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杨振宁论苏俄的侵略性  

2010-01-13 08:56:56|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中国最大的威胁是苏联,请问杨教授你对苏联有什么看法?

  杨:从心理上说,中国能够承认在科技方面比许多国家远为落后,这是因为中国有悠久的历史与文化,没有文化自卑心理所使然。但如果你同苏联科学家或者苏联人民谈过话,你会意识到苏联对西方世界有很深的自卑心。

  19世纪时俄国被西方当作"东方"的一部份,俄国人对此甚为介意,这是深潜于俄国民族的心理里的。这种心理,到现在他们仍抛不掉,俄国想在文化上成为西方的一部份,而对那些把俄国不当作西方一部份的人,表示很不满。这种自卑情结,中国没有。一个具体例子是,你会发觉苏联的百科词典及科学著作中,将很多科学概念及发明都当作始源于苏联。中国没有那样做。

  问:这会不会只是苏联政府对自己人民的一种宣传手法而已呢?

  杨:我讲的是苏联人民心理中最根深蒂固的,可以追溯到沙俄时代,而不是苏联政府的发明。

  他们仰慕西方,他们想要与西方认同,但他们却感到西方并不承认苏联是西方的一部分,这恰好解释他们自卑情意结(Inferiority Complex) 的来源。

  在苏联,他们深深自觉到蒙古(东方民族)与高加索的种族大为不同,这是深植于苏联人心理之中的,也许可以从两件俄国历史中的重大历史事件来找根源:

  一是蒙古人统治了俄国的一部分差不多有300年,如果你到俄国去同他们倾谈,你会发觉"蒙古人的侵略"在俄国人脑海中比希特勒的更为印象深刻。你只要同任何一个俄国人谈15分钟,就会意识到这对俄国人有多么深刻的影响。

  另外就是俄国之败于日本。他们的失败对俄国人心理上的巨大影响比其他异族入侵要强得多,这是因为他们不顾一切地想要成为西方的一部分。而他们想排除俄国与东方的任何联系。中国在50年代作了一首歌叫《东方红》,俄国人不喜欢这首歌,中国方面觉得奇怪,就是因为不了解俄国人这种心理。

  在苏联,你会感觉到强烈的"反东方"情绪,随处可见。在某方面而言是难以理喻的,因为苏联也有不少东方少数民族,例如在乌拉尔区,人口中很多是鞑靼人。我在莫斯科到过一个博物馆,一个苏联的大学毕业生带我去,在一个大堂里,地方很宽敞,正有几百个小学生聚集在一起,全都在观看房间里唯一的一幅图画。我说我一定要看看那幅画是画什么的。近前一看,那是一幅很精细描绘的油画,精细到可与Dali相比。这幅画使孩子们那么有兴趣,是因为上面画有很多堆骷髅头,在一个沙漠似的地方,有数百堆的骷髅头,气氛可怕。于是我问我的导游萨沙,这幅画讲的是什么,他说,这幅画是关于鞑靼统治下俄国的遗迹。

  在我想象中,这是难以理解的,因为莫斯科也经常有很多鞑靼人来探访这座博物馆。这无疑是苏联政府的方针,而这个苏联政府的政策,刚刚投合了传统的俄国人反东方情绪心理。

  问:他们的统治,确有一点反少数民族的情形?

  杨:对的,但苏联人特别反东方。一天傍晚,吃过饭以后,我与几个苏联著名物理学家一起散步,我于是告诉他们我看这幅油画的经验,接着我又告诉他们关于物理学家彼得弗若昂地(芝加哥大学物理教授)的故事。彼得对我说,他个人观察的结果是,苏联人民有很多反日本人的行动。莫斯科到处都是日本游客,而他观察到为数不少的歧视行动。我们在莫斯科相遇的时候,他第一句问我的话就是:你有没有遭受到反东方人的行动。我说没有。那大概是因为萨沙一直陪着我的缘故。他替我买票,兑换钞票等,所有我没有与苏联民众真正接触。

  我对几位苏联物理学家讲了上述的事情,我说我的感觉是:在俄国民族心底里有一种反东方的意念,这是由于苏联政府对反华的鼓励,加上有一股深远的反东方人的传统,同时他们对19世纪西方人把俄国列作"东方"深表愤恨。我请他们评论,这是不是真的。他们马上用俄语激烈辩论起来,几分钟后,其中一个对我说这有一点真实性。

  问:中国声称受到苏联很大的威胁,但西方有些批评家却说这可能有点偏见,你的看法怎样?

  杨:我想中国方面的话是比较可信的。最近有一本新书出版,作者是维克多路易士(Victor Louis) 。书名叫The Coming Decline of the Chinese Empire

  你们知道维克多路易士是谁吧,他是著名的KGB人员,住在伦敦,表面上是几种英国报纸的新闻通讯员,但众所周知他是KGB的活跃要员,在苏联拥有两座别墅,他是苏联公民,并经常回到苏联。

  这本书完全是一派胡言,它说中国无法解决她的少数民族问题。它说中国少数民族将要求独立。

  而它威胁说,一旦这种事情发生,苏联就一定予以援手。这是个藉口,他们想混淆世界视听,苏联如果一旦要侵略中国,也会用这个藉口。

  如果你见到这本书,该买来一读。这本书还有一篇很有趣的别人介绍此书的前言。通常这类前言是对该书恭维的,但这篇前言却完全是对该书的批评。

  前言作者是美国《纽约时报》的杰出特约员Harrison Salisbury,文中提及:这是一本重要的书,特点是它有"淫秽"的处理(所指不是色情方面,而是它内容的猥秽不真实),但不失为值得一看的书,因为它反映了一些苏联重要人物的想法。这本书开头的一章是讲"满洲",内容荒谬,它说满洲人民想脱离中国独立。路易士先生甚至完全没有看中国近代史,满族过去不错是有过不同的文化,但现在已经被吸收到中国文化中去了。但他假装没有这回事,仍然追溯到十八九世纪。他为什么这样做?我相信这是苏联在某个时候侵略满洲可能用到的一个藉口。

  你问我苏联是否对中国有侵略性,人们应当信中国的话还是信苏联的话,我想只要你阅读一下这一类书,你马上便会信服:苏联是世界上最具侵略性的国家之一,而且它是最危险的国家。

  (本文原载于香港《明报月刊》1979年11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