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河北黄骅污染物偷排调查  

2011-06-23 14:50:28|  分类: 生态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骅,是河北省沧州市以东临近渤海的一片广阔的盐碱地。在“大办农业”的时代,这里庄稼难种、水难喝。而到了“大办工业”时代,这里渐渐成了一片“热土”。尤其是2007年以来,渤海新区、河北经济隆起带、沧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大港产业园区等一系列国家级、省市级开发区都相中了这里。而县办的、乡镇办的、村办的所谓开发区更是不计其数。这个地方已经成为工业开发的汪洋大海。


  于是,各种怪异之事也频频出现。


  从去年底开始,黄骅市周边的乡镇里出现了不少蓄积着红色工业废水的渗坑,当地居民称之为“红河谷”。无名无由、无人认领的“红河谷”,给当地带来了极大的恐慌。
  
  
  令人咋舌的“红河谷”
  
  
  在黄骅市西307国道滕庄子乡西白庄村一带,沿着307国道旁一条柏油小路向北走约1.5千米,CCIN记者看到了一处约20米长、7米宽的污水渗坑,坑里水呈红褐色,因为颜色太深,坑里根本看不见底儿。


  附近西白庄村的李大爷正在渗坑旁的田里耕作。据他介绍,这里的蓄水原是村民浇地或打农药用的,今年春天的一天,突然就发现坑里的水都变成了这样的颜色。“挺吓人的,村里人都不敢用了,每次从这里走都远远避开。”


  李大爷带着CCIN记者向北走了百米之后,展现在CCIN记者面前的现象令人咋舌。就在与307国道平行的一条土路旁,一条宽约5米的河沟向东延伸,河沟里全部蓄满了红色废水,两旁的草已经枯黄。CCIN记者沿河沟向东走了约300米,仍然没看到尽头。


  据村民反映,不仅在西白庄,近半年来在黄骅市周边的其他乡村也出现了不少由于企业非法倾倒造成的“红河谷”,在距黄骅市约8千米的西胡庄北侧有一个更大的红色渗坑,长约1000米,最宽处有20米。“红河谷”一般出现在村外农田附近,原来都是蓄水坑或泄洪沟。


  “废水已经在这里渗了半年,河沟里以前有鱼,现在连个虫都没有了。”李大爷说。离河沟不远处即是麦田,他担心今年收上来的麦子会有问题。


  一位在附近放羊的村民说,他的羊羔年初喝了“红河谷”里的水,不久就死了。


  “红河谷”向西约1000米即是南排河,南排河向东流入渤海。李大爷忧心忡忡地抱怨道,红水渗到地里最后还不是被庄稼吸收了,这里本来就是靠天吃饭的盐碱地,如果再被废水污染了可怎么种地啊!


  “红河谷”的水是谁排的?CCIN记者沿着河沟探寻很久,始终没有找到排污口。有村民推测废水是从附近一个叫企业家园的工业园区里排出的,原因是工业园里有家厂旁的沟渠里也有红颜色的污水。在该村民指引下,CCIN记者找到了距该“红河谷”1000米处的企业家园工业园,在某工厂的围墙外看到了一处污水沟。该沟有两三米宽,沟里的水呈浅红色,沟渠旁枯死的杂草也呈红色。村民说围墙内有两家企业,分别是天罡化工厂和天和幕墙厂,前者生产过碳酸钠,后者涉及到热镀锌。


  但李大爷认为“红河谷”里的水不是企业家园里的企业排的。“有天傍晚我在沟边看见一辆罐车被一辆黑色轿车引到沟边排水,小车的车牌不是本地的,水刚排出时是黑色的,到沟里就成红色了。”李大爷带领CCIN记者找到“红河谷”旁大车的车辙。


  “这个情况向当地政府反映了吗?”CCIN记者问。


  “去年冬天这里就有红水了,我们向上面反映过,但是到现在红水还在那儿,也没人来处理。”村民无奈地说。
  
  
  外地企业跨区偷排?
  
  
  “红河谷”究竟从哪来?为了调查清楚,CCIN记者走访了当地相关政府部门。


  CCIN记者首先来到了黄骅市环保局。该局一位李姓局长接待了CCIN记者。


  李局长十分肯定地告诉CCIN记者,“红河谷”里的水不是企业家园里的企业排的,并当即带领CCIN记者跟他一起到现场查看。在天和幕墙厂围墙外的沟渠里,环保局工作人员提取了水样。李局长看过水样后说:“天罡化工厂在环评批复中被要求没有工业废水排放,天和幕墙厂虽然被允许设立排污口,但是排出水必须经过处理,达标后再排放。我们每个月都会不定期来取样检测,并没有发现实质性污染物。”对于这里的水为什么会泛红,李局长的解释是天和幕墙厂的生产过程中会涉及到铁锈处理,污水中的铁锈和岸边的枯草发酵后会变成这种颜色。


  “那会不会是园区中的其他企业排的?”CCIN记者问。


  “园区里的企业我们也调查过,排不出那种颜色的水。”李局长说。


  不是附近工业园里的污水,那会是谁排的呢?李局长的答复出乎意料,“有可能是外地企业雇当地的罐车偷偷倾倒的,究竟是哪的企业倾倒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抓住过,不敢乱说。”


  “黄骅市电视台在‘六·五’世界环境日期间播出的系列环保宣传节目中就专门提到黄骅市周边的非法倾倒现象。我们去年也出台了一个奖励政策,在黄骅市各个乡镇集市的显要位置都贴了告示:只要能举报并协助抓到倾倒者,奖励3万元,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人来领这个奖。”李局长说。


  “一次都没抓住?”CCIN记者问。


  “没有,因为倾倒点非常多,他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想要当场抓住非常难。”李局长解释说。


  “村民也没有举报的?”CCIN记者疑惑。


  “有一次晚上12点多接到村民举报,环保局离倾倒地点10多千米,我们组织人赶过去倾倒的车辆已经跑了。”李局长无奈地表示。


  “红河谷”里的水果真是外地车倾倒的,当地政府也这么认为。


  滕庄子乡副乡长吴忠锋认为“红河谷”的水是外地企业偷运过来倾倒的。“不光在我们这里偷排乱放,滕庄子乡往东、黄骅城区以西一带很多村里存在这种情况,我们乡比那边情况还好点。”


  滕庄子企业家园工业园管委会赵主任谈到“红河谷”时咬牙切齿。“这个事儿太招人恨了。据说这个利润很高,有些本地运输户为了赚黑心钱,不惜帮外地企业乱排乱放。”


  西白庄村委会赵家政主任告诉CCIN记者,为了抓偷排者去年冬天村里专门派人在“红河谷”边蹲守20多天,但仍没抓住偷排者。他之后根据有些村民提供的线索推测:前来偷排的企业应该属于山东、天津等地,在西白庄村的“红河谷”前后偷排了七八次。

 

 

瞧,远处又是一个“红河谷”。


  谁该为环境埋单?  
  
  “红河谷”有什么成分,会对当地环境产生怎样的影响?CCIN记者在环保局得到的答复十分含混。
  “‘红河谷’里的水检测过吗?”CCIN记者问。
  “没有,水质比较复杂。再说水已经排到那里了,又抓不到人,检测也是无用功。既然是偷排的水,水质肯定是有问题,不然干嘛偷排。”环保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据环保局工作人员推测,偷排的水应该是高浓度废水,企业处理成本太高,所以才偷排。
  CCIN记者从一处“红河谷”中提取了水样,经过北京一家知名检测机构的初步检测显示:按照国家环保部200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该水样处于第五类水质范围,接近劣五类水质。
  一位业内专家根据检测结果推断,“红河谷”里的废水应该是染料企业排出来的。该专家告诉CCIN记者,印染企业的废水如果不经过处理就排放,废水中不仅重金属含量会高,而且可能含有偶氮类、酚类等致癌物。
  据了解,改革开放以来,河北一些地区一度成了有名的染料生产基地,许多村镇都靠办小染料致富。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环境问题,有的土壤、地表水被严重污染,有的连地下水也被污染,有的村子多年挑选不出一个当兵合格者。染料废水的危害,老百姓也早已知道了。
  “红河谷”已经在这里,谁来买这个单呢?
  李局长说:“这个水既然是在这里偷排,那就肯定在当地也不好处理、处理成本高,不然它也不会被拉到外地偷偷排。这个水抽上来还得找相应的污水处理机构来处理,处理的费用谁来付呢?”
  而村民认为,既然倾倒是违法行为,那么当地政府部门就有责任抓到倾倒者。如果抓不到倾倒者,那就该政府部门埋单。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