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深度报道

在哪里都读不懂中国!

 
 
 

日志

 
 

武冈副市长坠亡案遭质疑:仰或死于谋杀  

2010-01-10 08:28:55|  分类: 深度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1月26日,湖南省武冈市常务副市长杨宽生非正常死亡。坊间和网络上一直流传的是,他死于“政治谋杀”。但当地官方认为:他因精神抑郁而连续使用割脖、触电、割腕、煤气、跳楼的方式自杀——而且,这是一个“铁案”。

“实权派”的非正常死亡

26日早晨6点,杨宽生坠亡在武冈市武装部生活区的宿舍楼下。

在这个略显破旧的宿舍里,现年47岁的杨宽生已经住了8年。2001年,他从邵阳市纪委下调至邵阳市下辖的武冈市任市委组织部部长,开始与妻子刘月红分居两地的生活。

两年后,杨宽生开始担任武冈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在武冈市7名副市长中,杨宽生分管人事、财政、公安、矿产税费征收等23项政府工作,是当地官场的“实权派”。

正直,这是武冈当地的官员和民众对杨宽生的一致评价。没有人愿意相信这名仕途正顺的副市长就这么死了。

11月26日晚上10点,杨宽生27年前的学生罗茜听说了他死亡的消息。次日凌晨4时,他在网上发帖,转述在解剖现场的田医生的分析——“死者左手腕被多刀砍致2/3断裂,后脑勺有一刀伤,颈部有4刀伤痕,眼网膜下腔出血,两肩有淤血和手指压痕伤,两腰部和臀部淤血严重,左胸肋骨三根断裂,左肺有挫伤,少量出血”,并称“田医生分析说,这肯定是他杀,系长时间慢性失血死亡。他认为,凶手应是多人,先把杨市长控制住,使其失去抵抗力,然后刀割使其慢性失血,最后从3楼扔下来致死。”

与此同时,刚得知杨宽生出事时,杨妻刘月红曾对媒体说,在出事前杨宽生在电话里亲口告诉她“有两个邵东人想害我”。

“副市长”“坠楼”“政治谋杀”,这些敏感词汇,让此事立即在网络引起高度关注。

网友三点质疑

11月28日,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对外发布尸检结论——杨宽生系精神抑郁自杀身亡。

武冈市公安局局长康文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结果是“铁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这与已经先入为主的“谋杀论”产生了矛盾。网友的质疑主要有三点:

1、“精神抑郁”怎么可能由尸检得出?

2、怎么可能有如此惨烈的自杀方式?在公安机关的解释中,杨宽生最先用刀割颈部和左手上手腕,但最终未自杀成功。随后,杨右手持刀割破左手下手腕,连续割了几刀,再用剪刀剪断动脉,杨在割破手腕后,还尝试了触电身亡的方式,但并未成功。杨在大量流血虚脱之后,在一段时间内并未死亡。随后他选择了跳楼,第一次并未翻过阳台,在掉回阳台内侧后,杨第二次攀爬时才从阳台坠下。“在下坠时,还被二楼的遮阳板剐到”,这是其肩部淤血的原因。(杨宽生的姐夫吕开化曾被刑侦人员带入室内,他看到“室内到处是血,有带血迹的菜刀、水果刀、剪刀,电灯上和煤气管道上也有血迹”。)

3、杨宽生为何要自杀?在自杀动机不明的前提下,在尸检结束后就发布自杀结论,“是不是太草率”?

记者广泛接触杨宽生的亲戚朋友后了解的情况是,杨宽生家族中无抑郁症患者,他生前的病历中也无关于抑郁的记录,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会选择自杀。

官员自杀谁都不好交代

武冈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曾昭训说,“自杀的结论,不仅他的家人接受不了,我们也很难相信。但我们还是要理智地以公安部门的权威鉴定为准。”

11月28日清晨,考虑到杨宽生的身份以及自杀的结论“可能会引来大量的群众和新闻媒体,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在市政府大院内,不好交代”,武冈市政府和家属协商,希望丧事能在杨宽生的老家新宁县金盆村举行。

但这一行为遭到了金盆村村民的强力反弹,他们在当天甚至把回村的路堵住,“连自杀和他杀都没弄清楚,政府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地把人运回来?”

在金盆村通往杨家的道路上,村民们摆满了如“严惩凶手”“查明真相”“为杨市长申冤”“血债血偿”等白底黑字的横幅。

这样的横幅让前来吊唁的政府官员极为尴尬,“但我们只能变堵为疏,让村民表达自己的意愿,因此对这些行为我们并未加以制止。”曾昭训说。

杨宽生的部分亲属表示,每天都有来自武冈市和新宁县的官员,守着杨妻子刘月红,让她接受杨宽生自杀的事实,让她“为儿子着想,不要乱说话”。作为唯一可能接近杨宽生死亡真相的人,刘月红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与刘月红一样保持沉默的,还有邵阳市的所有官员。

“谋杀”传言

杨宽生之死被当地民众加以半真半假的信息,融合为情节曲折、黑幕重重的“奇案”。

在杨宽生出事后,他年近80岁的老母亲突然想起,就在这个月的农历初二,曾经有两个人,骑着摩托车,一路问路来到杨家,然后硬塞给杨母两大叠钱,此外还有一箱苹果和一箱梨,但被杨母拒绝。还有人告诉记者,一周前,曾经有两个人骑着摩托车,到村口打听,“杨宽生家里有什么背景”。

这两个人迅速与刘月红之前提到的“两个邵东人”联系在了一起,并被当地群众一致认定为杀手。而对凶手的身份,村民也有种种猜测。一说是在武冈千名儿童发生血铅超标事件后,武冈民怨沸腾。在9月份的一次会议上,杨宽生曾指出要严厉打击武冈非法煤矿,引发煤老板们的强烈反弹。另一说是11月20日,杨宽生主持的武冈城北新城建设强行推平了最后两座孤坟,“挖了人家的祖坟,遭到了报复”。

而“政治谋杀”的论调也在不断地丰富:先有媒体称,武冈市政府即将换届,当地的民调显示,杨宽生所得的支持度超过市委书记和市长,又有传言称杨宽生与官场一两个竞争对手“矛盾尖锐”,此外,武冈市政府在最近几个月内,还有两名官员“死在办公室里”——村民称,“太黑了,贪官杀清官啊,杨宽生是第三个了”。

据记者向当地官员证实,前二者或有可能;但“贪官杀清官”纯属虚构,前两名官员分别因癌症晚期和突发脑溢血去世。

沸沸扬扬的传闻搅合在一起,使得“他杀”的结论在当地村民的脑子里迅速固化。

阻葬风波

12月1日,是杨宽生原定下葬的日子。由于杨宽生没有兄弟,丧事由杨宽生的远房亲戚杨俊奇主持。杨俊奇坚决不允许将杨宽生的遗体下葬。他提出,要下葬可以,只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武冈市市长出面致悼辞,并给出杨宽生的死因;二是给杨宽生一个评价,究竟是清官还是贪官。

第一次下葬就在杨俊奇等人的闹场中“过了好时辰”。杨母执意要把葬礼推迟到12月4日。12月3日晚上7点多,附近几个村子的杨姓族人呼啦啦地来了一两百人,他们又举起了为杨宽生申冤的标语,但杨宽生的儿子出面劝说,“入土为安”。这个晚上,武冈市市委书记和市长也都来到了现场,并给杨俊奇“做了思想工作”。

尽管在第二天,市长没有前来给杨宽生致悼辞,但杨俊奇也没有再闹。棺材刚刚下葬,政府官员就匆匆离去,给当地村民留下太多“人走茶凉”的感叹。

记者在杨家的里屋里见到了躺在床上的刘月红。她眼皮红肿,声音嘶哑,但她对一个事实的认定依然有力:“我到死都不会相信他是自杀。”另一个事实是:“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见过尸检报告,也没有在自杀结论上签过字。”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杨的亲属已经接受了自杀结论。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