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副部级官员自称工资一年就10万 现在房价还是买不起  

2010-11-11 09:52:30|  分类: 土地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是一名副部级官员;他,与统计数字打了一辈子交道;他,在央视节目中自曝靠工资买不起房子;他,是贺铿。

北京房价肯定要降

新京报:去年年底,央视记者采访你时,提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问以你的工资能不能买得起房。

贺铿:我回答得也很干脆。

新京报:你的回答引起很多争论。在此之后,今年4月出台了针对房地产调控的“国十条”,9月29日又出了“国五条”,经过这两轮调控,你的工资现在能买得起了吗?

贺铿:现在的房价,我还是买不起。现在我住的那个地方,四环之外,五环之内,他们说是三万块钱一平米,还有人说是三万以上。三万以上,像我这样,指望买个一百一二十平方米,我的工资一年不吃不喝也就10万块钱,你说怎么买?

新京报:房地产调控不只是针对房价,但老百姓最关注房价。你在不同场合说过,要把房价调整到一个合理水平,合理的水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贺铿:我不大赞成把房价降下来这个提法。现在一部分城市房价高,不是真实需求的结果,而是投机的结果。所以调控要遏制投机,把投机遏制住了,房价自然会恢复到一个理性的范围。

新京报:恢复就是降吗?

贺铿:有的城市是要降的,有泡沫的城市是要降的。

新京报:比如说北京?

贺铿:北京是肯定要降的,有的城市不一定降。

从理性的情况来看,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年的家庭平均收入与买一套适合住的房子的总值,其比值应该是一比六。我们曾调查,北京个人的年均收入大概在两万元,家庭的话三个人就是六万多,那六六三十六万,应该能买一套适合三口之家居住的,比方说一百平方米。这个水平就是理性的、合理的。

但是像北京,这个比值大概是一比十二,远超这个幅度。当然,北京的房价是不是要和全国的一样?我不赞成,北京的房价应该高一点。这么多人都往一个城市涌,也不可能承受得了。现在修六环,将来修几环?堵成这样。所以大城市的房价高,也是合乎规律的。美国纽约的房价就高,下面一些州的房价就低,这是肯定的。

一比六是一般而言,大城市肯定要超过。但现在整个的平均情况,有人算过,是一比九,这个比例就不合理。

此外,现在在澳大利亚,在悉尼、堪培拉买一个房子也没北京这么贵!我们的收入水平可是人家的十分之一。这肯定是个问题,肯定有泡沫在里面。所以说现在要解决的是泡沫,不是说要把北京的房价降到哪去,也不是要把全国的房价降到哪去。

有人说要降30%、50%,还有人说要降80%,这是不科学的。整个房价的趋势,应该是家庭收入和买一套适合住的房子的总值之比,在一比六左右,这个才是理性的。

楼市泡沫要慢慢消化新京报:9月29日,今年第二轮房地产调控的“国五条”出台。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说,第二轮政策是基于第一轮政策被这轮反弹消化掉才出的。你怎么看第一轮调控的效果?你对第二轮调控有什么样的预期?

贺铿:以我的想法,房地产现在的泡沫要慢慢消化掉,不能一落千丈。一落千丈的危险性是最大的,这个危险性不单是对国民经济,对我们老百姓也一样。你说经济不行了老百姓能好吗?就业就有问题,这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问题,我不希望打压得一落千丈。

但现在,两轮调控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无非是4月份的出来后,有的地方政府贯彻得不够得力,9月29日给出一个信息,必须重视这个事,上下一致要贯彻。你这个城市如果没有好好贯彻,房价还是上涨的话,我要找你市长、找你省长。“国五条”

和“国十条”是一脉相承的,精神是一致的。大家要好好贯彻,就是这么一回事。

新京报:一脉相承的“国五条”,对房地产调控会有什么新成效?

贺铿:能稳住,我在5月份就说了。但是这个调控的办法,我不太赞成,现在也不要随便出新的,不要随便加码。

你看,大家不都是在胶着吗?地方政府在看中央,看态度怎么样,房地产商看中央,看政府态度怎么样。想买房子的人也在观望,现在该不该买。

都胶着在那,价格上不去,交易量减少。在这样一个胶着的情况下,就看谁熬得过。

后来市场确实有反弹趋势,我认为社会资金太多,而且加上国外热钱进入房市炒作。这要引起重视,特别是国外热钱进来炒,会搞乱经济,亚洲金融[3.59 -0.83%]危机就是先例。

好在“国五条”中,明确了房产税的问题,这是能够解决问题的,是可以治本的,一定要增加房子保有环节的成本。你不能让他买三套、四套放在这,等一个好时机来赚钱。

所以设计指导思想,就应该是中等收入的人,通过贷款买得起房,但养不起多余的房。不过,房产税的税率还不能太低,要让人觉得放空房子在那养不起,而且住太大的房子也不划算。三口之家有100、120平方米就够了,你要买个两三百平方米,那好,超过就要多缴税,多交一点。

既然出了相关政策,就坚决贯彻执行,让大家都恢复到理性上来。再尽快推动房产税出台,这个过程要慢慢放开,慢慢的过渡,不要太着急。

新京报:你提到不要加码,加码会对经济造成不太好的影响,影响就业。尽管你不同意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但是它的产业链确实比较长。如果针对反弹,政策继续加码,对经济运行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

贺铿:要让房地产趋势性的下滑,比方说有人要让他下去80%、50%,那房地产商大多数会支撑不了,得破产。房地产商支持不了,房地产业就不是一般的萎缩,由于产业链比较长,会涉及几十个产业,失业情况就会比较严重。

第二,如果房地产跌的比较多,银行的压力会很大,肯定要产生坏账,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调控的代价太大了,对整个经济是一个折腾。美国房地产跌20%多一点,就产生了次贷危机,凡是与房地产有关的金融机构,不是破产就是支持不下去。所以说,房地产调控一定要稳当,让有泡沫的城市慢慢回到理性。

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有泡沫,二三线城市泡沫不多,有泡沫的是一线城市,3万-4万一个平方这不是太离谱了吗?

用房产税抑制炒房

新京报:结合当前的经济形势,明年的房地产调控,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进度?

贺铿:尽快出台房产税。

我认为,房产税不能殃及老百姓的利益,要有个起征点。

比方说北京,人均住宅面积35平方米是比较宽的标准了,那么三口之家105平方米,就不要税了,超过这个标准再收,超过的越多,就收的越多,实行超额累进税制。那么既不殃及老百姓利益,又能遏制投机,还能引导消费者合理消费。

新京报:会不会有投机商把房产税也计入成本的一部分,继续投机,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贺铿:房产税是遏制投机、引导消费的一个重要方面。此外还有两个税,一个交易税,一个是个人所得税,也要加强征管。这三个税加起来,投机就基本上没有利润。

房价回归理性后,房价就不会这样涨了,无利可图了还做这个干吗?

新京报:针对房地产调控,你原来提到,最根本的问题是“政府不能炒地,社会资金不能炒房”。如何能让地方政府不炒地?

贺铿:把土地转让金收缴为中央财政收入。

怎么看土地财政的问题?第一,10年前,它并不是地方政府的财源,也没有重视过。第二,到了今天,土地转让金也只是一部分城市的财政来源,大多数城市算不上财源。怎么一旦吃上了,就丢不了呢?是个鸦片烟吗?拿掉应该没问题。北京过去也没有多少土地收入,也是过日子,后来有了土地收入,一年比一年多,为什么就拿不掉?这是个公平的问题,大多数地方并没有这个收入,他的财力很吃亏,建设搞不上去。所以,我觉得中央财政收缴后,用在需要用钱的地方去,比这样要公平。

而且我提议,政府要大力建廉租房,解决收入低没有房子住的这些人的问题,但现在这个资金来源成了问题,所以我提出,房产税的一部分,和国家收回来的土地转让金,全部或者大部去建廉租房,让这个资金有个稳定的来源。

新京报:地方财政依赖土地出让金,是不是与当前财税体制有关?

贺铿:不能完全归结于这个东西,钱再多也会感到不够用,这是相对的。问题是公平不公平,土地是国有的,收了上千亿的出让金,钱又是某个地方政府用的,究竟公平不公平,要思考这个问题。比如有些事情是不是一定是要北京来做的?北京这些大城市的建设速度可以慢一点,对于其他地方不就更平衡了吗?现在强调统筹兼顾,中央把这个拿掉,不是统筹兼顾吗?

新京报:拿掉土地出让金,能规避地方政府的炒地行为吗?

贺铿:只要地方不收这个钱,地方就没有劲头,把地炒成地王。我想任何一个市长、市委书记,都希望百姓买房子比较方便,干吗要把地价占房价50%-60%这么高,把房价弄那么高呢?我想只要把指导思想一转变,就有利于房子价格恢复到合理,关键是执政理念要改变。

新京报:提到执政理念,四川已经取消了地市GDP指标增长的考核。

贺铿:执政理念开始转变,是比较好的,对房地产市场也许会有帮助。有两个方面推动地方政府特别关心房地产,一个是土地转让金,还有各种各样的税收,是作为财源的;第二,房地产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大。现在不强调GDP了,但房地产其他方面不改造好,通过房地产市场,收费、收税、收土地出让金的积极性还在。

新京报:“社会资金不能炒房”,这个怎么解决?

贺铿:房产税。增加房子的持有成本,禁止他炒房是不行的,我想炒房,我有钱为什么不让我炒房,炒房有利嘛。你要让他从税收这个环节,慢慢让他感觉到干这个事没利,他就不炒了。

住房保障要成体系

新京报:你所认为的中国住房保障体系应该是个什么体系?除了中低收入者以外,其他人的住房保障体系应该是什么?

贺铿:保障性住房和住房保障体系不是一回事。多建廉租房,大力建公租房,补贴购买商品房,这样形成一个体系。

保障性住房就是廉租房,是针对低收入者的,他买不起房,但是又不能不住房。比如年轻人在北京参加工作,不住房怎么行?公租房租不起,那就住廉租房。

廉租房是财政贴的。各国都是这样解决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

其次是公租房。中等收入的人,现在还买不起房,在社会上有房子租就行。我女儿现在美国一大学教书,收入也可以,她不就是公租房吗?现在我们的公租房还没有发展起来,我认为,发展公租房,政府不要直接去做,而是要监督,要由社会机构去做,公租房的租价政府监管。

社会机构去执行,资金来源于商人。要通过公租房,让他获利,投入能够收回来,但不让你在这里赚大钱,要适当有一点利润。政府又支持又扶持,又稳定的买卖,风险比较小。这个就相当于炒股和存银行一样,只要不负利息的话,存银行就有点收益,要去炒股那可能赚大钱,也有可能血本无归。在大多数国家,公租房都是很主要的渠道。

第三,有条件的消费者买商品房,可以通过贷款。比如公积金,以这种方式买房。

所以说,真正买不起房的10%-15%的低收入者,通过廉租房解决,相当多的人,通过公租房解决,还有50% -60%的人买自有房。我觉得住房保障体系就这三大块。

本报记者胡红伟实习生何蛟

“我对明年经济不担心”

明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对通货膨胀也不担心,只要宏观调控掌握得好,二次探底我也不担心。

Q:你认为明年中国经济是否会出现明显的通货膨胀?

A:现在通胀有一些压力,最大的不定因素就是农产品[24.58 2.85%]。但近期统计局预计,今年会丰收。

我预计,今年旱灾对夏粮影响不大,秋粮我七八月份跑了几个地方,水稻的长势相当好。中国的副食品只是一个季节性问题,肉类、蛋类、禽类的产量都是稳步增长,生产能力是有的。

蔬菜的话,不遇到特别的气候灾害,供应也是没有问题的。这些都不存在多大的问题,不值得担忧。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可能性比较小。

Q: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此前启动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经济刺激在2011年是否还有必要?

A:现在的问题是,大幕已经拉开了,今年的目标,是把已经开工了的,要形成工程,要形成效益。明年不要去扩大,把现在已经开通的这些尽量形成效益,收收尾就可以了。

财政应该逐渐地平衡,货币根据经济的情况灵活掌握,所以我是一直主张“稳健的财政,灵活的货币”。

Q:如果明年有一次长假旅行的机会,你打算去哪里?

A:都这个年龄了,就在北京待着吧。

Q:明年你最担心经济领域什么事情发生?

A:经济上,明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对通货膨胀也不担心,只要宏观调控掌握得好,二次探底我也不担心。十七届五中全会把民生放得很高,增加老百姓的收入。所以,对于明年的经济我不担心,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Q: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人是谁?

A:这个有点难,还真不好说。

Q:你最希望自己拥有哪种才华?

A:宽容。

Q:能够选择的话,你希望什么重现?

A:我希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种和谐的社会、和谐的生活能够重现,那种人际之间的和谐。我觉得五六十年代的不错。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