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太原血拆案追踪:当地政府雇佣保安公司协议曝光  

2010-11-29 16:18:31|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原血拆案追踪:政府部门雇佣保安公司协议曝光

  在太原市晋源区就有国土、环保,乃至区政府等政府部门先后与武瑞军签订过保安服务协议,拆迁是双方合作的重要内容

  《望东方周刊》记者周范才太原报道

  11月23日下午,位于太原市阳曲县看守所二层的“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办公室里一片忙碌。

  多位保安在案头忙着清理各种账目、收款收据、协议,至于他们的经理,阳曲的保安们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了。

  本刊记者在一份写着交款人为“太原市晋源区金胜镇”的收款收据上看到,事项栏填着“保安费”,金额填着“三十万元”。

  10月30日,守护自己房屋被莫名打死的村民孟福贵所在的古寨村正是属于金胜镇。绝大部分该公司的收据上都没有填写日期,这笔30万元的费用是否与古寨村拆迁有关不得而知。

  据本刊记者获得的一份“保安协议书”显示,早在2010年3月1日该公司就获得甲方“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分局”的委托,“配合拆迁”。

  乙方签字的是武瑞军,其正是强拆血案发生后,被太原市有关部门认定的凶手。根据通报,10月30日凌晨,武瑞军及其名下的太原市柒星安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组织数十个保安出面,翻入古寨村民家,将在睡梦中的孟福贵打死。

  此前,太原市政府新闻办向本刊记者提供的新闻通稿称,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协调指挥部与山西同心旧建筑拆除有限公司签订了《拆迁委托合同》,而后者雇佣了武瑞军。

  根据该份协议显示,至少有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分局等太原市地方政府部门也曾直接雇佣过武瑞军,只不过签订协议的名头用了“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

  在本刊于11月18日2010年第46期刊发《谁打死了孟福贵》一文后至今,血案内情依然扑朔迷离。

  保安公司与政府部门的“合作”

  由武瑞军签字的这份“保安协议书”显示,乙方“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接受甲方“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分局”委托,承担的任务有:对违法违规在建工程实施停工、看护、守护任务;对违规违法等项目配合拆迁。

  同时,“乙方根据甲方工作情况及需要,派出保安人员,具体人数根据现场工作情况予以确定”,协议时间是“从2010年3月1日至2010年12月31日止”。

  对于收费标准,该协议明文规定:保安服务费对分局支付每人每班保安费100元,对外执勤支付费用为每人每班保安费130元。

  有关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协议明文规定,甲方“对保安队员履行职责的行为予以支持和配合”,乙方“有义务按照甲方布置调配人员,并要积极履行好甲方的工作任务”。

  代表甲方签字的是贾瑞庭,据本刊记者查询得知,他是一个月前卸任的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分局局长。

  不过,代表乙方签字的武瑞军为何不直接以其名下的“太原市柒星安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之签订协议,本刊记者不得而知。

  一位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内部的人士张雄(化名)向本刊记者介绍,“柒星安保公司”仅仅只是一物业公司,武瑞军为的是借用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的资质,以及看中了阳曲县保安公司系公安局出资组建的背景。

  张雄进一步介绍,除了上述协议提到的规划局,以及“10·30”命案中同样与拆迁公司签订协议的拆迁指挥部之外,光在太原市晋源区就有国土、环保,乃至区政府等政府部门先后与武瑞军签订过保安服务协议,拆迁是双方合作的重要内容。

  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区分局新任局长周进证实,自己10月25日到任,原任局长贾瑞庭被调到阳曲县规划局做了调研员退居二线。据她介绍,纪检委已经将他们单位与武瑞军签的合同、账目往来、票据等调走进行调查。

  太原市环保局晋源区分局局长陈贵荣也表示,他们曾用过武瑞军,但他刚调来,具体金额需要核实后告知。此外,晋源区国土局等部门也证实“用过武瑞军”。

  晋源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卢俊峰透露,他调查了最近4年机要室的所有文件及合同,没有发现和武瑞军签的合同。他表示,一般政府不直接雇保安,政府的各项职能分解给各个局由他们来执行。

  本刊记者获得的一份以“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驻并(太原简称)办事处”名义向晋源区规划局提交的“申请书”中发现,“申请书”中透露前者“常年配合晋源国土局、环保局、执法局、区政府等单位执行对违建工地施工的制止、维护重点工程建设等工作”。

  由此涉及的保安费用不会是一笔小数。前文所述,本刊记者在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办公室见到的类似“保安费30万元”的收款收据,当天在办公桌上就摆放着几叠。

  太原市规划局晋源区分局执法大队长石彪也证实,2010年他们局用过武瑞军四次,支付了10多万元费用,但一般都是被执法单位支付费用,他们仅负责清点人数。

  本刊记者在调查武瑞军名下的“柒星安保物业公司”收入状况时发现,2009年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是260万元。

  “武四毛”嚣张跋扈的“本钱”

  据死者孟福贵的儿子孟建伟介绍,有关领导曾向其通报初步的案件细节:先是29日晚,“柒星公司”老总武瑞军召集了一批保安队员开会,计划深夜组织强拆。此后拆迁过程中,武瑞军通过金钱激励,承诺给每个拆迁人员的酬劳,由不到200元一天改变为拆除一户即奖励5000元,以至于最终丧心病狂将睡梦中的孟福贵打死。

  知情人士说,武瑞军绰号“武四毛”,在太原市晋源区广为人知,与晋源区政府、公安分局等政府部门关系密切。据称,除拆迁外,他还多次在晋源区举办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演唱会等大型公共活动时出面维持秩序,动员来的保安有时高达上千人。

  前文提到的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内部人士张雄也向本刊记者透露,武瑞军在晋源区的嚣张跋扈,与其跟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及负责保安公司管理的政府部门的紧密关系密不可分。

  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由太原市主管部门出资组建,这个部门还负责行使监管责任。在太原市的六大城区,分别有着唯一的分公司。根据太原市政府办公厅在数年前发布的一份情况通报显示,太原市保安业的合并重组分两步进行:第一阶段---将城区保安服务公司合并成立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第二阶段---将阳曲县保安服务公司在内的各县(市)保安服务公司进行重组,成立保安集团公司。

  张雄透露,不久前,武瑞军刚被任命为太原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晋源分公司的特勤大队长。在“10·30”案发前几日,武瑞军还以晋源分公司特勤大队长的身份前往太原理工大学,执行过拆迁任务。

  具体负责侦办“10·30”强拆命案的太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李大奇,在不到半年前的职务还是晋源区公安分局局长。

  此外,张雄还透露,就在“10·30”血案发生前一个月,太原市公安局分管保安公司的教导员张某为父亲在太原芙蓉酒店过80岁生日时,武瑞军提供了多辆奔驰、宝马等豪华轿车帮张某接送客人,“光武瑞军的‘马仔’就坐了5桌。”

  死者家属被建议赔钱了事

  孟福贵被害一案的代理律师李劲松调查发现,命案发生后,古寨村民最早于凌晨2点46分报警,6分钟后拨通120急救电话。近20分钟后,救护车来到命案现场将奄奄一息的孟福贵送往医院抢救,路途中碰到开来110出警车。

  此时,开过来强拆房屋的挖掘机也早已经开走不见了踪影。

  李劲松进一步调查发现,在此前的数次强拆行动中,晋源区拆迁指挥部采取了断水、断电、拆电表、卸路灯等国家有关条例明令禁止的强拆手段,甚至出现了不明身份人员向村民家中投放燃烧弹、拘禁村民等情况。

  事实上,根据李劲松的调查,太原市晋源区人民政府从一开始就没有获得拆迁的许可,更将拆迁工作承包给拆迁公司、保安公司。

  近一个月过去了,孟福贵的遗体依然躺在医院太平间。“不抓到真凶就不谈善后”的孟建伟态度坚决。

  据孟建伟介绍,他已经多次接到各种人的劝说,暗示他可以拿到数百万元的赔偿以了结此事,有官员告诉他,“现在人已经没有了,我们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赔偿上。拆迁是政府行为,到时候跟政府要个两三百万就差不多了”。

  孟建伟说,太原市一位官员还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不要在网上发帖,“你这个小孩处理事情太单纯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