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谋杀可以排除”——温州市公安局钱云会案发言人黄小中解释调查进展  

2011-01-04 09:40:16|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温州市乐清寨桥村前村主任钱云会于2010年12月25日被发现死于村头公路,一辆工程车压断了他的脖子。钱的生平在网上被迅速披露:因征地补偿问题带领村民上访,先后三次坐牢。村主任之死因此有了一条被广为传播的逻辑:钱因开罪利益集团而被设计谋杀。当地官方为此召开新闻发布会,作出“意外事故”的判断。但在网络舆论中,多数意见仍持“谋杀”说。

在公众疑虑未消之际,当地官方要获得公众信任,唯有对调查工作最大程度的信息透明。浙江省有关方面也随即宣布“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12月28日,南方周末独家约访温州市公安局钱云会案发言人黄小中梳理事件主要疑点,既是向公众透露官方的已有调查信息,也为社会公众的独立判断提供一份依据。

温州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现场照片,证明钱云会之死为意外事故。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目击证人否认有人按住钱云会”

南方周末:今天有媒体报道说发现了钱成宇之外的另一个黄姓现场目击证人,这个情况您是否了解?

黄小中:我们根据勘察和走访,没有发现有那个人,群众没反映她在现场。目击证人首先要在现场,否则就不能成为目击证人。目击证人是第一证据,我们当时没有发现,你们现在提到这个人,如果有她的采访记录,我们欢迎你们提供。同时我也向你表态,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马上派专案组人员跟你一起去调查了解。我们这次案件调查,或者叫事件的调查,是在绝对透明的情况下。我们事先没有设计任何的议题和框架,任何线索只要查证属实,都将成为案件的证据。

南方周末:警方目前还没有接触这个人?

黄小中:目前没有,如果你愿意——如果不愿意是另外一回事,我马上派专案组人员在你的见证下进行调查。

南方周末:第一目击证人钱成宇的情况怎么样?

黄小中:钱成宇的确是事发的时候,或者事发前后,在现场。

南方周末:事发前后还是事发当时?

黄小中:因为他处于不同的位置,他不可能刚好站在车前面,看到撞击过程,但是他应该算是比较早到现场的人,或者比较早在现场的人。

南方周末:那他算不算目击证人?如果车祸的话,有一个瞬间,如果是谋杀,也有一个发生的过程。

黄小中:撞击的瞬间他不一定直接看到;但是这个车开过去的过程,一直到人被撞了,他应该算是比较早的目击证人。

南方周末:钱成宇为什么被拘留?有人说是因为作证。

黄小中:不是。我们按照交通事故接警流程处理,在接警和现场勘察期间,受到一些人的阻拦,阻拦期间又发生了民警遭暴力围攻的事情,钱成宇就参与了围攻。

南方周末:钱是如何叙述这件事的?

黄小中:网络上关于这件事的说法,是(钱云会)被四个人按在地上让车轧,这种说法的(来源)指向是钱成宇。可钱成宇说他根本没有说。为了确定他这话的可信度,比如说是不是原先有说,现在在押了就否认了,我们专门安排他做测谎,结果是他没说谎。

南方周末:如果真是交通事故,为什么会传出“谋杀”这个版本?这是怎么出来的?

黄小中:这个涉及面比较广,正在追,如果是故意造谣引起这么大的后果,我们还要依法追究,我们有一定的线索,在条件成熟时,对故意造谣的人我们还要依法作出处理。我们要查到源头,到底是谁第一句话讲出来。现在钱成宇矢口否认,而且讲起来很生气,他还反问我们:“造谣要坐牢,我怎么会去造谣?我明明没有看到!”我们对他的口供的真实性进行了测谎,这个有误差,但准确率是三个九(99.9%)以上。

“警方未发现司机作案动机”

温州警方表示,对于钱案,近期还会公布更为全面的调查报告。 (CFP/图)

南方周末:警方为什么迅速地排除了谋杀的可能?

黄小中:当时是一个车祸的现场,把车祸现场定性为谋杀,必须要有支持谋杀的证据,不是像其他,(例如)被刀砍,那就以谋杀来立案,然后来排除自杀的可能,如果不是自杀,就是他杀。这个现场是交通事故的现场,如果你一定要定为谋杀,要有谋杀的证据,但我们找不到任何谋杀的证据。

南方周末:但车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属于交通肇事;一种是故意,把车当成杀人的工具。

黄小中:法理上没有疑问。但我们把一个交通事故(案)要转换成谋杀(案)的话,必须要找到谋杀的证据。谋杀证据无非三方面:第一目击证人,这是最关键的。第二,用交通事故的办法杀人成功率不高。用车来撞人,恰恰这个人又是仇人,怎么会你刚好开到这里的时候,仇人在你前面?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一个特定的时空,概率不高。第三,如果交通事故没有目击证人的话,我们当然也可以从其他途径来调查。比方说肇事司机的作案动机,我不可能无缘无故撞死一个人,除非是我脑筋有问题,任何人犯罪都有作案动机。所以我们昨天讲,要根据肇事司机的口供来判断作案动机跟现场是不是符合。肇事司机在一系列驾驶过程中,预见路面的交通行为参与人,他的处置是不是按照正常的一种心态,避险的心态。也就是说,正常的驾驶员遇到行人,他有一个避让行为,但结果刚好撞到这个人。我们从车辆事故的现场勘察获得了大量的证据,包括碰撞点、擦痕,尤其碰撞点的高低的位置,也可以确定这个人是先躺在那里给碰的,还是站在那里给碰到的。我们已经公布了照片。有一些网民说,公布照片是没有说服力的,这种说法恰恰缺乏科学判断。

南方周末:那事发后过了这么长时间,会不会有人为做手脚的可能?

黄小中:我们应该做合理怀疑,不要怀疑一切,怀疑一切不能证明网民思路广阔或者知识渊博,只能说乱猜疑。

南方周末:据说司机事后逃跑了,这个细节有可能跟凶杀吻合,因为先刻意撞死他,然后逃跑。

黄小中:肇事以后离开现场在交通事故案中也是常见现象。

南方周末:具体到肇事司机是怎么回事?

黄小中:他是后来打电话向公安机关报案。他怕受到家属的伤害,所以才跑。

南方周末:是什么时候、什么方式投案的?

黄小中:离开现场后用电话报案的,不是人来报案的。

南方周末:刚才你讲他是担心自身安全,所以他跑掉。

黄小中:是。对于驾驶员的口供,我们也做了测谎,都没问题。

南方周末:警方昨天公布的材料,有驾驶员没有作案动机和迹象这个说法。能详细解释一下吗,为什么没有作案动机和迹象?

黄小中:如果是谋杀的话,肯定有作案动机。驾驶员跟当事人,或者说被轧的人,是一点不认识的,没有任何矛盾。同时,这两个驾驶员开车,跑运输生意,才一个来月,9月份、10月份以前一直在外地,是初到这个地方的外地人。既没有跟工地、跟这个人有经济利害关系,也没有什么民间的口角和其他矛盾,他为什么要把他杀掉?

南方周末:但还有一个可能是被人雇凶。

黄小中:雇凶需要证据。作为一个正常思维的成年人,如果真的要谋杀作案,他有相当多更好的手段可以把他干掉,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措施?大白天开着一辆工程车,还挂着牌照,还有两个司机?这明显有悖常理。

“传闻按住钱云会的四人只是围观保安”

南方周末:司机和钱成宇的口供现在能公开吗?

黄小中:现在不能提供,因为有一些口供还在调查中。近期肯定会比较完整地公开。

南方周末:现在调查已经到哪个环节了?

黄小中:正在紧密的调查之中。我们要排除一切未解之处,穷尽一切办法。

南方周末:能详细解释一下么,穷尽哪些方法?

黄小中:穷尽一切办法,公安机关在目前科学技术条件下,这么一个案件在高度重视下,我们的资源,一切资源都用上去。

南方周末:你说的测谎是之一?

黄小中:我刚才可以讲的措施都是公开的。我们有各种手段,目的只有一个,这个案件全面查清楚,经得起历史的经验,也就是说我们常说的铁案。

南方周末:测谎是在市公安局介入之后做的,还是在前期已经做的?

黄小中:多数工作是市局工作组成立之后。

南方周末:市局工作组什么时候成立的?

黄小中:前天晚上。

南方周末:一天工作就把这些工作做完了吗?

黄小中:所以你问我进到什么程度,我说一切正在进行之中,说明还有一些没有做完。我加一点,刚才有其他媒体的记者已经采访了那四个钱成宇所说的人,我建议你也去采访。

南方周末:就是目击证人所说的把钱云会按倒在地的人?

黄小中:对。实际上是四个围观的保安,网上传成了四个抬人的保安。你可以去采访他,如果是抬的话,这四个人是要枪毙的。

南方周末:有人从技术角度分析,假使几个人抬一个人,让一辆车压过去,这种操作很难实现,你怎么理解?

黄小中:作为发言人我不跟你分析这个事情,我们只是要穷尽一切办法(调查)。从一个警察个体,我作为成年人,有自己的生活经历,我觉得这个是有失常理的,有一个网民讲得好,四个人抬过去,那辆车开过来,他不怕自己被撞死吗?

南方周末:钱云会出事之前跟副镇长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黄小中:已经查清,他出门前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是同村姓王的一个村民打的。我们已经找他做过笔录,他已经承认他打的电话。只要你们提出的,我们能想到的,都查了;我们没想到,你们提出的,我们也查,不会主观地认定。只要你能提,我都查,这就叫穷尽一切办法查清一切问题,就是这个意思。

南方周末:有人说出事时司机是逆向行驶,这个怎么解释?

黄小中:碰撞的时候,这个车是在逆道上,但没有一直逆向行驶,司机发现正前方有人,怕刹不住会撞上去,就往左边,也就是逆道上打,钱云会也想逃命,结果也往逆道上跑,刚好撞上。

“征地后遗症导致事态扩大”

南方周末:据说那天出现了抢尸体的情况,群众与公安民警发生了很激烈的冲突,这个情况请解释一下。

黄小中:我建议,如果是严谨的媒体,不要轻易用“抢”这个字。公安机关使用国家授予的行政管理的强制的权力,在处置这么一个交通事故的期间,在完成了现场勘察之后,为了进一步对尸体进行法医鉴定和恢复肇事路段正常交通秩序,需要把尸体依法移到殡仪馆,因为解剖不可能露天,我们有一系列的解剖的器具要介入。这期间,受到一些村民的阻拦,这是事实,所以说,村民的阻拦是非法的,凭哪一条法律村民有权阻拦我?我们执法是依法的。

南方周末:需不需要家属授权同意呢?

黄小中:这是一个交通道路上的交通事故,尸体处在交通事故现场,我们依法移到殡仪馆。而不是尸体在自己家里,我进他的家门把他移走。后一种情况的话会有更人性化的考虑。交通事故在交通要道上,时时影响交通畅通,我们要确保正常的社会治安秩序。

南方周末:现场摆过灵堂?

黄小中:搭棚摆灵堂,而且已经造成交通被阻断,我们依法采取了国家强制力措施。

南方周末:村民说前后去过两批治安警察和防暴警察,第一批是100人,第二批是1000人。

黄小中:整个乐清市公安局也没有1000人,到哪里找那么多警察?

南方周末:据说从温州也调人了?

黄小中:没有。

南方周末:这个过程有民警受伤?

黄小中:的确有民警受伤,有人甩了石头,有部分民警受伤。

南方周末:群众有没有受伤?

黄小中:我们依法克制,采取有理、有节的措施,群众没有受伤。

南方周末:有村民说民警也拿石头投他们。

黄小中:公安手里有石头吗?公安要出手也是依法使用警械。公安不会自掉身价,没有拿石头。

南方周末:这个事情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事件,回过头来看,处理尸体时有没有一个更好的方法?

黄小中:如果置大众利益不顾的话,当然还有更好的办法,如果把大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少数服从大众,那只能是这个办法。你让他搭灵堂,当然不会出冲突了,但这条路就不能通了。

南方周末:据我们了解这个村子比较特殊,以前也曾跟警方发生过多次冲突,有这种历史背景。

黄小中:不能说跟警方发生冲突。

南方周末:一些村民曾经被刑拘、判刑。

黄小中:这不是和公安机关发生冲突,公安机关作为执法机关,跟人民群众没有利害冲突。但这个村发生一些扰乱公共秩序或者其他案件,的确村里有一些人受过处理。冲突这个词,我认为用在这里不准确。

南方周末:如果真的只是一起交通事故的话,现在影响这么大,你认为是怎么造成的?

黄小中:这么一个案件,演化成这样一个后果,当然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宏观的,也有微观的,大前提我们要放在国家的宏观背景下,国家的城市化进程在加大,涉及到一些利益的调整,可能有一些群众有一些不满情绪,甚至把这个交通事故跟国家的高房价连在一起,在大的宏观层面上有一些人借机把事情炒起来;微观上比较特殊,正好这个村征用土地比较多,有一些后遗症,群众的情绪比较容易被一些人鼓动或者引起来。出现这些情况,我们认为,也都是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公安工作必须要面对的一个现实,是我们只能够不断地提高执政和执法能力。要预测每一起交通事故会有什么后果是很难的,我们只能说,就事论事。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