没有对灰色污水缘何成为黑色污水做详细解释,仅仅对相关问题进行回应,其在函件最后称:“齐发药业在各家政府及相关部门大力支持和领导下,得到了健康长足的发展,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和环保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6月24日,平阴县环保给中国环境观察发来的函件,对齐发药业存在的废气污染和水污染也进行否认,函件中称:齐发药业废水排放执行COD小于等于200mg/L,该标准严于国家标准,大大低于污水处理厂的进水要求,近几年的环境监测数据表明,该公司外排废水COD浓度稳定在150mg/L。

同时函件中称:2011年5月16日上午,平阴县环保局邀请山东省环境监察总队的专家携先进的暗管探测一起对齐发药业厂区进行全方位探测,县人大、政协和县直有关部门、群众代表、新闻媒体全程进行现场监督,结果表明,该公司不存在偷排废水的暗管、暗道。

另外函件中提到,齐发药业废气主要是在废水处理过程中水解酸化池产生的气体,采用耐腐性、耐光照的PTE膜覆盖密封,经抽气风机手机后进入公司热风炉进行焚烧处理,经检测,甲苯非甲烷等符合排放标准,硫化氢和氨气和臭气排放也符合标准。

函件中同时表示:为进一步改善我县大气环境质量,我局已责成该公司在现有废气治理措施的基础上进行深度治理,目前该公司废气深度治理方案正在论证过程中,废气深度治理工程完工后,该公司废气污染问题将得到彻底解决。“综上所述,山东齐发药业有限公司不存在肆意排放废气、偷排废水污染环境问题。”

 

齐发药业的身前身后

 

山东齐发药业有限公司是1987年由山东齐鲁制药有限公司投资兴建的生产抗生素原料独资企业,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发酵吨位为1.6万吨,主要生产兽用药和农用药,是山东齐鲁制药集团全资子公司。

山东齐鲁制药原为国有山东省重点医药生产企业,在山东、海南和内蒙古共有11家子公司,员工7000余人,产品覆盖齐全,是中国医药百强企业,并于2008年被命名为国家工程实验室。

2003年,国有齐鲁制药集团以员工持股形式进行转制,原齐鲁制药厂厂长李伯涛代表全体职工与山东省国资委签署转制协议,齐鲁制药以净资产方式由全体职工买下所有股份,当年8月份,齐鲁制药由国有转制民营企业正式完成,李伯涛出任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一直至今,其女儿李燕目前为齐鲁制药总经理。

据一些平阴当地政府熟悉内情的人透露,随着山东省当地环保政策的日趋严格,包括齐鲁制药总厂和齐发药业等生产基地已经开始考虑整体搬迁事宜,“总厂可能要搬迁,未来济南只保留总部研发和销售等无污染机构,生产基地可能向外省市搬迁。齐发药业目前在搬迁规划中,但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投入问题,搬迁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与此相对应的是,近年齐鲁制药已经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金山开发区规划占地600多亩的新的的生产基地已经接近投产,生产基地重心已经开始向外转移。“对于平阴来说,齐发是最大的税收大户,当地政府肯定不愿意搬迁,但是由于污染较为严重,搬迁是迟早的事,而齐鲁制药也已经开始做两手准备,如果上面下死命令必须搬迁,齐鲁制药不会因为济南和平阴生产基地被关闭而受影响,因为目前海南基地和内蒙古基地已成规模。”上述知情人士如是描述。

随着国家环保政策的收紧,一些发达地区的政府和民众环保意识在逐步增强,污染企业向外转移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近五年,山东省内大量污染较为严重的化工企业纷纷搬迁至内蒙古、陕西等欠发达地区,污染企业向西部转移之势已经成型。

“内蒙古地区一方面资源价格较低,水电价格都比山东要低,另外一方面劳动力价格低,重要的是当地政府支持力度较大,这对企业来说更加有利于节约成本。”说起新建的内蒙古生产基地,齐发药业内部人士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

 

后续:企业负责人称企业不存在污染

 

稿件刊发后,6月27日,齐发药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刘某等一行人来到中国环境观察编辑部,对稿件中提到的相关问题进行一一否认,称齐发药业不存在臭气污染,也不存在偷排现象。

对于企业的臭气问题,其称:公司不存在任何臭气,“我的鼻子有鼻窦炎,闻不到,但是我们办公室主任鼻子好,他们都说不存在任何臭气。”“全国各地的客户包括国外的客户来公司,我第一句就问他们公司的臭气大不大,对方说我们公司是最好的。”

该负责人称:“现在我们都加了罩子,将废气全部围起来了。”而中国环境观察在企业现场并没看到污水处理池上加有防止废气扩散等布罩措施。而且,臭气并不仅仅存在于污水处理过程中,该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同样会产生大量废气,在空气中自然扩散。当地环保局相关人员也证实齐发药业存在臭气污染,“目前正在积极治理过程中。”

对于齐发药业北门的排污口,该负责人的说法和回复函中说法相同,称这个排污口中污水不是齐发药业所排,“是这个排污口南侧水渠中流出来的,南侧水渠是泄洪区,以前里面没有水,最近玛钢厂排出的水存放在这里,由于流速较慢,经过一段时间存放后,从这个排污口流出的时候就变成了黑色。”

对于齐发药业北门排污口中排出的污水来源,附近群众坚称是齐发药业所排,但是齐发药业和当地环保局都极力否认,孰是孰非?在权威的检测数据和成分分析报告出来之前,这一切只能是个谜。

值得注意的是,齐发药业负责人称玛钢厂排水的污水渠为泄洪区,以前没有任何水,只是最近才排入污水,由于污水口较小,流速慢,所以存放在水渠中天热有化学反应,变成了黑色;另外他又称玛钢厂的灰色污水之所以跨过公路后变成黑色,是因为这个水渠是封闭的,以前的存水本来就是黑色,所以排污口排出的水也是黑色的。那么,以前这个水渠中到底有没有水?这位董事长所言自相矛盾。

另外,对于齐发药业北门排污口的污水颜色和气味都与齐发药业污水处理池中污水颜色和气味相近这一问题,该负责人解释道:“那也不能说明是我们的污水,任何污水只要一经过反应后,都是这个味道。”

       声明: 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不得随意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网获取书面许可。否则,责任自负,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15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