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山西保德“同舟煤业”征地补偿纠纷调查  

2011-12-06 12:32:37|  分类: 社会法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规煤矿开采项目,缘何会与村民在征地补偿问题上发生冲突?并非所有村民同意,缘何在文件中农民签字等一应俱全?与之配套的新农村建设工程,缘何在新村选址上缺少规划、土地、环保等相关部门的意见?

  近日,本报接到群众投诉,称忻州同舟煤业有限公司征地补偿不合理,记者随即赴山西省忻州市保德县,对该县同舟煤业项目所涉及的诸多问题进行了调查。

  突如其来的破土动工

  山西省保德县义门镇梁家村,是一个纯农业型小山村,不过,较为特殊的是,这里蕴藏着丰富的煤、铁等资源。而正是这些资源,影响了整个村庄的命运。

  据梁家村村民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梁家曾办过煤矿等企业,但随着国家产业结构的调整,这些企业相继停产,村民也开始转向发展农业生产。为了发展农业,村里组织人力、物力、财力整地造梯田;拦水打坝改造小流域;通过群众集资、出义务工、向银行贷款等方式打深水井准备将原有的平地改造成水浇地,实现农业的高产优质化。特别是近10年来,在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引导下,村民们在不适合耕种的土地上种植了杏树、枣树等经济林木及松、柏等树木。传统农业焕发出新的生机,村民们都在向往着新生活。

  但在2010年秋季,山村的宁静因为同舟煤业的到来而打破。

  据梁家村村民梁增兵等人讲,2011年5月14日,村民贾春娥家的田地遭到了同舟煤业施工人员的毁坏;5月19日,老党员梁占水家的土地遭到同舟煤业施工人员的毁坏,在与之交涉时受到同舟煤业8名工作人员的围攻;5月29日村民冀美林和女儿到自家地窖取土豆时,同舟煤业指派装载机在地窖上方取土,其婆婆看到这种情况后,吓得当场就昏了过去;6月6日,村民梁有有的土地在没有丈量、清点的情况下即被同舟煤业挖毁;7月9日,一群人冲进村民梁增义家,将其一家3口打伤,原因是他拒绝在“征地协议”上签字……

  据公开资料显示,忻州同舟煤业有限公司是经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批准,由同煤集团运销总公司忻州有限公司与山西通嘉投资有限公司将原保德县3座小煤矿整合而成的露天煤矿。根据晋煤重组办发(2009)26号文件,2009年,山西省同意大同煤矿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主体兼并重组3处煤矿整合为一处,产能每年90万吨不变。同年12月,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向该公司颁发了《采矿许可证》,矿区面积为包括梁家村等11个村在内的14.0487平方公里土地。2011年3月8日,山西省煤炭工业厅批准了“同舟煤业90万吨每年煤矿整合项目” 开工建设,建设周期为6个月。

  为了调查同舟煤业与村民的纠纷,网络导报记者采访了同舟煤业主管拆迁、征地工作的项目部经理林斯盛。林经理承认同舟煤业曾与村民发生纠纷,但否认其公司人员“打人”,相反是公司项目部的一位员工郑文林被村民们打了。对于发生冲突的原因,林经理认为是村民们对拆迁、占地的补偿要求过高。

  但村民们讲的却是另外一种情况。自从2010年秋季开始,村民们就听说,同舟煤业有限公司要到村里开采露天煤矿,但梁家村没有为此开过全体村民大会,也没有征得全体村民的同意。2011年的3月12日,义门镇镇政府的主要领导和同舟煤业的负责人到村里宣读了保德县政府的几份文件,随后便匆匆离去。宣读的文件既没有向村民发放,也没有进行张榜公示。至今,村民也没有看到那几份宣读的文件,只知道地不让种了。

  据村民梁永明说,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村里的主要领导叫了几个村民,与同舟煤业的工作人员丈量全村的耕地。丈量土地期间,并没有通知土地承包人,所丈量出的实际面积村民也不知情。之后,村里的主要领导和同舟煤业的人员,就让村民对土地亩数进行核对签字,部分村民当时签了字。后来,这些村民才知道当时签的实际是同舟煤业的租用土地协议,补偿款很少。

  梁俊才等村民说,2011年5月12日,同舟煤业突然开来数台挖掘机在村里破土动工,并开始挖掘耕地、林地,梁家村的村民进行了阻拦。义门镇镇政府负责此事的赵争艳副镇长当时也承诺不是动工,只是破土,但是工程却只停了一天。在以后的日子里,同舟煤业一直进行挖掘,村民们不断向村委会和镇政府反映问题,但得到的答复不是“不知道”,就是保德县、镇、村三级政府相互推诿。由于村民们不断向上级反映问题,5月26日,县、镇、同舟煤业的有关人员到村里开了一次动员大会,同样是宣读完文件后,就准备匆匆离去,却被村民们围堵在了村里但同样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问题,也没有给村民一个承诺。

  引起村民不满的征地补偿

  那么,究竟有没有与同舟煤业拆迁、占地补偿相关的文件呢?采访中,记者见到了保德县义门镇副镇长赵争艳。针对记者提出的问题,赵副镇长的回答是“有”,并说“文件在镇里,明天我拿给你们”。第二天,记者赶到了义门镇,但并没有见到这位赵副镇长,给该镇书记郭兴田打电话对方没接,该镇的张镇长也在得知记者到来后匆匆离去。直到记者离开保德县时,也没有从官方见到关于同舟煤业项目拆迁、占地补偿相关的文件。

  在一位村民手里,记者看到了一份由保德县政府下发的保政办发【2010】157号“保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保德县经营性建设用地征地拆迁砍伐补偿标准》的通知”,在这份文件所附的“征占用土地、青苗补偿标准价格表”中规定,临时占地费:旱平地1200元每亩;坡地800元每亩。“给我们的补偿标准就是这个临时占地费,实际上他们就是走了国家严禁的以租代征的路子。”村民梁永明说。

  同舟煤业的林经理也承认给农民的补偿是按照这个标准执行的,并说:“租地是按照2年租的,但我们一次性就给了他们5年的补偿。”当记者问及“既然你们办理的是临时用地手续,国家关于临时用地的相关规定最高为2年,为什么要给你们批5年” 时,林经理答:“我们是批准了2年,但给了他们5年的补偿。”记者又问:“你们打算开采多少年?”林经理说:“规划大概在20年范围。”

  村民们还反映,同舟煤业声称“5年后还地于民”,但土地的质量和数量却无法保证。村民们反映,复垦后的土地,底上是几十米厚的碎石、渣土,表层覆盖几十公分厚的黄土,在数十年内根本恢复不到原生态,无法耕种。村内的山头梯田变成平原地带后,复垦的土地和原有的土地数量也不一定会符合。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看到了县政府和同舟煤业与梁家村发生的纠纷,相邻的南峁村村民开始拒绝与同舟煤业交涉拆迁、征地事宜。他们讲,“土地你们自己随意丈量,我们不管,字我们就是不签。”一位义门镇的干部说:“坦率地说,我们没把梁家村的工作做好,否则现在也不至于遇到这么大的阻力。”

  蹊跷的相关审批手续

  2009年,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领导组下发晋煤重组办发(2009)26号文件,同意大同煤矿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主体兼并重组3处煤矿整合为一处,产能每年90万吨不变。并要求“采用露天开采的,要严格按照矿井建设程序履行相关审批手续,在未取得环保、土地等有关部门批复前,不得开工建设。”那么,同舟煤业是否取得了环保部门的批准呢?

  在山西省环保局的公开网站上,记者查到了大同煤矿集团忻州同舟煤业有限公司露天煤矿兼并重组整合工程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二次公告(公示号:030384)。公告中的第4条第一款明确写着,征求公众意见的范围:矿田范围内的梁家村、南峁村、刘家峁村、武家塔村、荣家沟、贾家峁、赵家寨、小赵家沟等村以及暖泉林场。

  在保德县环保局,记者看到了这份“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在这份厚厚的“环评报告”最后数页,赫然有上述几个村同意同舟煤业征用本村土地的“征地协议书”。协议书上有相关村的公章和村委会主任签名,并且后面还附了村民同意的签字及手印。

  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现在同舟煤业所涉及到的拆迁、征地范围只限于梁家村、南峁村两个村,其他村尚未开始征地、拆迁工作。记者在梁家村之外的其他村采访时,这些村的村民讲,他们并未同意拆迁、征地,也从未在任何“征地协议上”签字、按手印。那么,何来其它村委会的协议及村民的签字、手印呢?记者向同舟煤业提出了这个问题,林经理对此表示“并不知情”。

  在保德县环保局,刘建平股长说同舟煤业的环评报告已做,但是山西省环保厅的批复文件他没见到。对于记者想记录有关同舟煤业环评报告中的一些内容的要求,刘建平说,这涉及商业机密,需请示局长。记者打通该局张局长的手机说明来意后,张局长表示需要和保德县新闻办统一口径。在后来的电话中,张局长告诉记者,只能看有关环保方面的内容,其它的去保德县有关部门了解。

  同样,关于为了弄清同舟煤业项目的土地审批情况,记者来到了保德县国土资源局,得到的回答是主管副局长杜贵祥在外地开会。记者随即拨通了杜贵祥副局长的手机,得到的回答是:“我不分管此事,你找局长吧。”记者之后拨打该局陈局长的电话,却是关机。而在对义门镇赵争艳副镇长的采访中,赵副镇长说:“县里的同舟煤业协调领导小组虽然设在我们镇,但是组长是由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宁志刚担任,相关手续都由各部门的主管副局长办理,他们都是领导小组的成员。”而当记者问国土资源局的杜贵祥副局长是不是领导小组成员时,赵副镇长肯定地回答:“是。”

  对于同舟煤业的土地占用审批手续,村民们有不同的说法。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同舟煤业告诉我们的是,他们在采区内办理的是临时租地手续,租用期为5年,5年后将还地于民。所以他们才给我们5年的临时占地补偿。”我国《国土管理法》明确规定:“临时用地是指工程建设施工和进行地质勘查需要临时使用,而在施工或勘查完毕后不再使用的国有或者集体所有的土地。临时用地具有使用土地的临时性和不改变原土地使用性质的特点,且使用土地期限一般不超过2年。”而同舟煤业露天矿将大量的耕地和林地作为采区的剥离层进行挖掘,不仅改变土地耕种的性质,还将其转为了建设用地,用于牟利,而且租用年限也超出了法律规定的两年。

  在采访中,让村民们感到可惜的还有他们辛苦种植下的林木。“我们在不适合耕种的土地上种植了杏树、枣树等经济林木及大量的松、柏等树木,现在全被毁掉了。”在保德县林业局,常务副局长袁二海告诉记者:“这几年梁家村的林木种植搞得非常好,是县里的重点林业工程区,前任局长就是梁家村人,几年下来,已经投入了有五、六百万元。”当记者问及同舟煤业是否办理了林木砍伐许可证和占用林地相关手续时,这位常务副局长讲:“据我所知没有办理,是由县政府统一安排部署的。”

  窑洞被拆、土地被占、林木被砍,对此,梁家村多位村民向上级级政府反映相关同舟煤业存在的问题。不仅如此,他们对以后将要住进的由同舟煤业为他们建起的新民居也是充满疑虑。“选址选在了河边,我们很多村民都不同意,但他们不接受我们的意见。”对此,当记者采访林斯盛经理,问及新民居建设的选址是否征得了规划、土地、环保部门的意见时,林经理回答:“是我们企业和他们村委会共同选的。”

  梁家村村民梁增池说,同舟煤业剥离层的土石被简单填埋到保德县沙母河、高地堎河流域,如果遇到大雨,就会形成巨大的尾矿库,安全隐患巨大。
  评论这张
 
阅读(7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