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谁为“新广国际”埋单?  

2011-04-02 09:12:27|  分类: 社会法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极度自信的董事长的带领下,依靠着19家银行的贷款支撑,新广国际这家新兴国有企业迅速崛起,又迅速倒下。

22.9亿无法挽回的亏损,如何造成?40亿难以偿还的贷款,谁来埋单?

(梁伟驰/图)

广东新广国际集团(下称“新广国际”)系列窝案开始揭开盖子。

3月1日,广东新广国际集团房地产开发公司原副董事长陈建臻被控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受审。他是窝案中受审的第一人。

据广东省纪委去年末的通报,“新广国际重大经济损失案”造成国家损失22.9亿,共查处98人,移送司法机关27人,责任追究71人,其中董事长吴日晶是去年广东落马的两名厅级官员之一。

而新广国际目前尚欠19家银行共40多亿贷款无力偿还,其监管部门广东省国资委正在进行善后事宜。

3月4日,广东国资委负责新闻宣传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债务问题还在谈判当中,目前尚无具体解决方案。

危机爆发,祸起担保

面对银行逾40多亿的贷款,新广国际2009年初的流动资金只有不到500万元

新广国际一案,自爆发起至今已两年有余。

2009年1月,“新广国际”成为广东省内多家银行的心头之痛。而在此之前,这家外贸国企则是各银行的重点大客户。

新广国际是广东在2000年推动实施“走出去”战略时应运而生的外贸企业,亦为广东省属的22家大型国企之一。

其主业“劳务输出、外企服务”曾居广东第一,全国第三。截至2008年初,新广国际劳务输出逾四万人——集团董事长吴日晶当时的设想是“三五年之内将达到十万人”。

不过,新广国际更多的精力是专注于“国际工程承包”——其在亚洲、中东和非洲等地都承建了多项重大工程,其中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国家迎宾馆建设装饰工程(配合2007年8月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在当地的召开)。截至2008年,新广国际连续四年入选行业内国际权威杂志《工程新闻纪录》(ENR)评选的“全球最大225强国际承包商”。

从2000年到2008年,新广国际从最初的4亿注册资本,增长到最高超过40亿的总资产,增长了10倍;而旗下全资和参股子公司达到了30多家。

一切都在2009年戛然而止。当年春节前,新广国际发生巨亏的消息在银行圈里四处传播。

导火索是新广国际为一家民营企业做担保出了问题。

2008年,新广国际为一家名为广东明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明盈投资”)的民营企业向各大银行开信用证,为其进口电解铜作担保,涉及金额高达十多亿。当年初电解铜价格持续飙升,明盈投资大量进口以囤积谋利,却不料当年下半年国际铜价大幅下挫,电解铜价格缩水七成以上,亏损惨重,拖累了为其提供担保的新广国际也亏损8亿左右。

根据广东省纪委去年末的通报,吴日晶伙同新广国际财务部总经理冯志标及他人,以虚假对外贸易,骗开信用证和银行承兑票的方式,涉嫌共同挪用新广国际资金超亿元。

2009年年初,新广国际的流动资金只有不到500万元。

吴日晶的新广国际

不过,在新广国际,这些都无人敢言。“在那里,吴日晶几乎就是‘一言堂’,一位新广国际的老员工告诉记者。

这笔担保绷断了新广国际的资金链条,由此露出来的是更大的一个黑洞。

黑洞的其中一部分是由新广国际董事长吴日晶造成的。2010年末,广东省纪委发布通报称,原新广国际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吴日晶涉嫌挪用资金过亿元。

除了挪用之外,与新广国际有关的两家民营公司与吴日晶的关系也颇为可疑。

危机爆发后,明盈投资的负责人早已不知所终。而省国资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明盈投资的实际幕后操纵者,就是吴日晶本人。

看起来,明盈投资这家民营企业,简直搭尽了新广国际的利好。

除了让新广国际为其担保,明盈投资还参与了由新广国际主刀的“尼日利亚奥贡广东自由贸易区”的建设。

尼日利亚广东经济贸易合作区是商务部批准的首批8个境外经贸合作区之一;该项目总规划面积100平方公里,首期建设面积10平方公里,经营期99年。

“这是铺满黄金的阳光大道。”对于尼日利亚项目,吴日晶在受访时曾经表示。由于是跟尼日利亚的政府合作开发,新广国际不用先掏钱购买土地,赚到钱后跟尼日利亚政府分红。同时,利用自由贸易区,生产的产品可以在当地销售,也可以在美国或者是欧洲市场销售,从而规避贸易壁垒。

搭上尼日利亚项目的还不只是明盈投资,还有另一家民营企业——广东中南创展集团有限公司。2006年,其与新广国际成立合资项目公司竞标。但中南创展当时仅是一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而且主业模糊,尚无任何突出的投资经历。

不过,在新广国际,与这些公司的合作都无人敢言。“在那里,吴日晶几乎就是‘一言堂’,公司里到处都是他的‘皇亲国戚’”,一位新广国际的老员工告诉记者,比如吴日晶的堂兄被安排在审计监督部门。

这些老员工们对吴的评价是,自信、冒险、好胜。

吴江湖习气重,喜欢与人兄弟相称。他曾在多个场合放言“做事终身不后悔”,而有次被问及“自己的家庭角色打多少分”,他的回答是“一百零一分”。他酷爱象棋,曾经如此公开评价自己的棋风:“我喜欢下快棋,而且是进攻型的。”

自信的性格,在“一言堂”的环境里,膨胀并不足为奇,将新广国际带上歧路自然也不足为奇。

银行的损失

广东银监局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新广国际一案中有一批银行经办人、相关负责人涉嫌违规,目前已遭到撤职、调离等处理。

造成新广国际亏损更大的部分是期货炒作。

在2009年初广东银监局主办的一次会议上,一名时任银监局领导在会上表示,某省属企业牵涉到金融期货炒作,导致巨亏。会后,该领导向南方周末记者承认所指省属企业即新广国际。

至于新广国际是如何因为期货而坠入巨亏深渊的,目前尚不清楚。一位广东期货业界人士判断,在国际铜价暴跌后,新广国际企图逆趋势操作抄底做多,反而越陷越深——这几乎是所有期货巨亏事件的共同逻辑。

最后的结果是,原来坐拥40多亿总资产的新广国际,损失高达22.9亿。

而银行在此中也脱不了干系。广东银监局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新广国际一案中有一批银行经办人、相关负责人涉嫌违规,目前已遭到撤职、调离等处理。

巨额的亏损,一下子把这个企业推到了资不抵债的边缘。即使到了经过一系列拯救的2009年底,新广国际总资产为19.19亿,但总负债达42.62亿。也就是说,其资产“家底”厚度还不到高筑的债台的一半。

在这逾40亿的银行贷款中,占比最高的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建设银行,分别大约为10亿和8亿。

作为广东省属的重点国企,新广国际此前一直都是各银行争相放贷的“大客户”。不过,也有先知先觉的银行提前退出了“争夺给新广国际放贷”的行列。据 上述广东银监局内部人士介绍,一家国有银行预见了新广国际的危机,与另一家银行进行了贷款置换,即把债权转让出去了,而在危机爆发前夕才接下这个热山芋的 银行则成了“冤大头”。

从2009年初起,新广国际被同是广东省属大型国企的广新外贸集团托管经营;而19家银行成立债权银行管理委员会,展开与广东省国资委至今已两年的债务重组谈判历程。

重组,还是破产?

这位银行人士透露,他们都在等着新广国际破产,只不过是希望能从破产中得到更多来自政府方面的补偿。

与所有对资金链断裂企业的拯救一样,要想拯救新广国际,就得让资金链条重新接续,让企业能转动起来。

但是,没有一家银行愿意再趟这汪浑水,他们纷纷冻结了新广国际的银行账户,不再为其发放新的贷款。

据媒体公开报道,在2009年的广东省“两会”上,广东省国资委主任刘富才说:“有一家省属正厅级企业已经病入膏肓,我从正月初三开始天天去救它,但是与19家银行谈了,没一家愿意贷款。”

资金的断流,导致新广国际海外项目的全面瘫痪。

自案件爆发以来,新广国际在国内外仍承接在建上百项工程。其中,除了尼日利亚项目,另外两个最大的位于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然而,这些作为支柱的大项目都陷入了困境:

根据广东省纪委的通报,在一些海外重点项目中,吴日晶与其他人员贪污、挪用动辄上千万。被吴日晶称为“铺满黄金”的尼日利亚项目,在2010年被广 东省国资委评估为“面临较大风险”。去年5月24日,事涉吴日晶一案的新广国际国际工程建设总公司总经理王文斌被广州市检察院刑事拘留。王同时是负责尼日 利亚项目的合资公司的董事。

因双方的法律纠纷,价值1.74亿美元的巴基斯坦高级住宅小区施工项目已进入国际仲裁程序;

因进度延误,价值6.12亿美元的沙特哈立德国王大学建设工程一期项目也遭遇业主投诉。而且,该沙特项目还将实施总投资约20亿美元的二期和三期工程,若情况仍无改善,新广国际要想中标余下工程难度不小。

早在2009年初案发后,广东省政府就开始担心新广国际如果破产,海外项目如果无法完成,可能会引发外交层面的问题。

因此,广东省国资委力主新广国际重组,而不是破产清算。

但是,变化正在发生。一位曾参加过债务重组谈判的银行业人士表示,在此前的谈判中,广东省国资委一直强调的是新广国际的海外项目能够赚钱,希望通过其自身盈利来偿还债权银行的钱,但现在这些海外项目都不争气,可能要另外再设计方案。

“为了不让新广国际就这样倒下,广东省政府还‘关照’它从事省内的一些工程承包。”这位人士介绍说,这些项目的总造价一般是几千万到上亿不等。

不过,与数额庞大的债务相比,这些项目虽有政府关照,却依然杯水车薪——承包工程的年利润率其实很低,一般仅是工程总造价的5%—6%。

更糟糕的是,即使是这些受到政府关照的工程承包项目,新广国际也无法从银行拿到保函,因为此前在各银行都有不良记录,无人愿意理会。“40多亿的欠 款,按照一年期基准贷款利率6%左右估算,利息也在2亿以上,光是还利息都够呛。”上述银行业人士称,由于贷款已逾期,利率应当惩罚性地上浮50%,利息 负担还会增加。“经历重病之后的新广国际,还要他像正常人一样干活,这不太现实。”

这位银行人士透露,他们都在等着新广国际破产,只不过是希望能从破产中得到更多来自政府方面的补偿。

广东省国资委曾提出采取买断银行债务的方式,其中买断比例为30%——国资委只为40多亿贷款的30%埋单,金额不超过15亿。但这一方案遭到了债权银行的拒绝,最后无疾而终。

据知情人士透露,后来,当新广国际自身经营还债无望之时,让新广国际破产的方案也一度被讨论,银行们希望政府以合理的方式偿付40多亿贷款中的大部分。然而,广东省财政厅只同意支付3亿元破产后职工安置的费用,甚至比国资委方案中“30%的买断比例”金额低得多。

这显然更让银行们难以接受。新广国际一案如何善后,谁来买单,依然不得而知。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